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222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世界三大博物館之一的大都會博物館,館內珍品無數,搜羅收藏了古今中外意義、價值皆不婓的藝術品,無一不是由人類盡其全力甚至投入靈魂才得以創作出的美麗精品。寬敞的西洋繪畫展區內,有歐洲古畫陳列在畫廊左右兩邊,在來來去去、走走停停的賞畫者們中有一對年輕的男女,雖然刻意壓低的帽子遮住了少年少女大部份的眉眼,服裝也低調沉斂,但他們突出的氣質與容貌還是吸引了不少注意。

    自從兩人來到畫家Giovanni Paolo Pannini的作品「Ancient Rome」前方之後,便佇足這裡,不再移動。

    「為什麼美好的事物總是會消失?」

    看著數百年前的畫作、畫作裡數千年前的遺跡,靜似有所感的說。

    就像是他們之前也經過過的那些西亞、埃及、希臘文物展區,那些古文明都已經從世上消失,僅留下破碎不全的殘骸,即使如此,它們的美麗與偉大依舊懾人。

    這樣帶著哀傷的美麗,在這座博物館內隨處可遇。不只是這裡,世界其他地方的博物館、紀念館、遺跡地也都滿載著這美麗的哀愁。因為太過美麗,所以才會消失嗎?

    沒有錯,這正是這世間的常理。

    所有的東西終有一天都會消失不見,尤其是美麗的事物,消失的速度更是快得使人措手不及,徒留感傷惋歎。

    「不會的。」

    流賀出聲。

    轉頭看此時忽然開口說話的他,流賀對她露出笑容,語帶堅定:

    「妳不會消失的,靜。」

    靜怔怔的望著流賀。

    他出乎意料的話讓她一時之間無法思考,也說不出話來。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靜才聽見自旁邊傳入耳中的聲音。不過發出聲音的並不是流賀,而是別人。

    對於自己怎麼會在瞬間裡腦袋裡陷入一片空白的理由,靜無暇深究,她再度轉頭,視線移向那個朝她出聲的人。

    對方快步向她走進,兩人之間原本還有的兩三公尺距離迅速被縮短。

    「Angel?」

    那人一邊走向她,一邊說:「是妳嗎?Angel?」

    他是個瘦瘦高高的西方青年,大概二十歲,看上去就是個一般大學生的模樣。

    本以為又是有人來搭訕,而且還很不長眼的徹底不理他這個做「男友」的存在,不過流賀察覺到他閃閃發亮的目光中,更多的是遇見故人時的驚喜。

    「妳還記得我嗎?Angel。」青年用英文說。「我是史帝夫。」

    對方報上姓名,雖然靜的臉上露出了些許意外的表情,但她還是點了頭,這證實他們確實相識,並非是那位仁兄故意以裝熟的方式來搭訕女生。

    面對史帝夫,靜鬆開原本與流賀相握的手。

    「好久不見,妳最近好嗎?」史帝夫笑了一下。「因為好久不見,一開始還不確定到底是不是妳,聽到妳的聲音後我才敢肯定。」

    在東方人中她的面孔原本就算是相當顯目的,而經過了一大段時間後,這位東方天使變得不太一樣,更耀眼美麗了,讓他一時躊躇起來,害怕認錯了人。

    其實靜沒有想到史帝夫居然還會記得她,她離開學校至少兩年了,她方才也沒有馬上一眼就認出史帝夫。再說東方人的臉貌對西方人而言,辨識上應該有困難才是,何況原本彼此就不是很熟悉,又是隔了一段長時間不見,所以史帝夫也才會說他在第一時間不敢冒然上前相認,直到認出她的聲音。

    居然是由說話聲認人,不愧是那個學校的學生,也只有他們才有這種特技。

    流賀偷覷靜,靜不像史帝夫面露驚喜,甚至是可以用奇特來形容她此刻的表情,那是種結合侷促不安與想要逃開的表情反應。

    「妳要回來了嗎?」

    史帝夫的語調中一半期待。

    「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妳,妳是要回來了對吧?老師們一直都在等妳,如果知道妳要回茱莉亞,老師們一定會很開心。」

    「不,我來紐約是為了其他事……」

    「是這樣子嗎?」他摸摸鼻子。「那麼是我誤會了,不過如果妳決定回來的話,我相信大家都會很歡迎的。」

    簡單兩句向靜告別後,史帝夫便起步離去。

    對著史帝夫的背影望了一會,流賀轉頭視線回到靜的身上。

    「我可以問嗎?」流賀小心翼翼的開口:「剛才那個人是?」

    靜跟那個史帝夫兩人之間的氣氛實在太詭異,有一種難言的尷尬,令他不得不在意。

    「只是認識的人……他是我之前的同學。」

    原來只是同學啊,流賀鬆了一口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