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30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可是為什麼呢?

    在應該力保冷靜的當下,為什麼她的情緒竟也被高高地牽引起來?是厚重悶熱的衣著所致,還是不熟悉的演出造成的緊張?還是臺上台下現場熱烈的氣氛影響?

    在因快速彈奏貝斯而一身熱汗的同時,靜感到一陣冷顫。

    為什麼呢?在必須保持專注的這一刻,她難以自製的回想起那晚的事情。

    那個櫻花飄散的夜晚……

    當時的景像又一次出現在她的腦海之中。

    當時的聽眾只有她一個人,如今卻有成千上萬的人和她一起豎耳傾聽流賀那彷彿天賜的歌聲。

    她從不曾嫉妒過流賀,每個人都有專屬於他自己的才能,就算不是天生擁有,只要不放棄,用心琢磨,也一定會得到,她如此相信。但那如果不是嫉妒的話,她為什麼對他那樣在意,她對他的那股執著到底是什麼呢?

    『Keep the faith

    Keep dreaming

    Keep love

    ……只為妳一個眼眸!』

    曲子畢了,演唱會的上半場也要告結束。

    流賀一唱完最後一個音,立刻轉身拉起代打貝斯手,將其帶到舞臺中央前方。

    同樣在臺上的悠樹與其他ISRAFEL成員,與守在台後的瀨戶理名、順平,都會流賀這毫無預警的舉措登時倒吸了一口氣。

    流賀緊握靜的手,不讓她掙脫開來。靜只能任著流賀將她帶著舞臺正中央。

    該死!流賀這傢夥到底想做什麼?

    她不知道她怨恨憤恨的眼神能不能穿透厚厚的布偶熊頭罩給流賀知道。

    面對台下現場如此多的觀眾,靜第一次感覺到言語無法形容的緊張,過去的她明明經歷過多次比這盛大的場面、更多的人。

    笑著將貝斯手的手拉高,流賀向台下發表宣告:

    「向這位友情代彈的貝斯手致上由衷的謝意。」

    隨著流賀的開口,台下爆出熱烈的掌聲。

    幾要掀翻屋頂的掌聲中,夾雜著樂迷想要知道貝斯手真面目的呼喊聲,但流賀只是露出一貫的颯朗笑容,和熊貝斯手向台下稍微點頭鞠躬致意後,跟ISRAFEL的其他團員們一齊正式退出舞臺,進入中場休息時間。

    「嚇我一大跳!我還以為你要公佈貝斯手的身份呢!」

    流賀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即使他真的突然當著觀眾的面前,揭曉熊人偶裝底下人的真面目,虎太郎也不會感到太意外。

    「不過——真的好過癮喔!在這麼大的舞臺、這麼多觀眾的面前表演的感覺果然很不一樣!」

    就算暫時下了舞臺,ISRAFEL的吉他手木本虎太郎還是停不住他的興奮與激動,拉住流賀講個不停。

    不再是戶外野台或是Live House或是最近常上的攝影棚,在上萬人面前進行表演,果然不是先前那些演出所能相比的,真想就那樣縱身跳入高昂的情緒當中。

    「喔!你聽見了嗎?聽到他們對我的那熱狂的喊聲了嗎?」

    「聽到了、聽到了。」

    流賀早早應他,一心盼望虎太郎快快放他自由。

    「不過——」虎太郎頓了一下。「你不覺得他們給貝斯手的掌聲比較多嗎?」

    「……那是你的錯覺。」

    對於布偶熊裝扮的神秘貝斯手,台下樂迷及觀眾們反應熱烈,更因為好奇心,對他投以更多的注目。

    虎太郎在吃味之餘,也對這名代彈的貝斯手由衷感到欽佩。

    在表演過程中,既未走音,拍子也跟得完美無差,很難想像這是他們第一次合奏,可以感受到其深厚的音樂實力。

    「也對啦,她是誰呢,她可是SEI呢!」虎太郎很快地便自己釋懷起來。「她的大舞臺經驗是我們所有人加起來的好幾倍呢!」

    光是不露出真面目,就這麼受到歡迎,如果萬一真讓台下觀眾歌手知道了這名代彈的貝斯手的真正身份的話,場面恐怕會掀起另一股高潮,不,原本屬於他們ISRAFEL的注目都會奪走也說不定呢。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