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19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流賀以自己為墊子,讓靜跌在自己身上,自己反而重重的去撞碰地板。

    流賀覺得右手一陣麻痛,可是比起自己身上的痛,他更關注她的狀況,他重新將她穩穩地抱起。

    「妳沒事吧?」

    「流賀!你到底想做什麼?」靜氣弱的喊,想不通流賀要對她做什麼。

    不想她再像剛才一樣反抗,流賀揭明他的目的。

    「幫妳換一張床。」

    躺在溼冷的床上只會讓人不舒服,而且會讓她病情更加劇。如他所說,他把她帶往另一間房間,那裡有乾爽的床跟棉被。

    病弱的靜始終只能任流賀對她為所欲為,雖然流賀救她脫離冰冷的溼床,但也不用帶她到他的房間吧。

    「這間屋子裡還有其他的房間吧?」

    屋主的她當然比誰都清楚房子的配置。這房子裡除了她自己的,借給流賀、理名的房間之外,這裡還有其他的空房間。

    流賀充耳不聞,只問她需不需要換掉身上的溼衣服。

    「當然要!」

    流賀依靜的吩咐指示到她房間幫她拿了一套乾爽的替換衣物過來。

    他一邊將衣服給她,一邊嘻皮笑臉的問:

    「需要幫忙嗎?」

    「不需要!滾!」

    靜狠瞪他一眼,她很慶幸現在自己還能保持說話的力氣。

    他是真的擔心她沒有換衣服的力氣嘛,摸摸鼻子,流賀聽話地去到房外。一會兒後,流賀才敲門回到房內。這時的靜的身上有些微汗,看得出來她是在一番折騰之下才換好衣服。

    流賀再度遞水給她。一邊輕啜水杯中的水,靜同時也對流賀一直盯著她看的眼神覺得很不自在。

    「做什麼?道歉的話,我可不會說。」她突然一副倔強的口氣說。

    「道歉?」

    流賀不明白她怎會沒來由的說出這話。而且這個時候,如果她真要對他說些什麼的話,那也應該是感謝的詞句吧。雖然說他從剛才就一直弄巧成拙,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我盜用你曲子的事。」

    靜的開門見山讓流賀有點驚嚇到,一時之間反而啞口無言了,好像做下壞事的他自己。

    「道歉的話,我可不會說。」她又再一次說,她撇過頭,用側臉對著流賀。「因為賠禮我已經給過你了。」

    知道流賀一定無法當即想到,靜壓低聲音說道:

    「那時候,我說『那個』不只是謝禮,還有另一個意義。」

    那時候——在角田導演主辦的新戲開拍派對,她突然給了他一個纏綿悱惻的深吻。

    ——『真的只是謝禮嗎?』

    長吻之後,流賀對她提出問提,靜則是回答他,那個吻之中,的確另有他意。

    他以為那是她對於自己心意的告白。

    流賀深吸了一大口氣。

    「另一個意義,就是妳所謂的『賠禮』嗎?」

    靜點頭。

    「沒錯。」

    所以她才給他那樣一份『大禮』。

    原來她是以一個吻換來一首暢銷曲,她的坦承以告讓流賀愕然。

    既然他都已經收下禮了,就沒有資格向她追究盜歌的事了?真狡猾!這個女孩真的好狡猾!

    原來狡猾的她早就計畫好這一切了,那個時候她早就決定要偷他的曲子、將他的曲子挪為己用了?虎太郎說他中了美人計,說得一點都沒有錯。

    他居然還以為她是真心要吻他的。而且她竟然還故意挑這種時候對他解釋說明?料定他不會對此刻的她如何?真的好狡猾!

    解釋清楚後,靜感覺心中的大石被卸下,不想再理人。她倒頭躺下,用棉被將自己裹得更緊了。

    是流賀的房間,被鋪裡都是流賀的味道……昏沉沉中,靜皺起眉,心裡很不愉快,即便如此,病體的疲憊,再加上剛才的折騰,讓她很快地又再度陷入夢鄉之中。

    「好過份、真狡猾。」

    雖然他有一肚子的抱怨,卻不捨得對生病的她再多說些什麼。輕撫她的額頭,流賀低喃說:

    「愛情是蜜也是毒,別說是曲子了,妳要從我這裡拿走什麼都可以。」

    他心甘情願奉上。

    因為妳是——

    「My Destiny。」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