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289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被周圍一致認定永樂町內最不喜形於色、最難判斷出喜怒哀樂的威嚴男人此刻卻再也無法保持心平氣和。其中一個原因自然是因為他胸中那逐漸膨脹高漲的怒氣,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這裡是他出生長大的地方,而在他面前的不是素日裡必須明爭暗鬥爾虞我詐的宿敵政友。他從錦織的骨董沙發霍然起身,語氣激昂:

    「哥哥、嫂嫂!你們難道一點都不想管管他嗎?」他不自覺地往前站出一步。「那傢伙成日在外亂闖胡鬧惹出紛爭,他不是三歲、十三歲,他現在已經三十一歲了!也該讓他定一下心了!你們還要任他在外面胡來到什麼時候?」

    他明白以他不過只是叔叔的身分,對兄嫂教養孩子一事無從置喙,但那傢伙並不是什麼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們本家嫡系就只有這麼一個獨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身上所該背負的責任有多大,他是將來必須支撐整個宇崎家的人,然而兄嫂就對這個唯一的孩子從小只有萬般疼寵,有求必應,造就他現在為所欲為不顧後果的叛逆心性。

    一想起那個讓他頭疼的「侄子」,他身上曾被媒體評論的睿智冷靜的特質完全不復得見。

    「他三十一歲了,正經的事一件也沒做過,前陣子居然還跑到美國去,那是他可以胡亂隨便跑去的地方?」

    第一時間他聽到消息時充滿震驚與不信,尤其是在隔了許久後這件事竟然還以最招搖的方式重新被掀起一次,他氣得幾乎想直接衝到那傢伙的面前。

    「那孩子向我們保證了,以後不會再發生下一次的。」

    被他喚為嫂嫂、充滿雍容平和氣質的婦人開口了,就算正面對著那足以令整個政壇抖顫的人的怒氣,她依然保持著溫婉從容的模樣。

    「下一次?!那件事連就算僅僅只有一次都不該被寬容。」

    他覺得自己的聲音除了憤怒之外還有其他細不可辨的感情。因為那傢伙的任性可能會導致的後果,扶養那傢伙長大、他面前的這兩人應該比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才對。

    「我們為那孩子所做的是你眼中的放縱沒有錯。」

    始終坐著的哥哥從椅上站起,他以一貫溫和的語氣開口說話,但裡頭卻含著不容質疑的氣勢。

    「不管幾歲了,在我們眼中那孩子永遠都只是個孩子。在那孩子學走路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決定要讓他這輩子自由自在、隨心所欲的去過他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是為我們,也不是為你,不是為宇崎家,只要為他自己而活就好。你沒有親自陪伴著那孩子長大,你永遠不會了解我們是在什麼樣的想法和心情下做出這樣的決定。」

    只要把恩賜的每一天都認真活著、好好過著就好,父母、親戚、家族勢力,他和妻子都不要讓那孩子承擔這些,只要他自在快樂就好。

    兄長的話開頭雖然平淡,但後半段語氣卻越來越重,聽到最後他已一臉鐵黑,他緊握雙拳,忿喊出來:「他有他必須承擔的責任!」

    眼見丈夫又要開口反駁,做妻子的她連忙出聲:

    「老公!」她制止丈夫。「不要再說了。」

    看著兄嫂二人一個要說一個要勸,此時他也已經逐漸冷靜下來,他側過身,低聲說話:

    「你們為他付出的心力有多少,我從來沒有懷疑過。」

    ——『你永遠不會了解我們是在什麼樣的想法和心情下做出這樣的決定。』是,他永遠不會了解……

    這時候,從樓梯上方傳下聲音:「既然如此,你就住口。」

    「父親!」

    「父親。」

    三人抬頭看向正從樓上走下來的老人,不過他此時已停住腳步,並沒有要再往下走的打算。八十歲的老人雖然鬢髮皓然,卻目光犀利的讓望者一顫。

    他以銳利眼神盯向二兒子:

    「你到我的書房來。」

    半個小時後,談話結束的兩人一先一後的從樓上下來,引起騷動的主角在下樓後簡單向兄嫂告別後就逕行離去。老人隨後下來,他在凝視大門後轉頭對長子交代說:「多加幾個人,讓他們跟緊一點。」



2016.3.22

    呃,我也不知道我在寫啥
    能看懂嗎?某人其實是在超溺愛下長大的超豪門少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