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219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忽然,流賀的表情改變。

    他收下其中一隻手,只留下左手撐在牆上。之後他連左手也放下,這時地鐵剛好靠站停住,車門打開。

    「我們下車吧!」

    流賀拉起靜,帶著她隨著人流迅速地從車廂出來。對於流賀不由分說地就帶她下車,除了有些不滿外,靜也感到疑惑。

    「為什麼突然下車?」

    雖然電車已經關閉並且駛離,流賀還是牽著她的手沒有放開。流賀沒有轉過頭,背對她沉默一下子才吶吶開口。

    「……有人摸我的屁股。」

    靜以為自己聽錯了。

    「啊?」

    原以為流賀是在開玩笑,但當流賀向她轉身,她看到流賀鼓起腮幫子,一臉的委屈與忿忿不平,她才確認他沒有亂說。

    某種強烈的情感湧上她的心頭,靜噗嗤一聲,開始笑了起來,這一笑幾乎要停不住。

    本想說流賀之所以慌忙地將她拉出車廂,會不會是車子裡有人看到他們、認出了他們,畢竟紐約是個國際大都會,日本人當然不少,雖然他們已經刻意低調打扮,作出與平常不同的裝扮,但還是可能被眼尖的人認出他們。

    不過流賀逃出車廂的真正理由竟是大出她意料。

    看到突然笑到不停的靜,流賀簡直不敢相信。

    這件事居然會讓她笑成這樣?可是一方面又十分難得看到她笑到全身都顫動不已,這樣失去控制,幾乎是真情流露的模樣,雖然致使她如此的原因令他備覺屈辱……

    「喂、喂,笑得太過份了吧?」

    流賀終於忍不住在她笑到差不多的時候出了聲。

    「哈哈——對不起,哈,我不笑了。」靜用早在她大笑時就從流賀那裡抽回來的手掩住似乎還有笑意要溢出的嘴。

    「有那麼好笑嗎?」

    流賀的腮頰鼓得比剛才還高。

    「對不起。」

    努力收起笑意的靜又向他道了一次歉,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笑得太過份了些。

    其實流賀並未真的生氣,他收起佯怒的表情,眼角裡帶著笑意,畢竟難得能看到她笑得如此開心。但是他對那個事件與犯人還是頗有微詞。

    「沒想到電車色狼居然也是全世界共通的!但他的眼睛難道瞎了嗎?看不出我是男生嗎?」

    流賀忿忿不平的說。雖然沒有回頭確認,從放在他臀部的那隻手的大小與形狀,流賀百分百肯定那個對他伸出魔爪的是個男人。

    靜差點又要笑了出來。流賀今天是男生的穿著沒錯,不過這年頭做中性打扮的女生不少,加上西方人身高體型本來就比較高大,對方的確很有可能誤會流賀的性別。

    「對方也有可能知道你是男的才下手的。」

    「……」

    靜的「安慰」實在很難令流賀開心。對同是男生的他下手,這不是更變態了嗎?

    「算了,再怎麼說我都是男人!」流賀裝出一副釋懷不以為意的大方模樣。他望向靜笑著說:「受害的不是妳就好,反正我是男生,被摸個一下兩下不算什麼。」

    他最後露出一個狡獪的笑。

    「不過那個變態大概會有好幾天都無法好好握筆了!」

    他才不會乖乖忍氣吞聲,在受到侵犯的第一瞬間,他就馬上反擊了。在撥開對方那隻無禮的手的同時,他也讓它得到了應得的報應。

    靜哭笑不得,這種事他應該早點說才對,他們現在留在這,不是等著被人捉嗎?

    雖然是對方做出不當的行為在先,但流賀的回擊也不是那麼正確。他們是搶先下了車沒錯,但對方要是帶了人來追究的話,他們現在留在這是正好被逮個正著。

    「我們出站吧!」

    收斂笑容,靜恢復為她原本的形象。她快步往站外移動,流賀也跟著她一起走出地鐵站。

    「不搭車了嗎?」

    「不搭了。」

    靜原本便沒有要搭地鐵去哪裡,只是想要甩掉流賀,不過她的意圖早就被流賀發現,也行不通了。

    「奇怪,怎麼這麼多人?」

    地鐵站口附近人流洶湧,人們臉上的表情和樣子和他們先前經過的街道所遇見的並不太一樣。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