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89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虎太郎為自己拋出的問題做出了解答。

    不單只是深愛著她的演奏,Christine何的樂迷當中有不少是沉迷於這位大提琴女神的風采,所以維持單身對延續她的人氣在某種程度上是必須的。不管在哪裡,東、西方的演藝圈,日本還是好萊塢,都有不少名人故意隱瞞已經結婚的事實,對外堅稱自己仍是單身,就是怕支持者流失,人氣受到影響。

    「不過,這都只是我自己隨便亂猜的啦,曇小姐向來與眾不同。」

    從第一次跟何曇本人相遇,虎太郎便覺得她獨樹一格,不與常人相同,對她憧憬不已。雖然已經經過了許多年,當年的小男生也長大了,見識開闊許多,但想起曇小姐時,他的心頭還是會掠過夢幻般的感受。何況,就算是現在,像曇小姐這樣獨特的女性他還沒有遇過第二個。

    這時候,虎太郎心中警報聲大作。

    「喂、喂!流賀!你該不會母女都到手了吧?」

    虎太郎知道流賀和他一樣當初也很喜歡何曇,他整個人頓時激動起來,指著流賀說:

    「你這個人面獸心居然母女通吃!太過份了!就算是好兄弟我也不會挺你,會唾棄你到底!左擁年輕可愛的小女友,右抱美麗熟女,真是叫人嫉妒到發火——不!是叫人不恥到極點!但話說回來,一個是青春洋溢、正值花樣十八的美少女偶像,一個是昔日暗戀、嚮往不已的心中女神,真是叫人難以取捨,想要一起打包——不、不對!人家她們是母女,這樣是不可以的!是非人的行徑!不要告訴我,你想像並嚮往這樣的豔福很久了,做人太貪心會有報應的!」

    虎太郎是羶腥新聞看太多,想像力無限增大。

    「才沒那回事!」

    流賀脹著臉大臉反駁。這阿虎是把他想成什麼樣的人了!焦急起來的虎太郎語無倫次,說話如連環炮,害他連打斷的機會都沒有。

    「我對曇小姐只有崇拜,從來沒有過非份之想!」

    如果他腦海有一秒鐘閃過虎太郎口中那種齷齪不堪的念頭的話,連他都會嫌惡死自己。

    看流賀真的要發脾氣了,虎太郎趕緊舉起雙手投降收回前言。

    「好、好,我知道了!開開玩笑而已,別認真。」

    其實他也懂得流賀的心情。何曇對他們而言,是他們夢中的完美女性典範,供在心裡高不可攀的女神,所以他相信流賀的話。

    看來流賀是真的很喜歡悠樹家的那個小公主,只是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這一點虎太郎就想不明白了。

    幾天前流賀突然三更半夜跑到他家,要他收留他。事發突然,虎太郎只好將本來要在他家過夜的女生——她一看到流賀,眼裡馬上就散出無數粉紅愛心——婉言勸走,讓流賀留宿他家。

    一個晚上、兩個晚上,好幾個晚上都過去了,流賀還是死賴不走,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你們到底是為了什麼吵架?鬧到你要離家出走?」

    流賀有「家」不歸的理由,他只想得到一個。

    「小吵也好大吵也罷,不管怎樣,變成冷戰是最糟糕的喔!這樣避不見面下去,冷戰的最後就是分手啦!」

    「沒有避不見面啊,每天拍戲時還是會見到面。」

    「但沒辦法私下講話,對吧?」虎太郎搓破流賀的逞強。他去探過班,拍戲現場SEI附近防備之森嚴連他都大嚇一跳。

    虎太郎最想不透的是,流賀怎麼會跟靜吵起來。如果是他,對於那樣一個惹人愛憐的小女友,疼她、愛她都來不及了,她說的話、提的要求也一定百依百順,虎太郎不懂流賀怎麼會不好好珍惜呢?除非是那個原因——

    「還是你們真的玩完了?」

    虎太郎拿起沙發旁的Tuesday週刊,隨手翻看。刊頭幾頁的彩色照片,拍得十分精彩漂亮。

    這當然是因為照片的主角是俊男美女的關係。

    那個被報導跟SEI一起約會的運動明星全亨煜,條件比起流賀來一點都不遜色,在年紀上更是大勝,更重要的是,他還有經紀公司跟粉絲的支持,所以地下情人的流賀會被判出局,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