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X格 ∼雷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改完公文,伸個懶腰後,看了眼時鐘,嗯,已經下午5點啦?

    這時候去找魔獄鍊劍好了!

    決定好了事情,我拉開門,走向練劍場。

    走著走著,卻發現了不對勁,通常距離練劍場10公尺以內都聽的到劍劍相擊的聲音才對,可是我都已經看得到練劍場的大門了,卻連一點點聲音都聽不到

    「再來一次!」噢,聽得到交談聲。

    不對!剛剛那聲喊叫我家快走路的速度,不消幾秒便來到了練劍場的大門,我外一拉,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銀白色的劍,而是不斷飛舞的燦金髮色。

    這燦金髮色的主人.格里西亞,正向魔獄騎士長舉著劍我的天,光明神你讓格里西亞怎麼了?

    還沒思考完,便看到格里西亞舉著劍衝向魔獄,後著臉上帶著無奈的語氣,對格里西亞衝過來的劍峰只有閃躲。

    這時,魔獄好像注意到我了,拼命朝我丟救命的眼神。我嘆了口氣。

    「格里西亞。」我淡淡的叫了一聲,看到他的身子一僵,我、我居然會有不捨的情感?!

    「繼續!羅蘭!」格里西亞又重新舉好劍,連回頭都沒有看我一眼。

    真是、真是氣死我了!我衝上前,把他的劍打掉,然後硬是把他的身體轉過來,看到他臉上面無表情時,我一愣。

    「怎麼了?」通常他面不帶微笑嘴不掛廢話時就代表沒好事。我的常識這樣告訴我。

    格里西亞沒有回答我,只是掙脫開來,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出練劍場。

    該死!格里西亞一定有什麼事!我轉頭問:「魔獄騎士長,不隻太陽為何來找你交流劍術?」

    魔獄一愣,搖頭說:「我也不知道,送完公文去暴風房間之後我就看到格里西亞臭著一張臉,看見我時就拉著我說去練劍。」

    這下子,我更迷惑了。不只瞞著什麼事,而且還讓他很生氣?

    我對魔獄點點頭,然後示意他今天的比式暫停。

    走出練劍場,正想到太陽房內問發生什麼事時,卻在自己的房內聽到一些聲音,該不會

    「太慢了,這不是雷色.審判該有的速度吧?」他如此的問我,臉上還是不高興。

    「你怎麼了?」直接問比較快。

    「哼!」格里西亞甩頭,不鳥我。

    也不知道自己在對誰耍脾氣真是讓人郝氣又好笑的個性呢!我走到格里西亞旁邊,跟著坐下來,盯著他。

    「...幹麻?」格里西亞這時也看著我,我看出他眼裡的不自在。

    「沒有阿,想說堂堂的格里西亞.太陽,居然會想要瞞過審問罪犯時年的雷色.審判。」

    太陽冷哼一聲,也說:「也想不到堂堂的審判騎士,居然會跟寒冰騎士有一腿。」

    「什麼?!」我的老天!太陽、太陽他是在吃醋嗎?

    太陽繼續說:「阿阿,更扯的是,暴風說你去過寒冰的房間無數次了,每次你出來都帶著笑容!!」

    希歐.暴風!!你就不要被我逮到!

    「審判!」太陽低吼了一聲,說:「如果你說你剛剛是在想寒冰或是公文的事,就算我打不過你,我也會想辦法陰你!」

    太陽氣炸了,害我不禁脫口而出:「我正在想暴風。」

    太陽吃驚,他愣愣的說:「挖靠,3P耶,真不容易,身體沒事吧?」

    我微笑,這下有得玩了。「耶?是4P吧?」

    太陽的反應跟我預測的一樣!他疑惑的說:「4P?另一個人哪來的?」

    我把臉貼近太陽的臉,一字一字緩緩的說:「就是說呢那一個人如果想要只跟我的話,我也不會反對的歐!」

    太揚先是疑惑了一會兒,然後阿的一聲,氣的說:「雷瑟.審判!」

    我笑了笑,說:「闖旁邊櫃子的地2格有一盒籃梅餅乾。」

    太陽立刻笑了出來,說:「光明神的仁慈下,蘭梅的收穫真好,感謝審判其友愛的食物。」

    看著太陽迅速的拿走蘭梅餅乾,心裡也絕得舒坦多了。

    雖然不是隱瞞事情,可是至少可以把誤會解開,那也不錯。

    「太陽,雖然不能正大光明的說喜歡你。可是...」審判凝視著太陽走出的門,說:「帶領我們前進的太陽阿,你一路上將讓我捍衛,這樣,我就足夠了。」

    捍衛,也是保護,我的太陽。

    -*-*-*-*-*-*-*-*-*-

    (噴死)

    我最不擅長就是寫BL文!

    該死的這篇很爛,希望大家看了別把電腦雜壞。

    雖然抱歉,可我還要繼續寫!

    雷格就這樣,我會在出,可是事不是雷格就看下次吧!

    灼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