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文】 戀次女體化(白戀/戀次有性轉 慎)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開頭警告

這次這篇的主題我嘗試了我自己都很雷的題材。
就是「戀次女體化」……

其實我一部分是有點排斥性轉的,但我還是寫寫看就是了……-_-



===============================================================
===============================================================





        戀次其實一直都是不安的,他跟著他隊長在一起後,一直都很不安。他是一個男人,沒有女人的嬌弱、沒有女人的纖細敏感、沒有女人的細膩、沒有女人的溫柔沒有……沒有……


        朽木家有一個戀次不得觸碰的領地,緋真夫人。一直以來都認為白哉是一個沒有表情沒有面容的男人,但戀次無意間地還是看到白哉看著緋真的照片所會流露出的溫柔,那是理所當然。緋真,那是他逝去的妻子,那是他之前的愛人,戀次明白。也很羨慕緋真夫人……即使那麼多年過去,白哉也從來沒有忘過緋真,一次都沒有。每天一早總會到緋真靈前坐著說說話。


        其實戀次不會懷疑白哉對他的愛,只是看到白哉每次看到緋真總會有些溶化的表情……越是溫柔戀次就會越是不安。他不會去跟死去的緋真計較什麼,他只怕他自己做的不夠好。

        他知道緋真跟露琪亞不一樣。他知道緋真是溫柔可人的、是端莊優雅的,這跟戀次就很不一樣。這也是當然,戀次是男人不是女人!所以戀次不安起來……他不懂隊長為什麼後來會應允他在他身邊兜轉、他不懂為什麼白哉會接納自己。他明明跟他前愛人差別那麼多那麼大……戀次這就不懂了,何況,他還是男人。


        戀次是男人。一個非常有男兒氣概的男人,絲毫不女氣,還有一身健壯、有一八八公分高的大男孩!他真的不懂,為什麼白哉會接受這樣的他……


        即便隊長真的接受了他,越是對他好越是對他溫柔,戀次反而不安了起來。他怕現在他身處在天堂之中會不會突然又墜入到地獄裡去?太幸福了……幸福到他害怕這樣的感覺會就此消失一樣。戀次他想他要改變,要變得跟緋真夫人一樣……但要他這個大男人溫文儒雅的對隊長講話還是侍奉他什麼的,戀次還是覺得他矯情了一些。畢竟戀次骨子裡流淌的還是硬漢的血液啊。

        於是戀次內心交戰很久,最後還是請浦原開發出了一種藥丸……


        「就是這個嗎?」戀次用食指跟拇指壓著這個小小的藥丸,吞了吞口水。雖然都這麼決定了,但到了這一刻還是有一些猶豫……

        「是喲、照阿散井的要求製作的呢。」浦原一貫上揚的音調還是這一般的無所謂態度。

       戀次眨了眨眼,看著浦原一眼。最後還是閉上眼睛、一骨作氣的把手中這小粒藥丸給吞了下去……






        然後,就該換朽木白哉的傻眼了。

        
        六番隊內所有的成員在看到他們的阿散井副隊進入了職務室,全都橫了眼就差都沒把眼珠瞪出來穿破到隊長室了……史無前例的狀況,讓所有人都當了機。而就連,朽木白哉也一樣。


        朽木白哉聽到戀次的聲音,才要抬起頭跟戀次說早的時候,差點沒當場愣在那裡……


        雖然戀次沒什麼變。但變得過柔的女聲還有胸前隆起「胸部」還是讓白哉難得失態的把毛筆落下,沾在紙上……暈開了墨……


        而後來還悠哉在商店扇風的浦原感受到來者的靈壓他就知道他自己即將倒楣了……才打算去恭候大駕就看到白哉跟戀次拉拉扯扯的進屋。


        「隊、隊長……小力一點好痛!好痛!」戀次掙扎。走在前頭的白哉才注意到戀次現在是「女人身」,一時還改不過來……小心的減弱抓著戀次手腕的力道。而才要往前走就看到了浦原已經站在前頭。

        白哉皺起眉。戀次現在真的讓他非常的煩躁。什麼開場白都省了,直接劈頭就問:「你把戀次變成這樣的。」

        語句給人的感覺還不是問號。戀次會變成這樣也很擺明了。

        「嗯、是啊……」

        白哉更不爽了,揪著戀次後衣領把他提到了浦原的面前。「把他變回來!」

        白哉的話冷意非常,是能讓人感到害怕的。

        「可是朽木隊長……這是沒有解藥的。這點我也早跟阿散井說過了……」

        「什麼。」白哉逐漸開始釋放靈壓。讓在場的人開始一抖一抖了起來……看來他只差沒拔刀讓這裡綻放櫻花雨而已……

        而那一直被他提著衣領的人也開始吵鬧了起來。「隊長!我不要變回來!是我讓浦原店長怎麼做的!我不要變回來!」

        戀次掙脫開來,然後擋在浦原前面,看著白哉。

        白哉眉更皺了。

        「隊長!我、我這樣不好嗎……您不喜歡嗎……」如果隊長不喜歡,那戀次真的不知道他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好。他已經想盡辦法想變成隊長會喜歡的樣子。

        白哉沒有說話。就靜靜的看著戀次數久……最後只是輕聲的說句走了,就轉身打開回屍魂界的門。




        白哉還是無法專心,戀次變成女人這點真的讓他心神不寧。變成女人的戀次,沒改變的太多。只是身材變得比之前更凹凸有致……戀次幫他倒茶水的時候彎下腰把茶杯放到桌上,白哉抬眼會不小心看到所謂「波濤洶湧」的畫面……還有雖然戀次變成女人後縮水了一點,但還是比他高個兩三公分……光是這些就讓白哉覺得一切都不對了,什麼都不對了……


        回到朽木家,戀次也像個小女人一樣在白哉身邊跟前跟後。雖然還是男兒身的時候也是一個樣,但白哉就是覺得非常的煩躁。連看到晚膳都是他喜歡的辣食他也提不起勁……

        尤其……戀次回到了朽木家後還直喊他:「白哉大人……」

        這讓朽木白哉更是直起哆嗦。


        所以這一晚,白哉要跟他問個清楚。

        「戀次,你究竟為何要把自己搞成這樣。」

        「白哉大人怎麼這麼問呢。」戀次他盡量輕聲輕語的喊著。他現在是女人,他就盡量讓語氣柔美些。他也是一直壓抑著不要一不小心就爆粗口說什麼老子老子的。現在完全女人的模樣一直時刻的讓他約束自己。

        但他卻看到跟他對坐詢問的白哉又刻下了眉頭,今天一天好似都沒看他的眉頭舒展過。戀次想這是當然,那是因為白哉還沒適應,雖然就連他自己都還不太適應自己的樣子。戀次有些傷心,但還是慢慢跪爬到白哉面前,伸手想要去撫平白哉的眉頭,不料,卻被白哉抓住了手腕。

        「戀次……」

        戀次想收回手,卻發現白哉抓個死緊。這讓戀次覺得很挫敗,他連碰隊長隊長都不允許了嗎?那他幹麻變成這副模樣……

        戀次皺起眉。也不管白哉的拒絕,頭一湊進就要去吻白哉。唇是碰到了,是一個蜻蜓點水一般的吻……白哉沒有拒絕,但也沒讓戀次更深入。

        戀次更洩氣了。唇一離開就忍不住抱怨:「隊長!」

        就連這樣的抱怨都像是嬌嗔,一點威脅都沒有。白哉就一直定定的看著戀次……最後像是很無奈的嘆了一口無聲的氣。


        「戀次,你並不是緋真的代替品,你是你,她是她。你們永遠不相同。但,我現在愛的是你。」他不想戀次要為他變成這樣。

        原本白哉早上都還不明白戀次這麼做的原因。但從一回朽木家後就聽戀次改口「隊長」而喊他「白哉大人」的時候,白哉一瞬間就明白了……戀次在學習模仿著緋真嗎……這是他想變成女人的原因嗎……

        果然傻子就是會做出傻子的事。


        「唔。」戀次像是被說中心事的驚訝了一下,瞪大眼睛。

        「我喜歡原來的你。」白哉認真的看入了戀次的眼睛。

        戀次被這樣直白的告白弄得有些臉紅,但他還是逞強道:「可是、可是現在我是女人身了……在一起比較不會有什麼問題……如果都是男人……」

        戀次這樣支支吾吾,更添了一些嬌弱的味道。白哉身子有些熱了起來……雖然他比較喜歡戀次原本的樣子,但就算是現在這樣還是會讓白哉有所感覺的。

        「會有什麼問題。」白哉忍下的心理的慾望,還是端著冰山的面孔問:「都是男人會有什麼問題麼。」

        「這樣不好啊……你是朽木家的當家……這樣……」

        「朽木家的問題不必你來操心。」白哉的話冷冷的插在戀次胸口,讓戀次有些難過。不必他操心?他就是操心的很要不怎麼現在會做出這種丟人的事來……他也是經過一番掙扎才決定這麼做的,白哉還不領情。

        戀次有些難過,有些想哭。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是變成女人的關係所以淚腺才變得有些發達……眼角竟然開始溢滿了淚,就怕只要眨一眨眼眼淚就會負荷不住重量的墜掉下來……


        忽然,戀次被一把有力的掌扣住了後腦,給壓在白哉的肩上。

        「隊、隊長?」戀次被這麼突如其來的動作驚訝了一下,就抓著白哉的肩膀搖了幾下。

        又聽到感覺是輕不可聞的嘆息聲──

        「戀次……」果然還是不習慣這樣女人的戀次,這樣的多愁善感也讓白哉有些不知所措,這是緋真死後很久沒有感到無措的情緒。「我喜歡的是你,原來的你。」

        現在戀次變成這樣,白哉不知道怎麼跟他相處。有時候力道太重會把他的手抓傷……稍微語氣有一些重眼淚就會溢滿眼框……這不是那個說要追隨他超越他的戀次吧……他不習慣這樣的戀次……不喜歡這般柔弱的戀次……這不是他的戀次。


        戀次手攀在白哉的肩上。白哉漸漸感覺肩膀被淚水浸濕……

        悶悶的哽咽聲傳來:「可、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變回來了……怎麼辦、怎麼辦……」

        白哉瞟了那顆悶在他肩上的紅色腦袋一眼。心倒想才這麼一天說話真的就跟個女人一樣了……

        「明天我在去找浦原……戀次……」白哉扶正戀次,輕撫他、安慰他:「一定要變回來……」

       唇與唇越靠越近……

        「嗯……」戀次只得回應這一聲,他們兩便溶化在彼此唇上的熱流裡,無法自拔。


        「唔、唔唔……唔……」再戀次覺得他快被白哉弄到窒息的時候,開始猛烈的掙扎起來。那原本抓著白哉的手勁大了起來。白哉覺得有些吃痛、怎麼抓著那麼用力!於是才放過戀次的唇……


        白哉睜大了眼睛。


        「隊長!您可不可以克制一點!每次都要吻到老子我快窒息才放開我!這樣欺負我就很有趣嗎!何況老子現在是女……耶?」戀次原本在分開後就破口大罵了,但才說到一半,自己卻冷卻了下來……


        他發現他變回男人了!


        「咦、咦──怎、怎麼會這樣!老子變回來了!」戀次看著自己的手掌,後來又摸摸自己的胸口確認一般。

        白哉看戀次這個樣子就覺得好笑。果然啊,他還是喜歡這樣的戀次……有什麼就會說什麼、雖然有時候會爆粗口但這也是他好笑又可愛的地方……

        「隊長!」戀次原本還在驚訝的翻看手腕,卻忽然被白哉給鋪倒在地……再抬頭看上去、白哉眼裡的慾望很是明顯,戀次當下就覺得完蛋了今夜不用睡覺的想法響在腦子裡迴轉著……

        「別叫隊長了,就叫我『白哉大人』吧。剛剛女人的你這麼叫我還覺得挺好聽的……」

        戀次滿臉漲紅,朝他大罵:「你不是不喜歡我變成女人嗎!我才不那樣叫你!唔……」

        沒講完的話在度溶化在白哉的深吻之中,纏綿……

        這一夜,一室旖旎。




        而那在現世的浦原商店。

        變成黑貓的夜一坐在浦原的旁邊跟他講講今天屍魂界發生的大事。

        「變成了女人的戀次造成了一些轟動呢。你還真幫著戀次做這種事啊?」

        浦原笑笑。

        「阿散井要我這麼做,我就這麼做囉。」

        「當真沒解藥嗎?」

        「那就是開朽木隊長的一個玩笑了。」他們兩人一同看著月色,一面悠哉聊天:「其實只要阿散井君有了『想變回來』的想法,自然過不久就會變回來了……看能維持多久囉……」

        夜一看他這樣真是有些無言。

        「你喲……」

        浦原的惡趣味真是不敢讓人恭維……




        
        躺在白哉身邊的戀次,看著白哉已經睡熟的臉……

        白哉好像真的喜歡他這樣啊……戀次淺淺的笑了。不當誰的代替品……直接這樣的繼續在白哉身邊,真的行麼?


        不過,既然白哉這麼應允了。他就相信這個人吧,誰叫他早已一頭栽了進去……無法自拔了。

        何況,戀次還要計較什麼在意什麼的。白哉的溫柔,他這不是早就體會到了麼。




Fin.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