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回 廚藝學院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廚藝學院,院如其名,就是訓練廚師的地方,只不過因「美食之都」的名氣過於盛大,慕名而來的廚師也相對的多如繁星,故因此發展成了一所專職學院。

    學院座落於秋之城西方,占地約百來公頃,建築風格與秋之城所強調的東方元素背道而馳,尖塔般的屋頂、高聳的石牆、佈滿鮮花的綠茵道,就像是要欺騙世人說裡面有美麗純真的公主一樣,夢幻又雄偉的城堡總能輕易吸引住眾人的目光,而幾座夢幻城堡更以賞心悅目的遼闊花園做連結,形成了東方元素裡唯一的異類建築。

    因「除了學生與老師之外,閒雜人等不得入內」的規定,所以ZERO小隊只好先報名入學,還好這裡報名手續隨便……呃,說錯,是「簡便」,即使易容、化妝後使用化名也能報名。

    小雪狐的考試時間是三天,三天裡不僅要守護好自己的廚師證,每一天還得參加一場料理評比並取得評審認可,無故不到者以棄權論;也就是說,想躲起來當烏龜是不可行的辦法。

    參加第一場料理評審即是開戰宣告,所以,小雪狐及ZERO小隊一行人來到了評比會場。

    ZERO小隊每個人還是依進城時的偽裝進入學院,而菲爾因無法整天依靠偽裝面具,只好也跟著易容──戴上白色長假髮、藍色眼鏡,額上的燄紋則用粉妝蓋掉,穿上白色高領長衫,胸前掛著藍色晶石所製的十字項鍊,手執厚重法書,嚴然就是個斯文俊逸的神父。

    白髮,是遊戲內最多人使用的髮色;白裝,同上;銀藍色的眼眸太過顯眼,以藍色眼鏡掩蓋銀芒後則成為常見的藍眸,雖然是同樣一張臉,但眾人所熟知的菲爾可是有一頭燦爛銀藍髮及眼眸,而額上那雙色燄紋更是註冊商標,現在拿掉一切好認的特色後,只剩俊逸的容貌,辨識率從100%下降到20%,除非是熟識菲爾的人,否則絕對沒有人能認出他。

    「我以為妳會把我變女孩子。」被化妝成美男子,我很訝異,這樣的打扮很常見。

    「我本來也有這種打算。」神宮奏嘆口氣,似乎放棄這次機會很可惜。「但女人的嫉妒是很可怕的,美麗的女人會招來男性的追求,卻更容易招來女人的怨恨;但是美麗的男人……會讓女人興奮尖叫,而讓男人產生複雜的念頭。」她奸笑,傳說中的「腐因子」蠢蠢欲動。「而且菲爾你還有一項神兵利器。」

    「什麼神兵利器?妳難到是要我當拿刀的神父?」這麼說我當然是想到了我的刀。

    「不,那東西是無形的,攻擊的是人們的心。」

    那是什麼鬼?

    「你有一種很可愛……讓人很想侵犯的特質。」這神兵利器可是男女通殺。

    ……─_─

    老實說,我高興不起來,讓人想侵犯的特質……那不是很悲慘嗎?

    我思緒轉回現場,望著天空飛過的南瓜馬車。

    秋之城所使用的交通工具是古色古香的轎子,轎夫是家禽生畜,聽說是為了讓身上的肉更結實,所以特地在牠們生前加以訓練,以便死後做成料理可以更加美味。最高級的轎子是由一種叫「白雪」的鴒鳥所抬的飛天轎子,大家稱為「皇家轎」,那租金可是貴的嚇死人。

    所有轎子在進入廚藝學院的範圍後,會立刻幻化為南瓜馬車。「皇家轎」則是幻化為飛天的南瓜馬車,還鑲縷花的。

    飛天而來的南瓜馬車在評審台前落地,接著走出五名相當有「份量」的評審──一看就是營養過剩,當評審也真難為。

    評比會場是一座宛如羅馬競技場的地方,學生們可待在外圈的階梯上觀看,並學習前輩們高超的手藝……手藝不高的話可是會被觀眾的噓聲逼至退場的。

    我看這滿滿人潮,不知道這些人是來學習的?還是來搶證照的?

    「評比第一項,花料理,請考生以花為主題創作出令人心喜的料理,限時兩小時,開始。」評審宣佈後,考生們便動手開始製作。

    我和那西斯或立或坐待在觀眾席位置,其他人則隱身於暗處分別行動,這是預防身份曝光的方法。

    偽裝成咒術師的神宮奏萬一不得已拿出弓,可是會被認出來的。而月娃也跟著她互相支援,神聖結界教她給發展成了可轉移至符令上,就連影姬的黑暗支配也能做小小的轉移──影姬自從第一次出場後,每天都要跑出來晃晃才開心,所以大家也常常見到她,除了剛開始較難以相處之外,現在她也變得跟大家很要好了。

    亞里恩既然是偽裝成忍者,當然暗器也跟著變成忍者專用,這對他不成影響,只不過要當忍者就要當得徹底,所以他也隱身在暗處支援大家。

    我轉頭看坐在台階上的那西斯,一腿伸直、一腿曲起,左手放在屈起的左膝上……以男人來說是很帥氣的坐姿,但以一個女人來說,則率性過頭,說白點就是粗魯,而他現在是男扮女裝。

    那西斯輕揚起唇,突地一把拉下菲爾。

    我跌坐到那西斯腿上,轉頭便見到那張原本就邪魅的臉,畫上女妝配上笑容後更加邪惡了,彷彿渾身佈滿咒文的黑蛇,讓人想一掌拍死呀。

    「一直盯著我看,是不是發現更加迷戀我了,嗯?」他抓住菲爾下巴讓他無法退開,臉也跟著靠近。

    我一手推著他臉阻止他再靠近。「從來就沒迷戀上你,哪來的『更加迷戀』?」他腦子進水了是不是,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對我動手動腳。

    「妳看妳看,女攻男耶!」附近傳來小聲驚呼。

    「現在是女男平等的時代,這有什麼好稀奇的。我比較好奇那女的是吃什麼長大,居然比男人高大。」

    「是那個白髮男人太嬌小了啦,看那個樣子,連我都想推倒他,好萌呀∼∼」

    聽不下去了,我掙開那西斯,才剛站定,腰又被摟住,他也黏了上來。

    「難得獨處,你說我怎會輕易放過你呢?」他的臉又靠了上去。

    我推開他,「你沒看到旁邊這麼多人嗎?」而且都睜大眼看著我們,丟人吶!

    那西斯才不管這些電燈泡,最主要那幾隻不在就好,這千載難逢的偷香時刻他要是放棄了,可就枉費他犧牲色相再次扮女人了。可不愧是菲爾,居然這麼輕鬆就能推開他,想要以力量降伏他是不可能的。

    咚咚咚咚!幾支暗器阻止了那西斯又要伸過去的手,看那些鑲入石階的手裡劍,肯定是亞里恩投的。

    『那西斯,敢對菲爾大人出手,下次暗器會直接鑲在你頭上。』亞里恩的警告從隊頻傳來。

    『哼,我會被你這三腳貓功夫傷到嗎?』不反駁就不是那西斯了。

    亞里恩直接再扔幾個暗器當回答,那西斯閃也不閃,幾根紅色髮絲跟著左頰的血絲落下。

    『奏姐姐,不阻止他們嗎?』月娃憂心的聲音也從隊頻傳來。

    『阻止哪個?阻止亞里恩別亂那西斯好事?還是阻止他們打起來?』神宮奏期待看好戲,當然不想阻止。

    我朝天翻個白眼。

    『就算你們忘了我們此行的目的,也請千萬記得,不要做出暴露身分的事。』我嘆口氣,『甜美公主隊,應該也來到秋之城了。』我可是通緝犯呀!

    隊頻一靜。

    『菲爾,害怕的話奏姐姐全天候陪著你。』不懷好意的溫柔笑聲。

    『不必了。』她唯恐天下不亂的,我傻了才給她整天機會整我。

    『菲爾大人,星夜一朝您過去了,請小心點。』

    『星夜一?』我轉頭,立刻看見一個造型跟我非常非常相似的男人走來。『沒見過。』但看那眼神,是在瞪我呀!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