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 (冰漾)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輕輕】



◎漾漾紫袍設定有






  白色的長廊上,高跟鞋的聲音規律的響起,有著金色鬈髮的鳳凰族用算是奔跑的速度朝第一診療室前進。

  「米、米可蕥小姐,請問到底是誰受傷了?」跟在她身後的是幾個資淺的藍袍,每個人都氣喘噓噓的跟上前輩的腳步,看著平常總是笑臉迎人的前輩一臉嚴肅,他們疑問。

  他們都是臨時被醫療班總部傳喚回來的,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情人節,規劃好的約會被一通簡短的電話給破壞殆盡,有些人身上甚至還穿著約會的衣服就被移送陣強制送來總部。

  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面子能夠讓總部如此緊張跟慎重?

  喵喵只顧著快步向前走,沒有回答後方的問題,她伸手將藍袍口袋裡的手機拿出來,朝後方一丟,唸了一串號碼:「撥通了把電話給我。」

  接下呈拋物線丟過來、貼滿彩鑽的手機,他們連忙按照指示撥出那串號碼,然後嘟嘟聲響起,沒有幾秒的時間,電話那頭就傳來一個清冷的男音。

  『喂?』

  快步將手機遞給喵喵,他們也跟著加快腳步朝還有三條走廊的第一診療室前進。

  他們現在位在醫療班總部的最高等醫療大樓,在這棟樓中是不能夠使用法術的,所以他們不能用移送陣。

  「學長,我是喵喵。」將後輩撥通的手機貼到耳邊,喵喵開口,語氣緊張:「請您立刻到醫療班總部,漾漾在任務途中受傷,狀況有點嚴重,現在人在第一診療室,我正要趕過去。」

  『我馬上到。』

  掛斷了電話,他們到達了第一診療室門口。

  就像是知道他們來了一樣,白色的大門迅速被推開,身為醫療班首領左右手的羅林斯•提爾走出來。

  「提爾大人。」幾個小藍袍鮮少看到大人物,見到提爾每個人都緊張到九十度標準鞠躬。

  提爾揮了揮手,看向喵喵:「通知冰炎了?」

  喵喵點頭,然後擔心的開口:「漾漾怎麼樣了?」她本來正準備要出門購物,享受難得的情人節假期,結果突然接到總部的緊急召回電話,說身為紫袍巡司的妖師好友受傷,讓她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

  「情況穩定下來了,現在九瀾在裡面,我們已經叫了琳婗西娜雅過來,會沒事的。」

  原本看到提爾就已經讓一堆新人膽戰心驚,聽到首領另外一位左右手的九瀾•羅耶伊亞的名字,他們更是對裡面的人充滿疑惑,而如今提爾說連鳳凰族首領都到了,更讓他們的眼睛瞪的比硬幣還要大。

  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面子,可以出動這麼一堆的大人物?

  他們互相看了幾眼,又對彼此搖頭。

  身為藍袍見習生的他們鮮少有接觸藍袍高層的機會,對於到底是哪個偉大的人受傷他們一點頭緒也沒有,要不是因為今天情人節許多人都放假聯絡不上,也不會輪到他們來總部支援。

  「你們幾個。」

  「是!」忽然被點到名,他們立刻停止滿腦子的猜想,立正站好。

  「名字?」

  「凱。」

  「艾朗西。」

  「麥爾。」

  「今天麻煩你們了,犧牲你們的假期真是不好意思。」提爾道:「現在麻煩你們到總部門口,看到一個銀色長頭髮的黑袍男人,就立刻把他帶過來。」

  「是。」

  看著幾個年輕的背影朝走廊另一端跑,喵喵轉頭,跟著提爾走進第一診療室。



  冰炎俊臉凝重,隨著移送陣出現在醫療班的總部門口,身上還穿著剛剛去出任務的黑袍。

  「冰與炎的殿下?」

  他身後傳來幾聲驚呼,他皺起眉轉過頭,看到三個年輕的藍袍。

  「你們是......」

  「您好,是提爾輔長和米可蕥小姐叫我們來帶您過去的。」

  點點頭,冰炎快步的走進總部的白色長廊。



  很快的他們來到第一診療室,剛好鳳凰族的高層全部從門內走出來。

  「琳婗西娜雅。」朝鳳凰族首領點頭示意,再看向她身後的兩人:「提爾、九瀾,褚怎麼樣了?」

  「已經沒事了。」琳婗西娜雅開口:「紅袍的偵查結果錯誤,他可能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鬼族埋伏。」

  「幸好及時送過來,不然......」

  冰炎皺眉,一臉擔心:「現在呢?有沒有後遺症?」他們本來打算等彼此出完任務,要一起慶祝情人節的。

  自從褚冥漾考上紫袍之後,就已經很少受傷了,尤其是這麼嚴重的傷。

  「後遺症是沒有,只不過情人節跟白色情人節你們得在醫療班過了。」因為狀況穩定的關係,九瀾已經開始開起玩笑:「你進去吧,他應該要醒了。」脫下藍袍,他也要回去跟六羅過情人節了。

  點點頭,冰炎快步進入診療室。

  高級的病房中央有一張床,上面躺著他的戀人。

  墨眸微張,看來是剛醒過來。

  「褚。」

  他拉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

  黑色的眸逐漸聚焦,然後看向他,蒼白的唇勾起一個小小的弧度:「亞。」

  「覺得怎麼樣?」伸出手梳理著紛亂散落在白色床單上的黑色長髮,冰炎輕聲問著,赤色的眸隱不住的擔憂。

  「昏昏欲睡,可是又睡不著。」褚冥漾嘟起嘴,臉色依舊慘白:「對不起,看來我們情人節要在醫療班過了。」 

  寵溺的摸了摸戀人的頭,冰炎微微勾起嘴角:「沒關係,我們都已經過了多少年情人節,不差這一年,你沒事就好。」他將手攬過褚冥漾的腰和膝蓋下方,輕鬆的把妖師抱起,自己坐到床上,再把手中的身軀置在自己懷裡。

  知道褚冥漾會認床,不讓他在醫療班的床上翻來覆去,他乾脆把人放在自己懷裡。

  「睡吧。」



  褚冥漾再次張開眼睛,已經是隔天中午了,第一眼見到的,是熟悉的英俊臉龐。

  「亞。」他呆呆的笑開,腦袋因為剛睡醒的關係還沒有開始運轉。

  低頭親了親妖師恢復紅潤的雙頰,冰炎低聲開口問著:「還好吧?傷口還會痛嗎?」

  聽到這話,褚冥漾才想起來自己出任務的時候中了鬼族埋伏的事情,立刻低頭看向自己微微泛疼的雙腳,白色的繃帶一圈一圈的纏繞,想動一動,卻發現動彈不得,他皺眉。

  「我不會殘廢了吧?」可是還有微微在痛啊?

  「有我、九瀾跟首領出馬,怎麼可能殘廢?」

  「你如果想要殘廢,我可以成全你。」

  提爾跟九瀾的聲音從門口傳來,兩人走進來之後關上門,用調侃的眼神看著被冰炎抱在懷裡的漂亮妖師。

  「連受傷也要放閃光,讓我孤家寡人的情何以堪呀!」誇張的捂住臉,提爾假裝啜泣的吸了兩下鼻子,立刻被冰炎瞪。

  「別鬧了,替褚檢查一下。」

  小心翼翼的下床,把褚冥漾放到床上,自己退到後面讓九瀾和提爾上前。

  過了幾分鐘,他們轉頭看向他:「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了,也不會有後遺症,只是因為鬼族造成的傷口容易感染,所以這幾天還是要纏著繃帶,最好是別走路。」

  然後再寒喧幾句,兩人便離開。


  「休息一陣子,別出任務了。」

  「好。」順從的點頭,褚冥漾看著自家精靈黑袍,然後調皮的笑出聲,兩手伸直,像個要討糖吃的小孩子:「亞,抱我去外面走走。」



  妖師的一大群友人來到醫療班時看到的就是這幅畫面。

  黑色的長髮在風中飛揚著,與燦亮的銀絲纏繞,兩人的手緊緊握者,低聲談笑,不知道說著些什麼。  

  「冰炎。」夏碎首先走上前。

  看到自家搭檔,冰炎向夏碎點點頭,然後小心的把褚冥漾從自己懷中移到草地上,跟著夏碎走到遠方的樹下。

  「漾漾沒事吧?」千冬歲上前,旁邊跟著穿著藍袍的喵喵還有提著一籃飯糰的萊恩,大家跟著在草地上坐下,接著把食物都擺在喵喵拿出的餐巾上,像是郊遊一樣。

  「沒事,只是一陣子不能走路了,不用擔心。」褚冥漾微笑,接過友人遞過來的飯糰,咬了一口。

  千冬歲看著他,放心的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隨即像是想起什麼一樣啊了一聲,從紅袍的衣袖中拿出一個小小的紙袋:「這是你之前叫我幫你買的。」

  「謝謝,我差點要忘記了。」

  「那是什麼啊?」喵喵好奇的湊上前,看著褚冥漾從紙袋中拿出來的東西,驚呼:「卡片?」

  笑著點頭,褚冥漾解釋:「這是情人節卡片,每年都會寫的。」嘆了一口氣,他低頭看著自己受傷的腳:「沒想到今年的情人節竟然是這樣過的。」要不是他一時大意受了傷,他們應該會如同往年一般找個風景優美的地方吃大餐,然後度過一天的。

  「對了漾漾,喵喵有一件事情超級好奇的。」眨眨碧綠色的眼睛,喵喵搭著褚冥漾的肩膀,一臉「我很八卦」的表情。

  「呃?」他愕然,每次好友有這個表情出現的時候一定沒有好事。

  「學長對你突然變的好溫柔呢!我們已經好久沒有看到他巴你的頭還是對你大吼了!」

  褚冥漾頭上三條黑線,瞥了瞥遠方認真在跟搭檔說話的戀人:「你們是很希望看到我被打就是了.....」

  「好久沒看到漾漾被巴頭......」萊恩浮出來,丟了一句話,拿了顆飯糰後又消失。

  「漾漾有問過學長嗎?」千冬歲拿出紅袍隨身攜帶的筆記本,推了推黑框眼鏡,拿起筆認真的想要紀錄八卦。

  「呃......好吧。」褚冥漾嘴角有點抽蓄:「我之前已經有問過亞了,寫在情人節卡片裡問的。」

  那是他們交往的第三年,他平時問不出口,於是寫在卡片最後面,問了這個問題。



  『學長,你為什麼突然變的這麼溫柔?』



  「那學長怎麼回答的?」

  「亞回答......呃!」發現自己差點被套話,褚冥漾住嘴:「這不能說。」

  艷麗的小臉泛起紅暈。

  本來打算死纏濫打問下去,卻在妖師的戀人走回來之後作罷。

  「在說什麼?」抱起嬌小的戀人,冰炎淺淺的笑開,低頭在對方遞上來的飯糰上咬了一口。

  「沒什麼。」三兩口把剩下的飯糰吃光,褚冥漾笑的詭異,整顆腦子就沉浸在回憶中,時不時的偷偷笑,讓想知道內幕消息的友人們氣的牙癢癢。

  這個話題也就這麼不了了之。



  經過一個月的休養,褚冥漾在白色情人節那天回到了他跟冰炎的家。

  從床上坐起身,褚冥漾忽然心血來潮的走到書桌前,趁冰炎出門出任務的時候拉開了最下層的抽屜。

  抽屜中整齊的疊了兩堆卡片。

  左邊的是自己在情人節寫給冰炎的,右邊那疊則是冰炎在白色情人節給自己的。

  他拿起右邊那疊,一張一張的翻著。

  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

  窗子半開,微微的風從窗外灌進來,將他的黑髮吹亂。


  「褚?」

  房間外傳來呼喚跟關門的聲響,褚冥漾一驚,連忙將卡片放下,起身出了房間。


  「歡迎回來,亞。」

  「白色情人節快樂。」



  忽然一陣稍強的風,將擺在最上面那張標著「3」的卡片吹開。

  用鋼筆寫的漂亮字跡在白色的卡片上清晰可見。





  我想給你的,不是像颶風席捲般強烈掃蕩的激烈情感,

  而是像雨滴滴入海洋一樣的愛情,

  輕輕的,

  激起美麗的漣漪,

  然後融進你心裡最深的地方。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輕輕】這篇文的出現其實有點莫名其妙。

扉睡覺睡到一半,突然覺得靈感大神來報到,坐到電腦前面不到半個小時就寫完了。

完全沒有難產的現象(啥)

扉希望表達出學長對待漾漾的溫柔,不知道看文的各位有沒有感受到呢?(沒有就囧了)

最後謝謝各位的閱讀哦。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