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進化論 ## 17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我不想看。」

    靜立刻拒絕他,但流賀的手還抓著她的,讓她不能如自己所願的馬上走開,她用尚還自由的另一隻手努力地要撥開流賀的手。

    「妳絕對想看的!」他抓住靜的手的力道更緊了,不讓她輕易甩開禁錮。流賀再接再厲:「妳一定有興趣!如果看了還覺得不滿的話,妳可以揍我。」

    靜放棄無謂的掙扎,不再試圖甩開流賀的手,但她仍不願輕易屈服。

    「揍你又如何?對我有實質的好處嗎?」

    如果要交換條件的話,不如由她提出——

    「看過之後,如果我認為你只是在浪費我的時間的話,我要你搬出我住的地方。」

    這是一個對她絕對有利的協定,因此結果的裁判完全取決於她本身,幾乎可以說結局已經抵定。

    「真勢利,不愧是悠樹一手調教出來的。」流賀小聲的咕噥了一下,但他還是一口答應了靜的條件:「好,就這樣說定!」

    他迅速的回應讓她感到詫異,但他接下來的行動更令她困惑到極點。

    「那我們出門吧!」

    「咦?出門?現在?」

    「沒錯。」流賀咧開嘴笑。她吃驚的反應,看來讓他相當愉快。「就是現在。」

    允諾在先的靜雖然無奈又不願,也只能照他所說的在這三更半夜的時候走出家門。

    溫帶地區的日本,即便已經四月了,到了夜晚,依然會冷得令人發顫,靜隨手撿了件寬大的中性風夾克套在身上。除了保暖之外,另一方面,這樣一點都不適合SEI形象的打扮,多少能降低自己被認出來的可能性。

    尤其是此刻,自己竟然又要跟先前那個害自己被拍到不利照片的傢伙一起出門,為了避免被捕攝到以「SEI與男性友人半夜出門約會」為名的緋聞照片,她不多加小心謹慎一些不行。

    其實明明她也是可以斷然回絕掉他的請求的,但她還是接受了。為什麼對他,她就不能堅持自己的作法到最後毫不動搖呢?為什麼會覺得對這樣的小鬼感到棘手?是因是他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吧!

    由於流賀要帶她去的目的地似乎並不太遠,兩人步行出門。

    流賀領在前頭,而靜則逕自一語不發的默默地跟在他後面,流賀不太放心的頻頻回頭。

    「靜前輩妳非要走在後頭嗎?讓人很不放心……」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他走得太快了點,讓靜跟不上,所以他放慢了腳步,但之後靜卻也減緩了自己的行進速度,兩人之間的五步距離始終未變,流賀又再度減慢速度,靜也同時更拖慢了自己的步調,流賀這才察覺到其實原因就在於靜根本就不想與他並肩同行。

    「萬一妳發生了什麼事,走在前頭的我什麼也不會知道,說不定突然跑出個攔路殺人魔什麼的……」

    「比起攔路殺人魔,狗仔記者出現的機率要高得多。比起被偷襲,被偷拍對我而言的傷害還更為嚴重。」

    靜嘴上雖這麼說,但在這樣一個深夜裡,任何意外都很有可能發生,他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

    「作為一個紳士,是絕對不能讓女伴單獨落在後頭的。」流賀索性停下腳步。

    「紳士?」

    靜幾乎要嗤笑出來了。對照他至今對她所加的那諸般作為,把「紳士」二字掛在他身上簡直是汙辱了這個詞。

    她甩甩頭,不願去仔細回想起這陣子流賀和她之間發生的事。

    她突然快速跨步,超越在流賀之前。

    「既然如此,我就走在你前頭好了,這樣沒話說了吧?」

    「好、好。」

    流賀有些無奈,但為了女方的安全起見,他只得依從。

    遇到需要轉彎的地方,流賀就出聲告訴走在前面的靜,就這樣,兩人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這裡是?」

    她有印象,這裡是她住家附近的小公園。靜沒想到流賀要她一起來的地方竟然只是附近的一座小小的兒童公園。

    深夜的公園裡一片寂靜,公園內外週邊,除了他們以外,看不到其他的人。小公園裡除了有必備的鞦韆跟溜滑梯,還植有幾棵樹木,那些都是櫻樹,雖然不成林,但櫻花盛開時,應該能夠吸引過路人目光的短暫停留吧。現在,四月已過掉一大半,樹上的花朵早已落盡,櫻花落盡的枝椏上佈滿著新生的樹葉。

    「好可惜,櫻花都落光了。」

    看著櫻花樹上的翠綠新葉,流賀忍不住喟嘆。逡視了公園內所有為數不過五棵的年輕櫻樹,只有一棵比較晚開的櫻花樹上還綴有一點點稀疏的粉紅。

    「今年都沒賞到花就這麼結束了,真不甘心。」他相當悵然的樣子。

    靜也跟著他抬頭,目光落在晚開櫻樹上僅剩的幾朵綻開櫻花上。

    「理名跟順平不久前也一直吵著說想要去賞櫻,但是碰上SEI新單曲的發行,大家忙著工作,結果在不知不覺中,花期就突然告尾聲了。」

    理名跟順平雖然直嚷可惜,最後卻還是笑笑的說『這是是沒辦法的事』,但感覺得出他們確實覺得很遺憾。

    「真不懂日本人為什麼這麼喜歡賞櫻?明明每年都重覆著一樣的事情。」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