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22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節目一結束,流賀就依照約定來到靜的休息室。也只有像靜這樣的當紅歌手能擁有這樣專屬的個人休息室,媕Y不僅有梳妝台,電視、冰箱,茶几、沙發更是一應俱全,流賀張望著這間VIP級的個人專屬休息室,喳呼出聲:

    「哇!好棒的房間喔!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也能跟靜前輩一樣,享有這種高規格的待遇?」

    靜站在他的正對面,冷冷的說:

    「只要把我趕出去就行了,我想應該不用太久。」

    「怎麼會呢?」

    流賀無意於她話中的敵意,一貫的輕鬆口吻。邊說,他邊大剌剌的往沙發上一坐,這個行動立即招來房間主人的抗議。

    「我沒有請你坐下!」

    「請客人入座是基本的禮儀吧?既然主人不願開口,我這個客人就自便了。」流賀笑著說,甚至還得寸進尺,玩笑中半帶教訓:「現在懂禮貌的年輕女孩可是稀有動物了呢。」

    流賀挪了挪身,讓雙人沙發的左邊空出了位置。

    「可不要說我奪走妳的位子了,妳也坐下吧!」他掛著牲畜無害的笑容說。

    又來了,這種乍見之下沒什麼威脅感的外在,任誰都會將他當成一個普通的男孩子,但只有在實際接觸之下,才會感受到他有時候那令人難以招架的一面。靜覺得自己好像總是拿他沒輒,一開始她同意讓他住進她的地方,以及後來的摩托車事件等等諸般事情,看來作下決定的都是她,但實際上都依著他所求去實現了。

    靜猶豫著要不要他的話坐下。明明找他過來的人是她,但打從他一進門開始,主導權好像就被他奪過去了。

    但這裡是她的休息室,是她的地方,她沒有理由呆站著與安坐的他相對峙。

    短暫考慮之後,靜也在沙發上坐下。

    「今天是我第一次上電視演出呢,而且還是現場演唱,真是令人緊張。」流賀直率地談起他目前的心情。

    「當眾演唱你應該很熟悉不是嗎?一炮而紅,這不是你所希冀的嗎?」

    對於靜冷漠的回應,流賀回話:「對啊,這正是我所追求的。」

    但他的眼神裡卻含著慍怒,至今為止,她從未看過流賀這個樣子,面對首次顯露出生氣樣子的流賀,靜一時愣住了。

    突然,他兩手伸出抓住靜的雙腕,趁靜根本還來不及反應之際,人已經被流賀壓到在沙發上。

    「妳被騙了!」

    流賀露出惡作劇成功的笑容,這一笑若讓社會大眾所看到,大概能讓他的單曲再賣上幾十萬張,但看在靜的眼中,她只想馬上殺了他。

    「放開我!」

    靜狠瞪他,他卻完全不理睬她的抗議,維持著兩人男上女下的曖昧姿勢,他自顧自地說:

    「我剛才是真的生氣了,靜前輩明明對其他人就能說出一堆漂亮的好聽話,對我卻總是冷言冷語,給後輩的我一點點由衷的鼓勵或讚許真的有那麼難嗎?」

    「快放開我!」

    靜沒有把他的抱怨聽進去,她正在試圖突破目前的困境。她拼命掙扎,但流賀將她的雙手抓得極緊,又故意將他一半以上的重量壓在她身上,讓她更難以脫逃。

    她越想掙脫,但柔軟的沙發卻讓她越陷越深,結果最後整個人都埋入沙發裡了。

    「妳認為我所希冀的事就只是那樣而已嗎?讓自己的歌曲被所有的人聽見、讓自己的臉被所有人記住,成為人人嚮往的偶像?」

    他搖搖頭,然後對著被自己壓在身下的她說,有些邪惡地壞笑起來:

    「現在這個樣子,倒讓我感覺美夢成真了呢!」

    這傢伙!靜完全說不出話來,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自願走入虎口的羊!她太大意了!

    「這是個好機會呢!」

    他的聲音在她耳邊低沉且性感的響起。

    「那麼,容我再正式的自我介紹一次吧!」

    雖然從在攝影棚照面的那一瞬間,他就從她的眼神中就知道了,她已經知道了關於他所有隱藏的秘密,但他仍是想要由自己親口告知她這個真相。

    靜沉默不語,即便她早已知道他接下來啟口而出的真相為何,她仍等待著他的開口,因為這正是她找他來此的目的。

    「我的本名是宇崎真浩,真正的年齡——三十一歲。」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