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27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一問之下,流賀坦承自己的手前幾天的確有受到撞擊,他本以為沒什麼大礙,卻沒想到傷勢沒有轉好,甚至影響他貝斯演奏的流暢度,這是他們ISRAFEL首次登上大舞台的萬人演唱會,那些耳朵尖得要命的樂評也都會在,一定會察覺到。

    為了處理這種狀況,他們現在正聚在休息室中商討對策。

    「算了,我想應該也沒有人是專程為了聽流賀的貝斯而來。」虎太郎抓了抓頭,馬上給了自己一個輕易放過流賀的理由。

    「我看要不要先去醫院檢查一下?拖久了不好,說不定是骨頭有裂開。」

    「都放著不管好幾天了,再四五個小時也沒差,至少他的喉嚨沒有事,少了主唱就成不了演唱會了。反正流賀本來就是ISRAFEL裡的捅簍子大王,我們現在應該要想的是接下來馬上就要開場的演唱會該怎麼辦。」

    悠樹也清楚再責備怪罪流賀也於事無補,當務之急是想出因應之道,演唱會即將開場,這個難題是非得及時解決不可。

    「要找人來幫忙彈貝斯嗎?以前學生時代認識的那些人現在也都不知道有沒有在玩樂團……要找信賴的貝斯手來幫忙的話,悠樹老大跟拓哥肚子裡應該有一長串的名單吧!」

    不過要運用人脈找還算不錯的貝斯手來代彈,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並不容易。

    「或是,要更換曲目嗎?」虎太郎緊接著提出方案二。

    話說,除了鼓手岡拓真之外,ISRAFEL裡的他們其實並沒有固定的表演位置,在這一次的迷你專輯『The Laughing Cavalier』中更是向世人宣告了這一點。虎太郎長在貝斯跟吉他,悠樹本來就通會古今中外各種樂器,也因此在製造收錄多首樂曲的音樂專輯的音樂就十分多樣化,不需要鍵盤手的時候,悠樹就會化身貝斯手或吉他手,虎太郎甚至還一邊彈吉他一邊演唱,跟流賀當起雙主唱。

    「好在有流賀的貝斯伴奏的曲子並不多不是嗎?」虎太郎舉高自傲的左手。「就由本大爺華麗的吉他技巧來cover。」

    流賀一把抓住虎太郎的手。

    「阿虎,就麻煩你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吧?悠樹冷眼看虎太郎與流賀的感人友情。

    鑑於流賀的演奏水準未臻化境,悠樹他們在編曲的時候並未安排有他獨奏的段落,多是陪襯作用,但少了貝斯的伴奏,曲子的表現上會有不足,但總比讓曲子被粗糙的貝斯樂音干擾破壞得好,向來在音樂上追求完美的他,也不得不妥協了。

    忽然間,休息室的門被唰地拉開,站在門前是一頭雙腳站立的毛絨絨大物。

    渾圓的身體與四肢、棕色的皮毛……

    「熊?」

    眾人一齊傻眼了。

    怎麼會突然出現一隻熊闖入?不,應該說是某個穿著熊人偶裝的人——

    圓潤的熊偶模樣十足討喜可愛,流賀立刻衝上前去,將其緊緊地擁入懷中。

    「你來了啊。」

    流賀的開心溢於言表,不過被流賀緊抱住的熊人偶可是這麼回事,他厭惡地將流賀大力推開。

    「我們演唱會有請到熊偶來炒氣氛?也太不搭了吧。」虎太郎雖然覺得很奇怪,但他還是難掩衝動,興奮地要學剛剛的流賀一樣衝去熊抱那個人偶,卻硬生生的被流賀擋住。

    「為什麼?」

    虎太郎一臉愕然。在流賀又出包的當下,現在的他可是極需心靈慰藉,好不容易彷彿奇蹟一般一個可愛到不行的大熊人偶冒了出來,他自然想藉此取得溫暖,不過流賀卻硬是橫阻在他們之間,不肯讓開。

    「讓我來吧。」

    熊——熊人偶裝底下的人開口說話了。

    這個聲音是?

    雖然因為布偶頭罩的關係,他的聲音顯得有些含糊,但耳尖的悠樹還是聽出來了。

    熊人偶也在此時將偶頭脫了下來,露出本來面目。

    「是妳?——靜!」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