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83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角田導演嘴裡雖然要他趕緊找機會去跟靜合好,但實際上卻抓著全劇組沒日沒夜的趕拍,別說連送茶水的小弟都不得閒了,更別說身為主角的他跟靜,他根本找不到跟靜獨處的機會,金髮的變態經紀人又黏靜黏得要命的緊。在日夜不停連拍了三天三夜的戲,好不容易能夠喘口氣稍事休息時,馬上又被跑到拍戲現場逮人的順平直接抓來east音樂的事務所。

    「殺青歸殺青,殺青之後還有宣傳之類的一堆活動接踵而來吧?」幾乎也是天天都在跟電視台、報章雜誌等媒體打交道,在這個世界混了好幾個月的木本虎太郎,對於其生態、運作已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突然想到什麼,虎太郎拍了一下手:

    「啊!對了,我前幾天遇到了曇小姐!」

    流賀驚呼:「你也?」

    「也?這麼說你也有碰到囉?」這下輪到虎太郎大吃一驚。「我是在電視台大樓遇到的。」

    因為他們各自還有事情,只能當場簡單寒暄了幾句。但虎太郎仍是十分驚訝也竊喜不已,沒想經過多年時空轉換,對方依然認得他。本來想拿此事跟流賀炫耀的,嘖!結果沒想到流賀居然也有相同際遇。

    「我們當時真的沒想到,原來神秘兮兮的曇小姐竟然是那麼有名的大提琴家!我們卻白癡至極的邀弦樂器天才的Christine何加入我們那樣的無名樂團,還讓她負責打鼓!」

    在曇小姐退團之後,他們有一天偶然翻到音樂雜誌上關於Christine何的介紹跟訪談,才驚然發現原來他們曾經找了個了不起的人物來擔任他們的鼓手。總是戴著墨鏡的神秘美女曇居然是世界級的大提琴家,害虎太郎事隔多年再見到何曇本人時,簡直是羞愧到很想挖個地洞躲進去,這一點流賀也相同。

    「有人當初就已經知道了,卻故意隱瞞不告訴我們。」

    流賀瞅著一旁的平井悠樹,意有所指的說。

    「什麼?」虎太郎瞪大眼看悠樹。「悠樹老大你明明知道卻不講?太沒義氣了吧!」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對於這件事,悠樹始終都不覺得自己有任何不對,他反詰他們:「有人打著古典音樂同好會成員的招牌卻認不出古典音樂界的大明星,不檢討自己的問題,卻怪罪到別人身上?」

    「才、才不是咧!我們重視的是音樂本身,才不會去注意到對方長得什麼樣子。最重要的是音樂本質,外表啊、長相什麼的一點都不重要!」

    「沒錯!就是這樣!」流賀也幫腔說。

    「這話沒有比從你們口中說出更沒有說服力的了。」斜眼看著那一搭一唱的兩人,悠樹完全不留情面。

    出道以來就大受歡迎的流賀,能走紅不光是靠他的歌,流賀歌唱以外的工作接得比其他人都多,就是因為吸引了許多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想用流賀傑出的外貌來幫他們吸睛;至於木本虎太郎最近真是越來越誇張了,無論是髮型或衣著,造型一日比一日搶眼誇張,深怕有人會無視他的存在一樣。

    「不要以為這世上所有人都像你們一樣無知,拓哥當時也早已發現曇小姐的真實身份。」

    流賀、虎太郎一齊轉頭看岡拓真,岡拓真沉默點頭。

    「原來!我就想就算對方年紀比較大,拓哥幹嘛對一個新人鼓手那麼有禮貌,敬重有加的樣子,還以為是煞到人家的美貌呢!」虎太郎這才恍然大悟。

    當時他們帶著新募到的鼓手去向岡拓真這位地下音樂界的鼓神拜碼頭,諸不知他們的新鼓手其實是古典樂界鼎鼎有名的Christine何。竟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場合遇到了大提琴女神,這位鼓神也不得不傻眼,更打從心底佩服起悠樹他們這群初生之犢。

    「你以為拓哥跟你一樣膚淺嗎?」

    悠樹輕嗤,為了不讓他有機會說出更狠的話,虎太郎趕緊生硬地將話題轉移:

    「話說回來,流賀你是在哪裡遇到曇小姐的?」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