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248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相較之下,沒有衣服穿不過是件小事罷了。

    「衣服拿出來也沒用,因為不能穿了。」流賀連忙搖手表明不是靜的不對。「那些衣服不但溼了,還被靜給剪破了。」

    「溼了?被小靜給剪破了?」

    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的何曇差點從椅子上掉下來。

    「昨晚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預期中的追問比想像中來的慢上很多,但還是發生了,想逃想賴都不行。面對何曇遲來的盤問,流賀將昨晚到今晨所發生的事一一招來,唯獨他對自己渾身弄濕的原因,只用「不小心落水」來帶過,閉口不提關於琴弓的事。

    「所以你不小心掉落結冰的水池,而小靜為了把握時間救你,才把你帶到這裡?」

    在靜有自己的經濟能力之後,便從這裡搬了出去,一個人獨立生活,罕少回來這個家,不是因為流賀,如今恐怕她不會輕易進到這屋裡。

    何曇帶笑看著眼前的流賀。

    「然後你們就用身體彼此取暖了一整晚?」

    這回輪到流賀險要從椅上摔下。流賀脹紅著臉結結巴巴的想要辯解,何曇卻先開口了:

    「我家小靜很可愛吧?」

    「嗯。」

    何曇的發問很突兀卻認真,讓流賀不自覺地跟著點頭。

    「宇崎,我上次沒說過的,現在告訴你。想跟我家小靜在一起,我有兩個條件。」

    她在流賀面前輕輕舉起她那被譽為無價之寶的手指,雖然臉上還是掛著微笑,卻顯露出古典樂界女神不容推翻的威儀。小靜不是她的所有物,但她這個母親的依然有守護女兒的職責與權利。

    該來的果然還是會來,流賀偷偷嚥了下口水,用等待宣判的心情等著聽何曇開出的條件。

    「第一,別讓我太早當奶奶,我還沒有心理準備。第二嘛,如果你敢讓我的寶貝傷心,你就死定了。」

    就跟女兒靜一樣,何曇也擁有唱出美妙歌聲也不奇怪的嗓音,但最美麗的聲音也抵減不了她話裡的威脅意味,甚至是更加重了。帶男生回家也好、愛玩什麼招也隨個人喜好,但再開明的家長,都會有底線,而這兩個條件,就是她的忍耐限度。

    何曇雖然是笑笑的說,但流賀確實感受到裡頭的不容抵抗,尤其是第二個條件,他真心覺得一旦他違背承諾,她會說到做到。

    何曇的第一個條件讓他羞赧難當。一直以來不管他有多喜歡靜,都極力壓抑,不讓自己冒然跨越那條界線,他其實有所顧慮,並不想跟靜進展得那麼快,但今早的情境實在太叫人難以喊停,若非何曇剛好回家,事情一定不可收拾,何曇若再晚回來一點,她的女兒或許真的就要被人吃掉了。

    不用何曇的警告,流賀已經暗自告誡自己上千次,那樣的失控絕對不能再有第二次。至於第二個條件也同樣,靜的每一滴傷心的眼淚都比硫酸直接滴落在他心上還讓他心痛,他是無論如何也不想讓他摯愛的女孩受到傷害。

    流賀先是以誠懇的眼神注視何曇,然後用肯定的語氣回答:

    「我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何曇點了下頭。

    「記住你說過的。」

    在這裡,流賀忍不住生出一個疑惑:「妳為什麼要支持我?因為我們以前就認識的關係嗎?」

    不是他自信不足,才有為何「偏偏是他」的疑問,而是圍繞在靜身邊的追求者太多,就客觀條件而言,他還不至於自信過剩到認為自己優秀到勝過任何人。

    雖然靜自己不以為,但流賀其實很明白何曇愛女逾過生命,要將寶貝女兒交到別人手中,一定會十分慎重,她的揀擇標準是什麼?又為何是他雀屏中選呢?他高興固然高興,仍是不禁想要一探究竟。

    「你還記得我們上回在我的演奏會後台碰面的事吧?」居然問她這麼簡單的問題,何曇笑出來。「你以為以她那種彆扭的性格,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的帶個男生一起來見我?」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