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215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既然如此,就不要再讓自己受傷了。手是音樂家的生命,怎麼能不好好愛護呢?」

    收回輕佻,他語氣認真且充滿愛憐。

    正握著自己受傷手指的靜,臉上閃過錯愕與難堪,她急撇過頭。

    「我不是音樂家!」

    望著靜的側臉,一股比剛才更強烈的不捨之情與心疼爬上流賀的心頭。他想弄清楚是什麼讓她的臉上的潮紅盡褪,使她臉色瞬間轉白的真確原因是什麼。

    彷彿是不想讓他追究一般,她轉過身,流賀眼中只剩下她的背影。

    「流賀,你為什麼要來?」

    她的聲音帶著些微的震顫。

    不懂她為何如此問,但只要是她索求的,他就一定會給,更別說一個簡單答案。

    「是恭子小姐她——」

    「不。」

    她打斷他。

    「我是指,你為什麼要來紐約?」

    流賀吃了一驚。「咦?」

    他更不懂了,他到紐約是為了這次的歌曲錄製工作,和她一樣。

    是他的錯覺嗎?他好像看到她纖弱的雙肩在抖慄。流賀睜大眼,想確認這並不是在正在沉落的太陽所造成的光線移晃。

    她再次開口,顫著音說:

    「你為什麼要來?流賀,你明知道我對你——」


    #


    「流賀,你明知道我對你……」

    她轉回身,面對她,幾乎是嘆息的說:

    「我很怕你,流賀。」

    怕他?流賀的眼睜得比之前還大,靜的這番告白令他錯愕不已。

    可是比起那,他更在乎的是他所感受到的從她身上傳給他的那股並非謊言、貨真價實的懼意,他想要上前抱住她驅除她心中的寒意,但不行,如果依她所說,她害怕的正是他的話,就不能這麼做了。

    流賀成拳緊握的手不自禁地用力起來。不行,現在還不行。

    「我很怕你,因為我比不上你,從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了。」

    靜正視著他。

    「你說你是我的歌迷,對我來說是個刺耳的玩笑,因為你的歌明明唱得比我好多了,你卻說出那樣的話來。我們的立場早就相反過來了,在你面前,我再也做不成高高在上的公主。」

    一開始,她以為他是連基本唱功都缺乏的小輩新人,甚至還自以為是的將他抓去閉關特訓,現在回想當初只覺得可笑得不得了。每當面對他,她只覺得自己節節敗退,再下去,她覺得自己會連提矛上陣的勇氣都會消失。

    她害怕他的理由,是這個嗎?

    對於她初次、發自心裡的告白,流賀百味雜陳。他驚愕於原來自己居然帶給她這樣的感覺,但又同時,覺得不只是如此,她害怕他,還有其他的理由。

    她第一次肯正對他的眼,他也因此從她的眼中看到了隱藏在其中深處,她未說出口的部份。

    「你明知道我很怕你,但你竟然接受了這次合唱的企劃!到了紐約來!」

    因為自知實力在流賀之下,靜打從心底排斥這次的合唱,但是當她得知這件事時,一切已箭在弦上,更何況她也無法出言反對,因為不能被人察覺到她對流賀的那份心情。

    她本來還帶一絲希望,期盼悠樹或流賀那邊會拒絕這次企劃,但沒想到,他們居然欣然同意。

    一旦他們兩個的歌聲將出現在同一首歌裡,將會有無數隻耳朵發現到她不如他的這件事實。

    害怕唱不好的壓力讓她連光是站在錄音室裡都備感辛苦,相較之下,流賀在昨天的錄音卻是一次ok。

    靜再也無法忍受了!她放大聲音說:

    「明知道卻——你根本是故意的!」

    然而,此刻感到憤怒難平不只是她,流賀也生氣了。她從剛才開始到底在說什麼!該死,她是真的那麼想的嗎?

    他跨步向前,把對自己的誓言完全拋諸腦後,雙手一張,將她緊緊抱入懷裡。

    此時太陽已沉入地平線下,只餘些微的彤霞映亮逐漸轉暗的天色。

    「故意的人是妳。」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