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罌粟花•Bring time back-完 第十七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說不盡的言語,化為風的聲音,期盼能傳遞到,你心裡。

在黑夜的天際,月光依舊美麗,就像過去的記憶。

也許是傷心。

也許是甜蜜。



那個曾經。

讓我給你勇氣的星空下。

擁抱你心中的傷口。

等待,有一個奇蹟。

讓你忘記、忘記過去的難過。

失去後更珍惜擁有。



星空下,看見你曾經的執著。

散落的愛情已不回首。

永恆的星空,沉默。

或許一切不需要再說。

有天你會懂。



星空下,還可以感受的溫柔。

星空下,編織出來那一個夢。

星空下,擁抱你心中的傷口。

夢中夢,夢醒後不回首。

是你帶來的感動,如果可以再次看見你的笑容,離開後,不會再寂寞。

永恆的星空,沉默。

或許一切不需要再說。

有天你會懂。



「我想我們需要去一趟冰牙。」看著沉默的三位董事,沉默的墨月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該是把事情解決的時候了。」

「要去見颯彌亞父親?」雙胞胎異口同聲的說,然後互看說,「可是颯彌亞父親已經很久沒有回家了。」

「誰說一定要等到他回來才能把事情解決?何況我們要解決的人不只有颯彌亞王子殿下而已,你們惦記的那幾位王公貴族加長老不是也是該解決的對象嗎?」墨月一點教壞小孩的心虛都沒有,坦蕩的指示著他們,「先把他們解決之後再來解決你父親不是比較輕鬆嗎?」

這算危言聳聽吧?鏡和扇也互看得彼此,在彼此的眼中看見了一模一樣的想法,但是扇卻很快的把這個想法拋到腦後,「是愛情回首還是忘記過去,珍惜擁有?」

「我個人比較支持珍惜擁有。」墨月高舉反對愛情回首票,支持褚冥漾珍惜現在擁有,然後退一步的拉開距離。

「我支持順其自然。」鏡站在中立票,所以沒有動,「傘、漾漾,你們就不用表達了,你們不好決定立場的。」

一個是愛情、一個是徒弟,不管選哪個,就注定失去哪個。

不過大家的答案,心知肚明。

只是不好多說什麼。

可以說事情會變成這樣,他們幾個有很大的責任。

「我跟墨月一樣,支持珍惜擁有。」扇退一步的走到了墨月身旁,表示支持。

「我們跟鏡阿姨一樣,順其自然,颯彌亞父親是我們的父親,我們不好指責什麼,所以我們選擇順其自然。」牆頭草姐姐褚冥茵與牆頭草弟弟彌伊亞兩人也選擇中立的站在鏡的左右兩邊,「一切聽天由命。」



今天冰牙的清晨異常明亮。

碩大的床上唯一的主人恍恍惚惚的起床,不知為什麼,他們在昨天的時後突然決定回來。

很突然、沒有理由的回來了。

颯彌亞柔柔犯疼的太陽穴,覺得自己變得無法集中精神,而且有種不安的感覺。

這讓他想起了褚冥漾還在冰牙宮殿的時候,看著沉默不語的褚冥漾,他最想問的是──

褚,你有愛過我嗎?



沒有。

差一個字,卻會令人有不同的感受。

差一個字,卻是個完全不同的結局。

差一個字,就什麼都會不一樣了。

褚,我愛你。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