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拓】音符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呼呼∼∼終於打完了OWO

    期待已久的蘭拓文:))

    不過這篇好像有點失敗(?)

    可惡!!∼∼

    下次我要打從頭甜到尾的ˋˊ((不甘心

    下一篇挑戰天京XD

    YO∼∼天京好萌XDDD

    好了不鬧了-/-

    看文唄︿︿

    ------------------

    「唔、嗯……」

    神童緩緩張開了眼睛,身體一瞬間湧上疲勞感,讓他又悶哼下聲。

    「神童!」

    聽見熟悉的嗓音,一頓之後才明白那是誰。眨了眨眼後視線總算聚焦了,望向聲音的方向。映入眼簾的清澈水藍色雙眸,如寶石般閃爍,此時眼神卻偏了慌張和擔心。

    「霧野……」

    輕柔的叫出對方的名字,想讓他放心似笑了。霧野一愣,表情是柔了幾分,卻還是緊繃的看著他,雙眉更是深深的皺下。

    「醒了嗎?」

    「我……昏倒了吧……」

    「你還知道阿!你又在勉強自己了吧!身上的擦傷這麼多,你到底做了什麼訓練啊?!」

    霧野心慌的大吼,神童的事總是讓他在意和擔心,他自身也是很令人頭疼的傢伙。這次真是太過分了!也不知道自己有多擔心他……!

    「對不起……霧野……」

    神童露出愧疚的表情,眼神害怕的移開,整個人又縮進了被子裡。這不經讓霧野好氣又好笑。

    深深的吸了口起、吐出,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了點後,從口袋拿出了東西。

    「喏。」

    霧野遞上了一塊分成小塊的巧克力,不過眼尖的神童馬上注意到包裝紙──那是神童最喜歡的巧克力牌子。他平常是不輕易把巧克力分給別人的,不過自己似乎是例外?……

    「謝謝。」

    坐起身子、接下並咬下甜物,瞬間在口中慢開濃厚的巧克力味,雖然有點膩口、味道卻很好。神童滿足的笑了出來,雙頰染上了緋紅。

    「你還沒回答我、你到底做了什麼?」

    霧野巴著這個問題不放,神童也沒辦法隱藏了,事情都東窗事發了、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了。雖然也不是什麼很嚴重的……自己幹嘛這麼緊張?…可能害怕霧野的責罵吧?常常讓他擔心自己,他也很不耐煩吧?……想到這、神童沉下了眼眸。

    「急著想增進自己的力量,自己做了很多練習。然後晚上又要練琴,有時會搞得有點晚……」

    「你這樣把自己的身體到極限,會搞壞的!而且又這麼晚睡……!身體會好才怪!」

    ……果然被罵了阿。神童眼睛又垂得更下面了,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

    「真是的……今晚我去你家住。」

    「咦?……」

    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神童馬上抬頭望向霧野,她的表情看來不是騙人的。

    「驚訝什麼?只要我不在你身邊就會亂來……我當然要看好你。」

    神童刷紅了臉,似乎把這話聽成了別的樣子。他眼神混亂的飄來飄去,急忙想說些什麼反駁。

    「可、可是……」

    「對了,叫你家的傭人今天別煮你的飯阿。我要親自下廚。」

    又聽到了驚訝的話!……神童這次反應更大,嘴張在半空中無法合起。一手更是不小心抓上了霧野的手。

    後者有些不解的看著他的反應,瞇起了眼。

    「怎麼?小看我?我做飯可是很好吃的。」

    「不、不是啦,我是不希望麻煩你……」

    神童紅著臉再次撇開他的眼神,手也緩緩抽回,縮到了自己身前。

    「拜託,神童。我們是朋友,這點小事才不麻煩呢!不需要在意這些。」

    「……好吧。」

    看神童答應了,霧野才露出笑容。前者倒是很擔心,心煩了起來。



    來到神童家已經是晚上了。霧野二話不說馬上進廚房準備,而神童沒有辦法擅自行動,也只好進鋼琴房練琴。

    良久,霧野手上端了粥,往鋼琴房走去。一開門,滑溜的鋼琴音符襲上身、頓時沉浸在了他的指尖中。流水般溫柔卻又強勁的樂音,雖然柔卻可以像劍般穿透心,到達那最深的感動。

    霧野在其中聽見了,神童心裡的雜音……他好現在訴說著什麼?霧野頓時皺下眉頭,閉起眼睛。

    這曲鋼琴,好像在說著什麼,包含了強烈的感情。是淨卻烈的燒酒,令他昏眩、同時也讓他難過,心裡彷彿有什麼要鑽出來了……

    「霧野?」

    神童停下動作,看向呆站著的霧野。後者一回神,露出了笑容。

    「很好聽呢!不愧是神童。」

    「哪裡……」

    「快來吃吧,你餓了吧?」

    霧野放下碗,拍拍身旁的沙發,要神童坐下。神童眼眸一垂,蓋上了鋼琴的蓋子,剛站起、頭一陣昏眩,讓神童站不住腳步,雙腳一軟、跪了下來。

    「神童!」

    霧野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攙扶。近距離才看到,神童痛苦的表情,還有他眼神中充滿的悲傷……當下霧野也顧不了什麼,又從口袋拿出巧克力餵他吃。臉上的表情極為擔心。

    「……沒關係,只是昏了一下。」

    神童吃完巧克力後,緩緩的站起、走到粥前坐下。途中腳步十分沉重。

    「神童……」

    霧野看著他疲憊的身軀,心極為不捨。嘴一抿,奔到他旁邊乖乖坐下。

    「神童,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神童雙眼的瞳孔一縮,即將帶進嘴裡的湯匙停在半空中,硬生生僵住。

    「……我沒事。」

    神童皺下了眉頭,雙眸中卻閃耀著水珠,看來十分委屈,這不經讓霧野往不好的地方想……

    「……有人欺負你嗎?」

    可是自己從認識他到現在,除了那個時候、神童之後根本沒有被人欺負的樣子。還是說有人眼紅?不會吧……

    「也不能這樣說,只是有些心事而已。」

    「很痛苦嗎?」

    一語刺中神童的心,他身子一震,顫抖了起來。眼淚也隨之倉皇落下。

    霧野愣住了,沒有想到神童為了某些事而反應這麼大,霧野從來最心疼神童的眼淚,胸口一縮、伸手抹了抹他的淚珠。

    「傻瓜,有心事可以和我講、好嗎?我會全部接受的。」

    神童看霧野露出輕鬆的微笑,心裡更是難過。

    霧野只把自己當成朋友……但是自己對他卻……

    這一次,霧野無法擁抱神童。因為、神童自己躲開了……



    在霧野去洗澡前,又遞給了神童一大塊巧克力,露出溫柔的笑容才走。神童心裡複雜,不明白自己究竟怎麼感覺?不明白自己的意志……他緩緩吃起,甜度依舊、心卻苦得難過。

    「神童……」

    回過神來時,唇已經被貼上,口中的巧克力也隨著對方的離開而被帶走。神童在確定對方的身分後,羞紅了臉。

    「嗯∼果然這牌子的巧克力最好吃了!」

    霧野滿足的捧著臉頰,雙頰飯紅,似乎對於吻了神童一事不以為然。而當事者呆愣住了好幾秒。

    「神童?換你去洗澡了喔。」

    被霧野的呼喚換回神,才連忙拿了衣服衝進浴室。霧野望著他的身影,垂下了眼眸。剛剛不經意的一吻,確實是有意的,他只想告訴她自己的心情,但自己還是找藉口搪塞過去了。好像做了多餘的事……霧野撫上額頭,延著牆滑坐下。

    神童洗完澡出來已經是許久之後的事。自己說過要把床讓給霧野,但他怎樣都不答應。然而當神童進到自己房間時,霧野正坐在床上等著他。

    「霧野?」

    「過來。」霧野拍拍床緣,意識他上去。

    「……霧野你睡床上吧,我睡沙發就好了。」

    「不行,過來給我躺好。」

    「可是霧野你……」

    「再廢話我就把你壓上床。」赤裸裸的威脅逼迫神童紅著臉屈服了。在霧野走之前,神童拉住了他的手。

    「……一起睡?」

    霧野一怔,沒想到神童會提出這種要求,這來是第一次……真開心。

    「好阿。」

    高興得答應。爬上了床,鑽進了被子,這才發現有點不妙。穿著單薄睡衣的兩人,彼此的體溫都清楚的感覺得到,心跳快了起來、身體也熱了。兩人久久不出聲,還以為已經入睡了。這時霧野出聲詢問。

    「神童,你睡了嗎?」

    「……還沒。」

    「睡不著嗎?」

    「因為、第一次跟別人一起睡……」

    感覺得出來對方語中的慌張,不免讓霧野覺得可愛。轉過身,一把拉過神童、讓他埋進自己的壞裡。

    「霧、霧野!!??」

    「這樣比較安心吧?睡吧。」

    輕輕撫著他的髮絲,安撫他入眠般輕柔的動作下,神童也不在出力掙扎,同時也大力回抱對方的腰。

    「神童……?」

    沒想到神童會有所回應,緊貼的身子令霧野有些暗耐不住,連忙移開注意力。

    「……霧野你老實說,你是不是討厭我?」

    霧野睜大了眼睛,對於神童的質問感到驚訝,自己壓根沒有這種心情過!除此之外※又是自己對他那股深深的感情……怎麼會是如此扭曲的情感呢!?

    「你在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

    「因為霧野你都不時的責罵我、又跟我開玩笑……你一定覺得耍我很好玩吧。」

    神童的言語中帶有哽咽,懷中的身軀也激動得發抖。

    「而且我竟然會因為你的玩笑起反應……為什麼啊!?」

    霧野心一震,加重了手的力道、把神童擁得更緊。不想放開珍貴東西的心情,打從心底浮起。

    「笨蛋!我會罵你、是因為我擔心你啊!看著勉強自己的你、遍體鱗傷的你,我是多麼擔心、多麼心疼!我多麼害怕你因此倒下……

    還有、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我是認真的。神童,我喜歡你阿……想擁抱你、想親吻你的心情,並不是幻象阿。」

    神童雙瞳張大,眼淚隨之流下,心中湧起滿滿的溫暖和幸福,自己最期望的一句話……被說出來了阿。

    「原來我是誤會你的感情了……霧野,我也、最喜歡你了。」

    霧野溫柔一笑,撫著他的頭、輕輕說道:「好了。現在乖乖睡,要不然明天會起不來。」

    「我還想要多一點……」

    霧野一驚,神童這是在……誘惑他嗎?!神童迷濛的雙眼望著自己,彷彿要令自己迷幻的魔咒般、十分迷人。

    「不行……快睡。」

    忍下自己的衝動拒絕,對於自己來說十分可惜,但是為了神童的身體、他得暫時捨去自己的私慾。待神童在他懷裡安靜睡去,神童才跟著沉去。



    隔天,神童在球場上恢復了平常的表現,大夥見了都振奮起來。

    「沒事了吧?」

    神童來到他身旁,遞了瓶水給他。

    「嗯,謝謝你。」

    「先說好,如果你又昏倒的話、我可是又會去你家裡打擾,而且這次……我可不會再忍耐了。」

    神童臉一紅,連忙大喊:「說什麼啦!笨蘭丸……」神童害羞得低下頭,雙眼透露出尷尬。

    霧野一怔,這還是第一次聽到神童叫他的名字。

    「真是……讓我越來越想欺負你了。」

    霧野邪魅一笑,將手指抵在臉紅得不像話的神童嘴上,也順手滑了過去。而神童當真炸紅了臉,不時的揮手掙扎,霧野卻是笑了再笑。


    這下、就放不開了吧?……

    想再次聽你的琴聲、是否洋溢著幸福呢?無願是否、我都會如琴音般與你同在。

    ……我的天使。



    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