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96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知已瞞不住了,跟同樣在場的平井悠樹以眼神取得默契後,順平向虎太郎托出了整個大概。聽完順平述說完這次的工作內容,立刻激起虎太郎反彈如上。

    「每次有好的工作都落在那傢伙的頭上,不是你這個做經紀人的偏心是什麼!」

    虎太郎的抱怨才正要開始。

    「再怎麼迷戀那傢伙,也該有個分寸,要盡到做經紀的本份,公平的一視同仁啊!而且呀,聽老哥我一句勸,你也差不多該醒過來了吧,在得知初戀的她原來是男孩的那瞬間就該讓一切結束才對。」

    虎太郎竟在這時候借題發揮還挖起陳年舊帳,看來他積怨已久,順平脹紅臉反駁:

    「不要亂講,那才不是什麼偏心!」

    「我不管!我也要加入!讓我加入!」他怎麼還能呆呆坐著讓這樣的機會從眼前跑掉呢,就算是來硬的,他也要卡一個位置!

    他可以幫忙伴奏,不支酬都行!但虎太郎連說出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槍。

    「你們是小學生在吵架嗎?」

    悠樹終於出聲。

    「人家開口要的只有流賀。」

    但憑這樣還是無法令虎太郎服氣。

    「為什麼好工作總是落在流賀頭上?偏心!太偏心了!再這麼對我,我要單飛喔!」虎太郎簡直跳腳。

    然而,這一招對悠樹一點用都沒有。

    「瀨戶順平,你好好跟這傢伙說一說,根據合約規定跳槽單飛有什麼後果。」

    虎太郎立刻舉起雙手。

    「好——我投降!」但他還是不肯就此放棄。「不過真的沒有放我加進去的可能嗎?什麼位置都行,眾人皆知本人可是非常多才多藝的,我想對方一定也會慎重考慮的!」

    「倒也不是不行。」

    悠樹的這句回答讓順平錯愕地轉頭看他,虎太郎則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樣。

    「真的嗎?太好了!」

    悠樹頷首又說:

    「但是這件事當事人還不知道,在這之前,你可不能多嘴。」

    「是!」

    虎太郎喜孜孜的大點其頭。

    east音樂辦公室裡的三人他們話題中的主角,並不曉得自己的身後發生了哪些事,此刻的他正戰戰兢兢地站在一道門扉之前。

    該進還是該退?明明已經下定決心,真的要付諸實行時,仍不免會感到畏怯,這是人之常情,然而連向來被公認為不屬於常人範圍的流賀也有這種裹足不前的情況,他自己都覺得意外。

    甩去腦中的猶豫,流賀把鑰匙放入鎖孔,一轉一推,將大門開啟,跨步進入屋內。

    明亮的室內,裝潢擺設一如他所熟悉的那樣,才幾天沒回來,卻讓他覺得好像已然經過許多年一般的,懷念不已。

    流賀不自覺地說出:

    「我回來了。」

    明明是在對空氣說話,卻沒想到身後竟然出現彷彿是在回應他似的聲響。

    流賀向聲源轉身,他原以為空無一人的屋內其實還有另一人在。

    「靜……」

    他眼前出現的不是別人,正是靜。

    他應該更早察覺到才對,在他入門發現室內燈光亮著時就應該明白,只是在那一瞬他並沒有多餘的心思想其中的原因,事實上屋內早已有另一個人在了,方才他所聽見的細微聲響正是她微挪步伐所發出的聲音。

    作為房子主人的靜出現在她自己家中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可是流賀還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吃驚。

    與靜四目相對的這瞬間,初進門時本來好不容易壓下的那份緊張心情又再度升高。

    雖然因為連續劇拍攝工作的緣故,幾乎每天都會在拍戲現場碰面,但自從流賀那一夜奔出靜家裡之後,他們就不再有任何私底下的見面或接觸,直到現在這一刻。

    流賀忐忑不安地移動腳步向靜靠近,準備聽取靜即將開口對他說的任何話,就算劈頭第一句是要他滾出這房子,或是毫無留情的厲聲斥罵他也一點都不奇怪,畢竟他對她做了那麼過份的事,靜當下沒立刻報警抓他已經是天大的寬容。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