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魔藥學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早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在我臉上,我微微皺眉,不情願的醒了過來,坐起身,掀開淡銀色的床紗,發現隔壁床的妙麗早就起床了,她坐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著《一千種神秘草藥與蕈類》。

「阿,夜色,妳起床啦?我幫你從大廳拿了點三明治和果汁回來,在桌上,等一下八點要和葛來分多上兩堂魔藥學,下午則是變形學。」妙麗坐起身對我說道,

「恩。」我拿起長袍,往浴室走去,突然有一陣冰涼觸碰的我的手腕。

Isaac爬上我的手腕縮成手鍊狀,便停止不動,我看了一眼,聳聳肩,走向浴室換好長袍,便開始吃起了早餐。

早餐是火腿加生菜的三明治,比起東方那些美味的蒸、炒、煎、煮來說,實在是讓人提不起食慾,難怪那些同人文中的前輩都要去教家庭小精靈怎麼作中式餐點,我是不是也該效仿一下?

放下只咬不到三口的三明治,慢慢的啜起了果汁,將果汁喝了個大半,就起身拿了魔藥學所需的課本,抱起沉重的大釜,和妙麗一起走到公共休息室。

不得不說,斯萊哲林的公共休息室佈置的真的很漂亮,寬敞的室內有兩個火爐,不過現在還不冷所以沒有點著火,足以讓四個人合坐討論的玻璃桌都被蓋上了銀綠色的桌巾,上等的布料大大的鋪在地板上,所以即使坐在地板上也不會覺得不舒服,四散的沙發巧妙的擺放著,不會擋到人。

當我和妙麗走到公共休息室的時候,還有一些人優雅的吃著早餐,果然是純血貴族就讀的學院阿。

「夜色!」哈利從一張沙發中坐起,和我們一起出了地窖,

「哈利,如果等一下不想丟臉的話記住這些話,一飲活死水,牛的身上,都是烏頭。」我輕輕打了個呵欠,跟哈利說著,

「什麼意思?」他皺眉疑惑的問我,

「記住就好了。」我說

斯萊哲林離魔藥學的教室很近,走沒幾分鐘就到了,根本沒機會迷路。

進了教室,我拉著妙麗和哈利遠離奈威和榮恩的位置,在後面坐了下來,沒多久,蛇王翻飛著他的黑色長袍陰沉的走了進來。

照著一般老師上課的習慣,點起名來,在點到哈利的時候特別停頓了。

「哈利.波特,阿,是的──我們這邊的新名人啊!」斯內普輕聲的說道,

「你們到這來,是為了學習調配魔法藥劑的精密科學與正確技術,我這裡沒什麼機會給你們傻呼呼的揮動魔杖,因此有許多人想不通,為什麼這也算是魔法。」蛇王的聲音不算大,但是卻能清楚的讓每個地牢裡的學生聽到,

「我並不期待你們會真正了解,一鍋細火慢燉,咕嘟咕嘟冒著白煙的深釜所特有的美感,或是那些爬進人類血管,混亂他們的心智、迷惑他們感官的液體,有著多麼妙不可言的魔力……我可以教導你們如何萃取名聲,熬煮榮耀,甚至阻止死亡──前提是,你們不能像我常常教到的那些蠢貨一樣愚昧!」崇拜,這開場白永遠是魔藥學這堂課上的經典名句,是的,也許我和蛇王一樣熱愛魔藥這樣的熬煮過程,因為它能在無聲無息之間偷走對方心靈深處的秘密,也能讓對方永遠的保守秘密──死人是最佳的保密人,魔藥對前世是殺手的我而言是很獨特的武器。

「波特,如果我把水仙球根粉末到入苦艾汁,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斯內普教授突然發話,

「呃,我想是一飲活死水,先生。」哈利瞄了我一眼回答,

「如果我要你去找一塊毛糞石,你要去哪裡找給我?」

「牛的胃裡?」哈利不確定的背著,

「那麼,隆巴頓,告訴我,附子和牛扁有什麼不同?」斯內普教授也許見到不能為難哈利便轉向找葛來分多的碴,

「我……我不知道,先生。」奈威緊張的望著斯內普。

「我想你沒有翻開過課本是嗎?隆巴頓先生?葛來分多扣十分,因為沒有事先預習!」

「佛羅倫斯小姐,告訴我附子和牛扁有什麼不同?」我有點驚訝斯內普竟然會朝我發難,不過也無所謂,

「我想它們沒有什麼不同,都是同一種植物,並且他們還有另一個稱呼叫做烏頭,先生。」我有禮的答道,

「斯萊哲林加十分,你們怎麼不把這些都給抄下來?」蛇王超強的冷氣一掃,整個地牢的學生連忙抄起了筆記,發出摩擦羊皮紙的聲響,

「今天要製作的是最簡單的魔藥──疥瘡藥水,過程都在──黑板上。」斯內普揮了一下魔杖,特有的字體出現在黑板上。

「而所有的材料都能在──櫥櫃裡找到。」他再次揮動魔杖,旁邊擺放整齊的櫥櫃一一打開,

「你們只有三十分鐘的時間。」他冷冷的說道,

「夜色,你們家有預言家血統嗎?」妙麗偷偷的問著,

「算有吧?去拿材料吧。」我有的不是預言家的血統,只有一套名為Harry Potter的書。

我從容的起身,拿好所需的材料,其實疥瘡藥水這種東西在家裡已經調過了,算是魔藥入門,不過就是一劑連大釜都炸不起來的藥劑,當然,衝動的葛來分多也許會發生一點什麼樣的小意外也不一定,我有點邪惡的想著。

我慢慢的磨碎藥材,輕輕的倒入大釜,慢慢攪拌,小心翼翼的控制著火候,魔藥學是一門很講究魔力控制的課程,每個人的魔力性質不同所需的攪拌次數也不太一樣,看見藥水慢慢的呈現完美的淡藍色,右邊的妙麗還一臉疑惑的翻著課本不懂為何她的藥劑是深藍色的,而哈利……沒把大釜炸了就很慶幸了。

「斯萊哲林加五分。」斯內普教授看著我的藥劑淡然的說著,

我輕輕笑了一下,而後眼角瞄到奈威把黑甲蟲的眼睛倒進他的大釜裡面!

梅林!黑甲蟲的眼睛根本不在材料裡面!而且它含有極多不穩定性的物質!可能會產生……不,是一定會產生爆炸!

「盔甲護身!」我當機立斷抽出魔杖在斯內普身前放了個護身咒,讓所有的斯萊哲林免於爆炸的波及。

「碰!」聲音來自萬年不變的大釜殺手。

「阿──」尖叫聲來自葛來分多,

「該死的葛來分多!」某教授咬牙切齒的怒吼,

事後,好幾個人被送進了醫療室,因為臉上被四散的藥水噴濺而長出的膿包,為此,斯萊哲林那些愛面子的貴族都十分感激我及時的護身咒,而也成為了魔藥學史上,第一個被加了二十五分的學生,即便我是被偏心的斯萊哲林。

之後的變形學上得很順利,我很輕鬆的變出了有精緻雕紋的銀針,妙麗和我順利的被麥教授加了十分,今天是挺順利的一天。

「佛羅倫斯小姐?」大廳用餐時期,斯萊哲林的一名級長走了過來,

「有什麼事嗎?」我放下刀叉。

「希望你今天晚上能參加斯萊哲林的一年級首席挑選賽。」他如此說著,

「我拒絕。」我冷冷的答道,所謂的勢力就是被盯上的標靶,槍打出頭鳥,這是所有中國人都知道的。

「但是你具有首席的實力。」他不放棄的勸說著,

「但是我沒有當首席的野心,我相信跩哥會很適合這個位置的。」我慢慢的答道,拿著哈利遞來的沙拉吃了起來。

「佛羅倫斯小姐,如果我當上首席而沒有首席的實力,我相信斯萊哲林們也不會信服的。」經典的詠嘆調,跩哥懶懶的走到我面前,鉑金色的頭髮被固定在耳後,灰藍色的雙眼直視著我,那眼光有著不馴。

「但是你擁有讓他們信服的手段,不是嗎?」我挑眉。

「哦,是的,真遺憾你不能參加。」跩哥擺擺手,離開了。

「夜色,多吃一點,你今天根本什麼也沒吃。」妙麗擔憂的望著我盤裡咬不到三口的牛排,和擺在一旁只吃幾口的沙拉。

「不會餓死的。」我啜著檸檬汁說道,

「妙麗,明天早餐我們一起吃,一定要讓夜色吃到東西。」哈利很可愛的握著拳頭信誓旦旦的說道。

唉!那今天該去一趟廚房找家庭小精靈了。

就算犯校規也絕不能像愚蠢的葛來分多一樣被抓到───來自 西弗列斯•斯內普的院條。

晚上,我偷偷的溜出地窖。

讓幾隻蠱蟲爬出體外,命令牠們在前面探路,很輕鬆的躲過了皮皮鬼和拿樂絲太太。

我站在廚房的路口,搔了搔畫裡的梨子,好吧!你不得不承認這個動作是挺蠢的。

進到了廚房,每個家庭小精靈都驚訝的望著我。

「請問,有什麼事嗎?」其中一個小精靈顫顫的說著,

「我來教你們食譜,以後我偶爾會過來要這些東西吃,當然你們也可以變換一下霍格華茲的菜色。」我走上前,要了一把菜刀,動作迅速的做出三杯雞、紅油炒手、九層塔炒蛋,還有一鍋皮蛋瘦肉粥,轉過身來,隨手變出一張羊皮紙,將這些菜色的食譜寫了上去。

「你們做出來的味道要像我的一樣才行!還有,明天我想吃這鍋粥,所以早上直接送三碗到我的寢室來就好。」我指了指那鍋香氣四溢的粥。

「是的,是的!主人,謝謝您的慷慨,我們將會做出更多美味的菜色!」小精靈們十分激動的拿走食譜,複製出很多份,讓所有小精靈分成一組一組研究食譜,甚至有些還淚流滿面的試吃我做出來的料理,對於料理我當然是相當有自信的,前世的訓練不是假的,舀了一碗粥,在旁慢條斯里的吃了起來。

而在我吃貌似是宵夜的時候,小精靈們都會過來問一些細節地方,為了以後的生活,我很努力的解釋著,讓小精靈們感動不已,吃完吃後我甩甩手,叮囑明天的早餐之後,便一來的時候的方式,回了軟軟的大床,我期待明天的早餐。






***

是說,這張卡文卡的很嚴重,所以現在才發,抱歉黑∼看我那嚜辛苦生文出來就要多多支持阿~~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