閃電篇*FFI世界大賽(下) 30 讓我們迎戰世界的終結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破涕為笑的梢凌坐在床邊,開始滔滔不絕地講起她在這段日子所遇到的一切。

  說到第一天她是從黑洞掉出來、從天空墜下來時,小野綾乃跟梢月都驚呆了,開始抱怨起最強的帝國學園其實很弱巴拉巴拉、然後帝國學園的球場很爛啊還會掉鋼筋吧拉吧拉──原來那天帝國學園的鋼筋二度墜下並非影山策畫,而是帝國學園中有賈爾席多的內奸。具小野綾乃所說,影山已經把那個人灌水泥丟到大海餵鯊魚了。地方的爸爸不好惹。

  雷門足球隊起初是支很沒自信、又容易放棄的球隊,但跟隨著圓堂鍥而不捨的精神,以及一次次爬進日本的優勝候補中,這支球隊找到了屬於自己的信心。

  梢凌說起了外星學園襲來的事件,這件事情梢月也只是有所耳聞,當聽著梢凌逐漸憶起過去而訴說的點滴時,梢月聽得目不轉睛,彷彿好奇一切而求知的單純孩童,隨著梢凌講起每一場比賽、所遇到的強敵、以及同伴,那雙單純的眼眸漾起了激動的光彩。

  然而其實外星學園的球員們全都是來自同一所孤兒院的孩子,只是身體機能被異形之石強化、被當作復仇的工具使用。而一切幕後的主使者吉良星二郎,也就是閃電大篷車的教練吉良瞳子的父親,也是在精神脆弱石被異形之石控制了心智。

  講起了孤兒院的事情時,小野綾乃不知為何啜泣了起來。這原因又是另一則故事了。

  在遭遇到外星人後過了幾個月,FFI足球大賽正式開啟了序幕。

  梢凌和她的同伴們──踢球風格殘暴陰狠的秋雨琳、做事風格隨性又懶惰的九條弘杰、心胸寬雄如大海般溫柔的夕香櫻、以及沉穩內斂的美麗女孩明石布分別落進各個國家代表隊中。

  講起梢凌同伴的事情時,曾犯下錯誤的梢月尷尬地抿唇,但當聽見梢凌栩栩入生地敘述著與同伴的成長、和昔日同伴的摩擦和驚險得分,梢月便像是如獲珍寶般雙眼發亮。

  這份激動,就和她在小巨人中所獲得的,令人難以言喻的情感相仿──一種熱血沸騰的激動。

  小野綾乃也是面帶笑容,認真地聽著梢凌訴說著這段冒險。小野綾乃的足球生涯,就在閃電十一人遇難的那天就停止了──即使小野綾乃前後加入了其他足球隊,卻再也找不回昔日和同伴們踢球時的默契跟感動。她選擇放棄踢球。

  因此聽著梢凌訴說起這一段段故事跟過往,小野綾乃彷彿能將自己帶進故事一般,彷彿她也是這支隊伍的其中一員,享受著踢球的樂趣與快樂。

  從前僅認為足球只是博得樂趣的手段的梢凌,找到了真正享受足球的方式。

  那便是和她所認同的夥伴一起奔馳在球場上。

  夜幕逐漸侵襲了潔白的病房。

  不知不覺過了探訪時間,梢凌與梢月最後擁抱了小野綾乃一下。「明天好好練習,好好休息,準備踢進世界第一吧。」小野綾乃咧開了孩子氣的燦笑,雙手握拳擺在胸前,「梢凌跟梢月都要加油,媽媽會看著轉播替妳們打氣的。」

  那長相相仿,但一人氣質桀傲不遜、一人透露出天真稚氣的兩名少女笑著對小野綾乃點頭。

  返回閃電日本宿舍的路上,夜空繁星點點,沿海的道路能聽見海浪沖刷沙灘的聲音、以及彷彿沉進深海中的半截月亮。

  走在梢月身邊的梢凌低聲啜泣著。

  在梢月擔憂的注視下,女孩胡亂地揉擦著哭腫的雙眼,「糟糕,我再繼續哭下去的話,風丸他們都要認不出我了。」眼睛都腫成豬頭了。

  梢月咧起輕鬆的燦笑,「風丸哥哥他們認不出妳沒關係,梢月認得出來就好。」女孩親暱地抱住梢凌的手臂,「因為梢月最愛妳了。」

  但話一說出口,那天真爛漫的面容頓時又蒙上一層陰鬱。

  一直以來都以『愛』來束縛她跟梢凌之間的梢月,從未何時真正地去了解梢凌這個人的一切──不曉得她過去所遭受的挑戰跟成長,在聽她道起過去時,梢月像是聆聽繪本的孩童般,在腦海中描繪著精采的畫面與感嘆。

  她彷彿到了今天才真正認識了楓梢凌這個人。

  「梢月,今天很謝謝妳。」

  梢凌的聲音拉回了梢月沉到深海中的思緒。「咦?」像是不明白梢凌方才的語言,梢月愣愣地發出單音節,看向梢凌笑臉盈盈的臉蛋。

  臉蛋小巧傲氣的女孩咧起笑容,「謝謝妳這陣子為我做的一切。」

  「姊姊……」

  在雙眼紅腫、抽泣的梢月面前,梢凌向她伸出了手。

  「後天的比賽,我們誰都不可以退讓,知道嗎。」高傲女孩露出了自負、勢在必得的笑,「閃電日本跟小巨人的比賽,絕對不是我們最後一場比賽,而是我們站在世界的第一場戰鬥!嘻嘻,我說的沒錯吧。」

  見此,那眼神溫和的梢月偏頭,咧起了燦爛、開懷的笑容,用力地握起了梢凌的手,「沒錯。梢月跟小巨人的大家,會拿下世界第一的。不僅是為了一直陪伴我們成長的教練爺爺,也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給自己在這世界上,存在在某人心中的意義跟位置。

  假如拿下第一名,那麼在這世界上便會有人記得自己,曾在這世界翻騰、閃耀過。

  「啊,對了姊姊,我今天還要拿樣東西給妳。」

  梢月從口袋裡拿出一枚黑色、像是口紅的物品,交付到梢凌掌心。

  梢凌拿起物品端詳,黑曜石般的外殼可以像口紅般開啟,沉甸甸的彷彿石頭。「這是什麼……」

  「這是梢月我備用的,RH程式的注射劑。」

  梢凌聽聞倒抽一口氣,「為什麼妳會有──」她旋即想到那日闖進賈爾席多豪宅中,梢月雙眼惺紅、為梢凌他們阻擋保全的殘暴行徑──像是一隻不受控的猛獸般粗暴狠勁。

  「因為梢月也是RH程式的實驗品喔。啊,姐姐好像不知道吧,總之就是跟姊姊們一樣,被混蛋賈爾席多給陰了。」梢月偏頭一笑,口氣有如在陳述『糟糕,被小霸王欺負了』的無趣事情。看梢凌打算要逼問自己,梢月搶先一步說道,「不過姊姊,妳不用擔心,因為梢月的情況比較特殊,即使體內的RH程式耗盡也不會被送回實驗室,所以在比賽過後,我會去醫院檢查身體的,這方面叔叔在死前已經幫我安排好了。

  所以這最後一劑藥劑送給妳。如果妳感覺到身體要撐不住了、意識不清楚、手腳開始發冷發抖的時候,就把藥喝下去,情況危急的話,就打開蓋子,把針插進大腿上,藥劑就會快速傳遍全身。」

  其實為了梢凌,她把藥劑從針筒換成了飲用式。平時被頭髮、衣物遮住看不見,但其實在梢月的後頸、大腿跟手腕充斥著針筒的細小疤痕。

  和梢凌她們不同,梢月沒有任何RH程式的限制,一直以來都是以啟動RH程式的模式生存、活動著。

  看著掌心的藥劑,梢凌仍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妳騙人對吧。」

  那名行事風格像孩子般幼稚、沒心機的梢月露出大受打擊的表情,浮誇地鼓起腮幫子,「討──厭!梢月我騙姊姊又沒有甚麼好處!這是為了姊姊妳啊。要是妳體內的藥劑隨著運動耗盡,妳的身體會被送回實驗室裡……這是預防妳在比賽中突然無法行動。」

  梢凌仍無法輕易收下這份藥劑。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梢月講得頭頭是道,但她還是無法輕易放心──這麼說來,這也是梢凌第一次聽說梢月她也是RH程式的實驗品。「啊討厭啦!姊姊,妳就乖乖收下嘛!這可是我做妹妹的體貼跟心意喔。因為我最愛妳了。而且,梢月是真的很想、很想,跟姊姊還有閃電日本一起踢足球。雖然這份藥劑不是唯一且永久的手段,但這是梢月唯一想到的,可以幫助妳的辦法。」

  那總是笑臉盈盈、彷彿無憂無慮的可愛女孩,頭一次露出了如此嚴肅卻悲傷的表情。  

  彷彿在發誓一般一句句沉重、認真的口吻,令梢凌下意識地緊握住了藥劑。

  梢凌伸手抱住了那具嬌小、纖瘦的身子。「謝謝妳。」那身為女孩柔軟而纖細的腰肢令人下意識地激起保護慾,但這樣的女孩卻遭受過許多難以言喻的磨難與痛苦。

  想起小野綾乃的一聲『辛苦了』,和梢凌此刻的一聲『謝謝』──楓梢月那一直封閉、扭曲而混濁的心終於撥開一絲絲泥濘。

  那昔日因病態而混濁的雙眸流動著光芒。隨著淚滴一行行地劃過、沾濕了梢凌的肩膀。

  其實,梢月的情況的確比較特殊。和梢凌不同,當她身體的RH程式耗盡後,身體並不會被粒子化、返送回實驗室。

  而是在長年累月的壓制住病痛後,受病毒侵擾的心臟、大腦跟四肢一口氣崩壞。

  當然梢月不可能將這件事情告訴梢凌。她按算好了,目前體內的RH程式還能供應她踢完一個半場,僅要她身體不要過於激烈地運動。

  她無法發揮全力地踢完比賽,但她想要毫無懸念、無悔地站在場上直到最後一秒。

  梢月開心地笑了。緊緊抱著梢凌,她笑彎了流淚的眉眼,將臉靠在梢凌的臉頰般燦笑著。

  和叔叔、教練爺爺、洛可可還有梢凌相遇,是她這輩子最幸福的事情。

  以及擁有了小巨人的同伴們、認識了閃電日本的朋友們。洛可可溫暖的手、和圓堂守燦爛的笑靨。

  和那對自己露出笑容,重新接納自己的人們──秋雨琳、九條弘杰、明石布。

  原本自認為自己的幸福被他人奪走、因憎恨而扭曲心靈的梢月,如今終於能夠毫無顧忌地歡笑著。

  能夠理解到真正的『愛』而有所付出與犧牲。

  但像是要和梢月的思緒唱反調般,心臟突然像是被緊掐般傳來陣痛。

  而依然笑著的梢月卻無懼地露出笑靨,既是蹭、又是深埋梢凌的側臉。好似這是她們最後一次擁抱。「能認識姊姊,還有阿守他們真是太好了。」

  在沿海道路,梢凌跟梢月鬆開了緊握的手,在充滿自信與堅毅的四目相對下,轉身背對朝自己應該返回的方向走去。

  再過一天,FFI世界足球大賽最終決賽──閃電日本V.S小巨人,即將揭開最後一幕。





  (未完待續)



-*-*-*-*-*-*-*-*-*-*-*-*-*-*-*-*-*-*-*-*-*-*-*-*-*-*-*-*-*-*-*-*-*-


  我終於讓梢凌見到媽媽的啊啊啊啊

  那一幕我自己打著打著都要哭了(拭淚

  這一篇是難得的大.爆.字哇哇哇

  仔細想想那我還是分成兩篇發好惹ˊ艸ˋ

  糟糕,太久沒有打後記,都不知道要打什麼了quq
 
  總之,前陣子看了看最殺足球傳說的第一集到最新更新

  都不知道之前我到底在想什麼(汗)把梢凌塑造成一個超屁、囂張、連我自己都想打下去的腳色。

  但回過頭想,那是我這個年紀所沒辦法創造出的角色跟故事吧。人老了總會想得多、矜持的多、壓抑的也多。因此,那些故事跟文字便是我在那個年紀下才能擁有的回憶跟感動吧。就連我自己回頭看看過去的文章,都會不自覺的跟著劇情而心情起伏。部分原因是年代久遠了忘了當初埋的梗是什麼,其中也不禁思考──梢凌跟圓堂之間的羈絆究竟是什麼?這是我打到後期越不能理解的。

  而我在回顧過去的文章時,似乎能夠稍微理解一些了。

  因為梢凌凡事都無懼的自信,碰上了圓堂一股勁的熱血,義無反顧的兩人互相摩擦,和隊友們相互砥礪,而創造出了今天的默契跟情誼──這不是旁人三言兩語就能否定的羈絆,也像小野綾乃說的,這是因為記憶被捏造而自我懷疑的梢凌,她真實擁有的未來。

  搞得這篇好像是最後一篇的後記一樣XDDD

  總之接下來就要迎戰世界的總決賽啦啦啦啦啦

  接下來劇情會怎麼下去呢!

  讓我們下集待續∼

  2018/04/15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