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漾短篇 舞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旋轉,一個迴身,又是個漂亮的擺盪,華麗的蓬蓬裙隨著動作四處綻放,燕尾服流暢地穿梭在其中,每個人都漂亮地譜出舞步,衣服也不甘示弱的盡情綻放自己的光采。

    而他,禇冥漾,正坐在角落盯著舞池中央,而嘴裡……咬著食物。

    開什麼玩笑,這食物比平常的學校午餐還要精緻,蛋糕什麼的甜點他早就全收括一圈了,現在還在等下一『攤』的到來,今天不吃爆自己的胃不歸啊!

    這是大學部四年級的畢業舞會,但卻是非開放性的,四年級只能邀請一位伴侶或許同伴一同參加舞會,而他現在會在這裡只是因為冰炎舉著腳逼他來的,不然他根本就不想來啊!

    誰想要參加不跳舞就會被……追的舞會啊!?雖然冰炎跟他保證,如果真的沒人要跟他跳舞的話,他就『勉為其難』的就陪他跳一段。

    還真是謝謝你的『勉為其難』啊,也不想想到底是誰把我帶來這的?褚冥漾激動地在自己心中吐槽。

    為了死而無憾,(打死他也不要跟學長共舞,天知道會被什麼奇怪的光波給射死?重點是他不太會跳舞,踩到學長的腳他也不用活了。)現在的他正拼命地品嘗(或是塞?)精緻的糕點,這樣就算被……宰了,他也心滿意足。

    把盤中最後一塊蛋糕給吃掉,褚冥漾滿足地拍拍肚皮,稍做了下休憩。

    他又將視線移轉到舞池中,那最顯眼的人身上。

    美麗的銀色長髮卻又參有一戳紅,現在隨著身體的擺動全都混雜在一起,這又是另一種美。

    那人面無表情,但只要仔細一看,就知道當事者有些不爽,原因無他,就是現在跟他共舞的是他最討厭的董事長之一──扇董事。

    原因褚冥漾不知道,只知道扇董事在跟冰炎耳語的時候,冰炎突然臉色劇變,然後帶著陰沉的臉,很『紳士』的把扇董事拉進舞池開始跳舞。

    相較於冰炎的不爽,扇董事倒是很陶醉於這場舞會,尤其是當眾多女士朝她發射不善光波的時候,她會挑釁的望回去,臉上透漏著根本就是『興奮』兩個字。

    扇董事啊,妳不要吃飽沒事挑釁學生好不好?這樣那些學生很可憐耶,等等要去圍堵妳還會被妳打得很悽慘。

    這時,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尾音還悠揚地迴盪在大廳裡,但冰炎已經放開扇董事的手,一道眼光馬上射向坐在角落的褚冥漾,這讓禇冥漾不禁背脊發寒,恨不得馬上逃離對方的視線,要不也該多塞一些蛋糕才行。

    下一秒冰炎就邁開腳步往褚冥漾走去,讓他根本不管亂動,在原處正襟危坐(雖然他很想逃跑,但跑得了他就可以當黑袍了!),不曉得對方到底是想到了什麼要過來他這邊。

    但在冰炎沒走幾步路後,馬上有一群女生圍上去,爭先恐後的要邀他一同共舞。

    褚冥漾因此鬆了口氣,他趕緊拿起拖盤快速的往甜點區移動,然後神速地把新擺出來的甜點都各拿一個到托盤上後,就溜到大廳外的陽台去,而這兒看不到舞池。

    今晚學院的天空依舊美麗,晚風依舊宜人。

    他小心地將托盤放在陽台的白色欄杆上,挑了個有咖啡色奶油點綴的吃了起來。

    「褚。」

    背後突然有人這麼叫他,讓他嚇了一跳,一轉身就發現藥師寺夏碎站在他身後。

    「夏碎學長?」禇冥漾遲疑了下,他左顧右盼,接著問:「千冬歲沒跟你在一起嗎?」

    夏碎為此苦笑了下,「他說拖盤不乾淨,要拿去消毒。」

    禇冥漾為此不多做什麼評論,默默地又往嘴裡塞了塊蛋糕。

    接著他像是想到什麼,趕緊吞下嘴裡的蛋糕對夏碎說:「夏碎學長,恭喜你畢業了。」

    「謝謝你,褚。」夏碎溫和的笑著,接著他跟褚冥漾一樣靠上了白色欄杆,抬頭望著星空。

    「時間過得真快,馬上我們就畢業了呢。」邊說他邊將手放在褚冥漾的頭上搓了搓,「你們很快也會畢業的。」

    褚冥漾含糊的嗯了聲。接著他們之間尷尬的沉默下來,而褚冥漾又偷偷的摸了一塊蛋糕。

    「褚,你是不是在躲冰炎?」夏碎突然打破沉默這樣說。

    褚冥漾心頭一驚,反射性的鬆開了手,手中的蛋糕因此掉落到地面。精緻的蛋糕敵不過地心引力,整個散落在地板上面。

    「哈哈,夏碎學長你在說什麼。我幹麻躲學長?正確來說就算我想躲,學長也一定找得到我,可是我就不一定……」他的尾句幾乎就消失在夜晚的風中,心裡沒來由的發悶。

    時間過得真的很快,從冰炎恢復原來身體過後,轉眼間竟然已經過了五年了,如今冰炎也要從大學部畢業了,從此離開學院,而他褚冥漾竟開始感到寂寞。

    畢竟他們已經相處了七年,而他也下意識的有事就找冰炎,想到以後的日子他就算想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他就沒來由的覺得難過。

    自己明明早該獨立的,現在的他連自己都感到丟臉,所以他才下意識的不想讓冰炎看到這樣的自己。

    夏碎笑了笑,又用手搓了下褚冥漾的頭,他道:「我們只是畢業,又不是不會再見面。」

    褚冥漾當然知道,但冰炎是黑袍,平常在學院十天就有八天不在,何況是畢業以後?

    而他也不敢像以前一樣沒事找冰炎,誰知道這個工作狂有沒有在除了工作時間外好好休息,他哪敢去打擾。

    「褚。」

    熟悉的一個叫喊讓褚冥漾身子一僵,他一抬頭就對上冰炎帶著殺氣的眼神。

    「學學學學長。」

    接著夏碎很沒良心的說了聲:「千冬歲在找我。」然後就這麼離去,留下他跟冰炎。

    「為什麼躲我?」夏碎離去後,冰炎就劈頭問了敏感的問題。

    「我……」

    「如果答案很腦殘的話我就把你種在這。」

    褚冥漾馬上閉嘴。他委屈的想,幹麻問別人問題,還要威脅答案內容的?

    對此冰炎不屑的嗤了聲,他走到褚冥漾的旁邊,站在夏碎方才站的位子。

    他們就這樣一個背對著星空,而一個面向星空,並著肩站在一塊。

    靜默了一會,褚冥漾垂下頭,吶吶的道:「學長……」

    「嗯?」

    「那個,以後……你會是住在無殿嗎?」

    冰炎一秒反駁:「不可能。」

    「呃……那、那是冰、焰谷的哪一個?」

    「都不是。」冰炎勾起了一抹詭異的笑容,「你問這個做什麼?」

    「就、就是,我想……」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頰似乎燒了起來,「以後如果可以,就去拜訪學長……如、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冰炎哼了聲,「那你躲我的原因呢?」

    「欸?」沒想到話題又被扭回原處的褚冥漾一愣,思緒一下又被拉回方才與夏碎談到的事情,沒來由的就鼻頭一陣酸。

    他趕緊轉身背對冰炎。

    欸,這樣很丟臉耶。褚冥漾這樣告訴自己。

    「褚?」

    冰炎充滿磁性的聲音在褚冥漾的耳邊像炸開一樣回盪,這讓他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

    與冰炎一同的回憶頓時全部湧上,他不能控制自己去回想,那快樂的、悲傷的、恐懼的、溫馨的,那一切的一切就像昨天才發生過一樣。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在他深刻的回憶裡,冰炎一定不會缺席。

    一想到冰炎即將離去,而未來的生活可能就不會再有這樣,有著冰炎的深刻回憶,他就覺得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崩解。

    感覺很討厭,討厭這樣想的自己。

    「褚……」現在冰炎就站在他身後,他其實很想逃,很想逃離這令他尷尬又難過的人。

    褚冥漾垂著頭,難過地深吸了一口氣,接著他鼓起勇氣轉身,用力地扯出自己最燦爛的笑容,但他知道現在的自己看起來一定很假。

    褚冥漾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盒子,是用紅色包裝紙包裝精緻的禮物。

    他將之遞給冰炎,笑著說:「學長,恭喜你畢業。」

    但冰炎並沒有伸出手接下盒子,只是挑眉看著褚冥漾,這讓他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對上冰炎透著嚴厲卻是關心的眼神,不自覺地一震。

    褚冥漾笑容全垮下來了,他幾近粗暴地把禮物盒塞進冰炎的懷裡,下秒他雙手按上白色的欄杆一個漂亮的翻身,躍出陽台,跑離會場。

    「褚!」

    褚冥漾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不過是畢業而已,為什麼情緒起伏會如此大?

    他明明知道又不是永遠不能見面,卻又覺得好像有什麼聯繫會隨著冰炎畢業就這麼斷掉。

    他不要……他不喜歡這樣。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跑了多久,直到一個小庭院他才停下腳步。

    停下來後,他瞬間腿軟跪倒在草地上,朝著滿天星斗大口大口地喘氣,而方才就飆出來的眼淚就淌落在臉龐兩側。

    褚冥漾垂下頭,雙手胡亂按揉雙眼,想要阻止更多眼淚掉落,卻徒勞無功。

    下一秒,在他還未察覺的時候,他就被人給攬進懷裡。

    「褚,抓到你了。」耳邊響起的是冰炎帶點戲謔的聲音。

    「學、學長……」褚冥漾慌亂地想要掙脫對方的懷抱,卻被冰炎抓得死死的。

    「再掙扎我就把你種在這!」後頭傳來嚴厲的聲音,成功讓禇冥漾立刻停止無意義的掙扎。

    「為什麼要跑?」冰炎平淡的問,聽不出情緒是什麼。

    「這、這個,那個……」褚冥漾拚命的想找理由矇混過去,可是他想到的都是很蠢的回答。

    「什麼這個那個的。快說!」背後的大魔王卻已經不耐煩地下達不容置疑的命令。

    「對不起!」褚冥漾下意識的護著頭大喊:「我只是覺得這樣的自己很丟臉不想讓學長看到而已!

    「喔?」冰炎提起的音調像是聽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一樣,繼續誘導的問:「那你怎麼了?」

    「我、我……」褚冥漾有些掙扎,最後像是洩了氣般道:「因為學長要離開學院了,我很難過。」在當事人的面坦承,他覺得很羞窘,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兩頰都燒了起來。

    「嗤。」身後的人卻不屑的發出這個氣音。

    「喂!」紅著臉,褚冥漾委屈的喊:「那是什麼反應!我真的很難過耶!」他也不想要那麼難過好嗎?

    可是……可是一想到就覺得心臟在抽痛。褚冥漾自己根本不知道這代表什麼。

    「哼。」冰炎冷哼了聲,接著他粗魯地把懷中的人兒跩到正面,不由分說的就吻了上去。

    情況突然朝著奇怪的地方發展,讓褚冥漾有幾秒反應不過來。

    他被學長吻了!?他的腦袋中只剩下這個。

    下一秒褚冥漾的腦袋就從當機換成尖叫。

    啊啊!舌頭伸進來了!!

    冰炎將舌頭伸進褚冥漾的嘴裡,靈活的舌頭很快就捲到另一個畏縮的,他用不容拒絕的氣勢開始侵犯他,不僅捲走對方的空氣,還灌入自己的氣息。

    冰炎雙手禁錮著褚冥漾的腰,而褚冥漾則是用手臂抵著他的胸膛掙扎著。

    褚冥漾覺得自己快喘不過氣來了,他被迫吸入二氧化碳,但讓他窒息的是對方霸道的氛圍。

    似乎感覺到自己的不舒服,冰炎稍稍鬆開了原本貼緊的唇,讓他得以喘口氣。

    「哈啊……學…長……唔……」

    才剛喘口氣,冰炎又將他的嘴堵住,褚冥漾被迫再度吸入對方的味道。

    褚冥漾不知道多久後冰炎才停止吻他,他只覺得腦袋缺氧,整個人昏昏沉沉的,身子像是要飄起來般虛浮。

    冰炎低下頭在褚冥漾的耳邊輕喃:「我颯彌亞•伊沐若•巴瑟蘭,以這個吻為誓,對妖師褚冥漾不離不棄,直到生命終結。」

    欸?什麼不離不棄?現在是在演哪一齣?

    哈哈,冰炎一定是在開他玩笑,對了,今天是愚人節對不對?

    他媽的現在已經六月了不是四月一日啊!

    那是怎樣?

    啊,學長一定是認錯人了!

    不對啊!他剛剛明明就是喊自己的名字!

    褚冥漾覺得腦中的CPU快燒壞了,他跟學長的思緒完全搭不上線。

    冰炎忽然冰冷的道:「褚,你的表情腦殘得很煞風景。」

    「對不起!我馬上閉腦!!」

    冰炎低笑了幾聲,讓褚冥漾臉又紅了起來,直覺得自己一定是被整了。

    「褚,你送的禮物我很喜歡。」冰炎看著戴在自己右手中指上的戒指,樣式是兩個環相交扣在一起,在交會的中心點有一顆紅色的水晶,而戒身上則刻有祝福的禱文跟冰炎的真名。

    他不曉得他的小學弟是從哪弄來這枚戒指的,但從上面除了禱文的力量外,他還清楚感受到另外個強烈的力量。

    他彷彿可以聽到妖師這樣說:『我褚冥漾以妖師之名祝福精靈颯彌亞•伊沐若•巴瑟蘭,在未來的路途能受到保佑,不會遇上危險,永遠平安。』

    而這個遲鈍的小妖師直到他畢業之前還是沒發現他跟自己的心意,卻還是下意識的想要為自己做些什麼,像是想要挽留住什麼,想要在對方身上留下些什麼。

    這些冰炎他都知道,他都將之收到眼底。

    當初義無反顧地為對方犧牲性命,而對方也奮不顧身的想要把他從安息之地拉回,那時候的他早就發現了……

    「學、學長喜歡就好……」褚冥漾真的覺得自己的臉頰快燒壞了,「那個,學長……你不用回去舞會嗎?」雖然他比較想問清楚剛剛的誓言是怎麼一回事。

    「因為我的舞伴逃走了,我只好把他追回來。」

    「欸?」褚冥漾傻傻的看著冰炎,對上冰炎難得溫柔的眼神,讓他又羞窘地垂下頭。

    冰炎卻突然站起來,也將褚冥漾拉了起來,他淡淡的說:「褚,你害怕的事不會發生。」

    接著冰炎伸出了右手握住褚冥樣的左手,左手則是抱著對方的腰,開始一步、兩步,踏出輕慢的舞步。

    褚冥漾傻愣地跟著對方的腳步移動,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風中的精靈為他們伴奏,譜出輕柔的音樂與他們共舞。

    星星溫柔的照耀著他們,月亮像聚光燈打在他們身上。

    「褚,告訴我你的答案。」隨著風,冰炎吐露著誘惑的言語。

    「答…案?」褚冥漾迷惑的重複。

    「我颯彌亞想要永遠陪伴在你褚冥漾身邊,你怎麼說?」

    「我……」褚冥漾像是被誘惑般,緩緩的回答:「我也……我也希望學長不要離開。」

    褚冥漾忽然覺得左手中指一熱,接著他發現在中指上竟然出現跟冰炎一模一樣的戒指。

    這時他才像大夢初醒般發覺事情不對勁,褚冥漾張大嘴瞪著揚起詭異笑容的冰炎。

    「你你你你……」到底對他幹了些什麼!?褚冥漾根本反應不過來,剛剛是怎麼一回事?

    冰炎鬆開抱住褚冥漾腰邊的手,慢條斯理的說:「好了,契約完成。」

    慢著!什麼契約?誰來跟他說明一下!?他剛剛是做了什麼危險的契約!?為什麼冰炎要笑得那麼詭異?

    褚冥漾用像看到鬼族一樣驚嚇的表情瞪著冰炎。

    冰炎的右手繼續緊握著褚冥漾的左手,甚至十指相扣,他勾起玩味性的微笑,用著危險卻媚惑的語氣道:「以後你就會明白的。」

    拐到人之後,再來就是讓這遲鈍的妖師發現自己跟他的心意了。

    [完]

    +那之後+

    「我說學長……這些行李是怎樣?」褚冥漾指著房間裡多出來的幾個箱子。

    冰炎態若自然的回:「噢,我沒跟你說嗎?從今天開始我就要搬來這了。」

    「你沒說!而且為什麼是搬來我這!?隔壁不是你的房間嘛!?」

    冰炎用像是看笨蛋的眼神看向褚冥漾,「因為我已經畢業了,不能再佔用學校的宿舍。」

    那就可以佔據他的房間嗎?褚冥漾默默地在心理抗議。

    「褚,你反悔了嗎?」冰炎邊問邊向褚冥漾走去。

    「反悔?反悔什麼?」褚冥漾下意識的往後退,卻忘了自己是站在門邊,一下就撞到了門板上。

    冰炎迅速地伸出兩手擋在褚冥漾的左右兩邊,並把彼此的距離拉到近乎於零,「舞會那天,你跟我做的契約,別說你忘了。」

    冰炎湊近褚冥漾的耳朵輕柔的說:「永遠在一起的誓言。」

    「欸──!?」褚冥漾瞬間滿臉通紅,「這、這個……」他根本就不曉得自己當天是怎麼了,契約可不可以打個折扣?不過褚冥漾很明白如果說出口一定會被他家學長種的。

    而且為什麼冰炎要跟他做這種契約?他根本就搞不清楚!!

    魅惑的話語又從冰炎的嘴裡吐出:「你怎麼說?」

    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臉可以拿來煎蛋了,一定馬上就會熟透。「我、我知道了啦!我沒有反悔!!學、學長拜託你別靠那麼進行不行!?」

    這次冰炎很乾脆的就挺起身,道:「那好,時間也不早了,睡覺吧。」

    褚冥漾鬆了口氣,但接著他就發現一個更大的問題:「學、學長,你、你要睡床上嗎?」

    「廢話!不然呢?」

    褚冥漾沉默了一秒,「那學長晚安。」他默默的移動到客廳的沙發。

    下一秒他卻被人給抓住後領,大魔王很乾脆的宣判:「你也給我睡床上。」

    褚冥漾真的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

    [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