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全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創世前?????年〉
白色。
就只有白色。
在創世神創世之前,世界就只有一片白色。
無聊。
就是無聊。
在創世神想要創世之前,祂就只覺得無聊。
「唔……」創世神從沙發上爬起。這個姿勢不好,祂想著。祂伸了個大懶腰,並拍了拍祂的沙發。
這一定是最好坐的一張沙發,祂又想著。即使祂知道只有這張沙發。
創世神坐在沙發上,伸手拿了小圓桌上的咖啡,這張小圓桌是祂最喜歡的東西之一。即使祂知道沒有太多甚麼東西可以讓祂喜歡,而且祂也知道祂沒有太多東西可以放在小圓桌上。
祂為自己到了一杯香濃的咖啡,並靜靜的看著杯子裡那讓人猜不透的黑色。
假如,我也變成跟這杯咖啡一樣,黑色的,那會如何呢?
祂笑了,並將咖啡一仰而盡。
「那我大概會不敢照鏡子。」祂自嘲的說,並又再次提醒自己這裡沒有「鏡子」這種東西,而且也不知道那是做啥用的。
祂躺回沙發,並為自己剛剛的所有舉動作了一個總結。
「……………………………………好無聊。」
偉大的神,又再次長眠。
…………………………………………………………………………………………
不知過了多久,祂再次無聊的醒來。
但與之前不同的是,創世神的目光被一樣東西深深吸引。
被小圓桌上、原本不存在的一小片綠葉給吸引。
那是祂第一次見到白色和黑色以外的顏色。
祂伸手將那片葉子捏起,並湊近鼻尖。香氣撲鼻而來。
「好香喔……」創世神陶醉的聞著,並露出難得的笑容。
祂趕緊拿起桌上那長度永遠一樣的鉛筆和那本厚度永遠都一樣的全白筆記本。
一筆一畫,仔細的畫下來。
動作突然停止,創世神疑惑了。
是誰放的?
夜深了,即使周圍仍然亮白一片。
創世神難得的晚睡,祂緊盯著小圓桌,眼連眨都不敢眨。
祂,靜靜的等待著。
「唔嗯…………」還是睡著了。創世神躺在沙發上想著,頭輕輕的往旁一偏,眼睛因驚訝與驚喜而睜大。
這次,多了一朵黃色的小花。
創世神欣喜的捧起,並也湊到尖。
「也一樣……好香喔………」創世神陶醉的笑著。
但是。
這讓祂更疑惑了。
接連幾天,只要創世神一醒來,小圓桌上就會多一些東西,而且都擁有著祂沒看過的繽紛顏色。
祂一一仔細的畫下來,並且也偷偷觀察著。沒錯,祂想著,這些東西每次放的位置都比上次更靠近祂。
於是,在一個全白的夜晚,創世神沉沉睡去。
一個身影慢慢的靠近,那個身影撥了撥那飄逸的長髮,並將一束鮮紅的花放在熟睡的創世神的胸上。熟睡的神突然睜開眼。
「………!!!!」身影快速的消失在視線範圍外,創世神無奈的抓了抓頭,並拿起那束鮮紅花束。
臉上浮現一抹微笑。
…………………………………………………………………………………………
創世神皺了皺眉,祂閉著眼,不斷調整著祂的側睡姿勢。
今晚的沙發感覺特別擠,祂想著,並又挪了挪身子。這時,一股奇特、從未有過的觸感席捲祂的神經。
軟,只有一個字形容,就是軟。而創世神也很清楚自己躺了不知多久的沙發並沒有那麼軟。祂將身體翻了面。
一個擁有綠色長髮、身上有其特紋身的裸體生物映入眼簾。這當然也是祂沒看過的。
創世神仔細的端倪了一下這奇特的生物,這種生物身體構造和樣子跟祂有幾分相似,但是不同的是,這生物的胸前有兩個大大的東西,並且這生物的身體曲線比祂優美多了。這生物睡著時臉上會有淡淡紅暈,小嘴微微的張著,並緩緩的吐著氣。
創世神臉微微紅了起來,並又仔細的端倪著奇特生物的胸部。
這兩個大大的東西是幹嘛用的?
創世神用指尖輕輕的碰了一下。
「好軟………」祂小聲的讚嘆著,並又嘗試性的碰了幾下,而祂也沒注意到奇特生物臉上的紅暈越來越明顯。
再碰了幾次後,創世神用手指在這兩個大大的東西上滑來滑去。這時,祂發現了兩個凸起點,分別位於這兩個大大的東西前面。
這……這又是甚麼?原本想把這兩個東西歸類為枕頭的創世神不的不放棄剛剛的結論,因為他知道枕頭是不會凸起來的。
於是,祂又用指尖碰了一下。
「嗯哼……」觸碰的那一刻,這生物發出了魅惑的呻吟聲使創世神下了一大跳。
祂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將手掌整個放到那大大的東西上。
果然………好軟喔………
於是,偉大的神就這麼無知的揉了下去………
「恩阿∼∼」奇特生物傳出比之前更大聲的呻吟,並睜開了眼睛。
那對碧綠色眼珠就這麼盯著創世神看。
「「……………」」沉默,令人厭煩。於是創世神開了口。
「你是甚麼?」劈頭第一句話就讓創世神想賞自己一巴掌,畢竟祂也知道這樣問話是極度不禮貌的。
「……潔莉歐娜•多拉尼•曼德拉斯•聖•彼得•羅萊納卡……」奇特生物緩緩說出一長串好像是他的名子的字,並又繼續說:
「跟你不同,我是自然女神。」
創世神露出難得的表情,不是驚喜,而是疑惑。祂聽不懂他的名子,但是聽得懂『神』這個字。
他…不,她………不,『祂』也是神……
潔莉歐娜撥了她那迷人的綠色長髮,緩緩開口。
「那你呢?你的名子?」
名子?我的名子……想不起來……
應該說。
我,有過名子嗎?
翻閱腦袋裡所有的印象,極力的想要掰出一個名子。翻來覆去卻只有三個字可以算的上是名子。
「我……我叫創世神。」
「………」沉默。又是沉默。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創世神又問著。
「這……沒什麼,覺得你很有趣。」潔莉歐娜說著,並紅著臉低下頭。
「有趣?」創世神疑惑了,過去祂對祂自己所有的行動都給予「無聊」的評價,但是卻有人覺得有趣。
「恩………」潔莉歐娜小聲的說著:「而且……我有點喜歡你……」說完整個人往創世神身上靠,讓創世神嚇了一跳。
「我要走了,我不能離開太久,不然會被發現。」潔莉歐娜突然站起身並說著。
「被發現?被誰?」
「我的族人。」潔莉歐娜說著:「我是屬於創造『靜物』的曼德拉斯神族,我們的族長是聖•彼得•羅萊卡納,同時,祂也是最偉大的神。」
潔莉歐納說完才忘記自己面前正坐著創造『世界』的創世神。
「婀……我的意思是我的族長很厲害,不是………」
「沒關西,至少還有人記得祂的功績,」創世神嘆了一口氣:「而我,甚麼都不記得,甚至連我怎麼創造現在這個空間的印象都沒有,對我來說,我的功績是零。相較之下,我甚麼都不是。」
潔莉歐納心疼的看著創世神,祂這些日子以來,想必每天都活在憂鬱之中吧……
「你不是趕時間?不送了。」創世神簡單的說著,並躺回沙發上。
「……我會再來的。」潔莉歐納說著便離開了。一切又靜了下來,創世神驚訝的發現祂竟然渴望著潔莉歐娜能留下來,而這是他以前從沒想過的。
或許,祂想要填補祂心中的某一塊空白………吧。
均勻的鼻息聲響起。
…………………………………………………………………………………………
臉頰上有柔軟的觸感。
「………!潔莉歐納!」
「你醒啦?你還真會睡呢!」潔莉歐娜將唇從創世神的臉頰上移開,並以燦爛的微笑回應。
「貝迪拉拖了一些時間才來看你,真抱歉唷!」潔莉歐納俏皮的笑了笑,並獻上一束花。
「……迪拉?」創世神接過花並疑惑的問著,又聽到一個名子令他有點反應不過來。
「迪拉•艾斯特斯,暗黑之神。最近族長正忙著我和他的婚事……」
「你?」
「恩,迪拉的力量太強大了,族長為了讓他打消滅掉曼德拉斯神族的念頭,於是讓我與祂聯姻。」潔莉歐納說:「但是我不想嫁給祂,祂很邪惡!而且我喜歡的是你!」
「請不要隨便把別人扯入好嗎?」
「但……但是我是真的喜歡你啊!」潔莉歐納說著,並跨坐在我身上:「要我現在將肉體現給你也是可以的唷!而且因為我本身就裸著身子,所以少了脫衣服的麻煩唷!」
「你重點搞錯了……」
「原來你在這啊,妹妹。」一個帶有磁性的聲音響起,一名高大的男子站在沙發旁,冷眼看著。
「哥?」
「我還想說你是偷跑到哪去了,原來是跑到一個沒啥力量的神這裡啊?」男子說著,突然揮拳,將創世神整個揍向地板,爆裂聲和煙霧四處瀰漫。
「哥!!」
「哼!連我破壞之神的妹妹都敢碰,結果一點實力都沒有。」男子說著並將潔莉歐納抓起。
「夠了,你這傢伙,跟我回去,長老已經決定回去就舉行婚禮了!」破壞之神說著並冷眼看了一下倒地不起的創世神。
「既然你喜歡我妹妹,就要有實力保護祂,弱者。」接著,頭也不回的走了。
潔莉歐納擔心的忘了一眼創世神,也走了。
一切,又靜了下來。
「………真痛。」創世神從碎裂的地板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碎屑。祂看相殘破不堪的沙發,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來,接下來都得睡地板了。
…………………………………………………………………………………………
潔莉歐納再也沒有來過,而創世神又覺得無聊了。
祂每天就這樣坐著,期待著潔莉歐納的到來。
但是,潔莉歐納始終都沒出現。
有一天,創世神無聊的醒來,卻發現桌上多了一朵花,祂驚喜萬分,擔心喜的心情並沒有持續太久。
那是一朵枯萎的花。
創世神將祂拿起,並沒有感覺到之前潔莉歐納所傳達的愛和快樂;取而代之的是潔莉歐納的恐懼、傷心、眼淚和血。
創世神並沒有多說甚麼。
一切,又靜了下來。
靜的只剩下咖啡、筆紙、桌子和沙發。
創世神不知去向。
…………………………………………………………………………………………
曼德拉斯神族的聚落並不難找。
我敢發誓,創世神想著,假如他本來就長這樣,那建築師鐵定不怎樣。
曼得拉斯神族的聚落全毀,沒有任何人。創世神走著,便發現這裡唯一完好如初的建築。迪拉的居所。
「我似乎沒有邀請你吧?廢物。」暗黑之神迪拉就坐在大廳內的王座上,而潔莉歐納,就倒在大廳正中央。
「創……創世神……」潔莉歐納虛弱的說著,身上滿佈傷痕。
「……你怎麼………」
「那傢伙……那傢伙……毀約,攻擊村子……創世神……快逃……祂奪走了破壞之神和造物之神的力量……你贏不了的。」
「創世神?」迪拉挑了挑眉,笑著說:「祂是創世神?笑死人了!祂一點力量都沒有,祂竟然是那個偉大的創世神?」迪拉說著,並舉起手:「接我一招試試吧!創世神。」
「等等!迪拉!」潔莉歐納爬起並張開雙手,在他面前構起藤蔓構成的牆。
「要祂的話,就必須跨過我!」
迪拉猶豫了,祂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抬起頭。
「好哇。」
「呀啊啊啊啊!!!」黑光貫穿了潔莉歐納的身體,藤蔓在他面前粉碎。創世神愣了一下。
「哎呀!這下美人也不能用了呢!真是的,原本還想享受一下的,真可惜啊。」
迪拉笑著說。
「啊!不對,應該說,剛剛我前面有東西嗎?哈哈哈……」
創世神默默的走了過去,跪下並捧起潔莉歐納的身體。
「……你救了我。」創世神看著昏迷的潔莉歐納,將一團光聚集到手中,並輕撫著傷口,傷口緩慢的復原。
創世神緩緩站起,看像迪拉。
我曾經想過,如果自己變得跟咖啡一樣混著、濃黑,會是甚麼樣子。
現在,我懂了。
「以血獻祭吧,迪拉。」創世神說完,全身爆出身黑色的力量,顏色就像一杯深黑的咖啡。
「這……這是……」迪拉驚訝的看著,但是很快就興奮了起來。
「創世神的力量啊……成為我的一部分吧!!」
語畢,數十根石柱往創世神砸去。創世神擋也不擋,只見那十幾根石柱一靠近便爆裂開來,創世神又舉起手,一道黑色閃電打向迪拉。
「哼!就這樣嗎?創世神!」迪拉一手將雷電撥開,並將手一握,創世神周圍的空間瞬間爆裂。
破壞之神的力量。
「祂吸收了我哥哥和族長的力量!」潔莉歐納的話在創世神腦中響起。
「砰轟轟轟!!」空間爆裂的聲音響徹了世界,揚起的塵土將周圍變的一片霧茫茫的。
「哈哈哈……創世神,受傷的滋味是如何啊?」迪拉一臉得意的看向遍體鱗傷的創世神,並在手中又聚集了黑色的力量。
「接下來這招就要結束這場戰鬥了。」迪拉冷笑著,並大喊:「黑暗紀元!!」黑色光芒四射,黑暗之力有如海嘯一般快速的往周圍的空間和重傷的創世神漫延過去,一瞬間,連同創世神以及整個世界都被包覆在黑暗之力下。
要不是有吸收「造物之神」的力量,不然如此強大的「力量在生」根本辦不到,迪拉心想著,終於,把創世神幹掉了,雖然抵抗比預期中的還弱。
「在我的黑暗之力和我所創造的黑暗世界中慢慢被吞噬然後成為我的一部分吧!創世神!」
「………你創造的……世界?」創世神的聲音突然響起,迪拉驚訝的看著倒在地上的創世神。
創世神咳了兩口血,喘著氣,將手指著迪拉。
「你的世界無聊透了,我不承認。」
語畢,一瞬間,剛剛強大的黑暗之力瞬間如蒸發一般消失殆盡。
「什……」迪拉驚訝的張大嘴,並驚恐的望向爬了起來、拍拍身上灰塵的創世神。
「我想起來了。」創世神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迪拉,迪拉不知覺得往後退。
這是本能的恐懼,對於比自己還過度強大的敵人,而從內心傳出的恐懼。
「別……別過來!!」一道黑色閃電又打向創世神,但是在靠近時卻消失殆盡。
「我花了七年來創造這個世界,包括地表、海洋、天界和地獄,並創造了宙斯神族、泰坦神族、北歐神族、伊斯蘭神族、玉皇神族和天主神族………」創世神一邊說著,並又撥開一道閃電,且持續走向迪拉。
「我當時力量耗盡,便用我最後的力量創造了『人類』,結束之後因力量耗盡而失去記憶。」
創世神眼睛忽然一睜,周圍瞬間刮起白色的暴風。
「而我現在,都記起來了。」
迪拉早已像石像般愣在原地,任由創世神的力量衝擊著他的身體。
一方面是他不願意承認失敗,另一方面則是為自己的無知而感到悲哀。
「祂……可是創世神啊……我到底……在想甚麼……」迪拉喃喃自語著。
白光乍現。
沒有華麗的聲光效果,沒有因力量過強而造成大破壞,也沒有敵人的鮮血與贏家的宣言。
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就像是創世神,尚未創世一樣。
…………………………………………………………………………………………
創世神在他最愛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並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過度運動後喝咖啡使創世神覺得咖啡似乎走味了,於是他將咖啡放下,並躺下。
「…………………好無聊………」創世神做了跟之前並無差別的結論,這時,他身邊的東西抖動了一下,潔莉歐納簍助創世神的臂膀,在創世神的懷裡安穩的睡著。創世神笑了笑,並簍助潔莉歐納。
「…………………但再也不會了。」
偉大的神再次沉睡,但這次,祂並不孤單。
〈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