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人試驗 念獸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瓏癟嘴,自己在一旁包紮瘀血的手,在旁無辜的解釋「還不就是沒看過念獸蛋的孵化,我就是想一睹妙景啊。誰叫小橘子這麽小氣都不給人家看,堅持把我推出去,我不依想把他綁起來,小橘子抵抗,理所當然的我跟他在床上大戰了起來!」本來想鬧鬧小橘子吃吃美少男的豆腐,可沒預警的念獸蛋馬上就要孵化了,實在太神奇了!

    她解釋著一切,越講金雙眼發亮,那亮度接近鎂光燈。

    「千兒,念獸蛋要孵化……?」這是奇景,沒有人看過念獸蛋孵化過。

    躺在床上的千禧猛流汗,咬牙切齒:「說夠了沒有。快點給我滾出去……」忍著腹痛,就是不想有人在旁邊觀望,起碼給點隱私吧!

    「可是……」皺眉,金想留下來陪他……

    瓏笑咪咪的搬過一張沙發過來,就放在千禧腳處,手拿爆米花跟可樂,還拍拍沙發要金坐下甚至準備一台手持攝影機「來來,我可是割愛把最佳『角度』讓給你的,可別錯過這場啊,下次沒有嘍。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又要當爸爸了!只是不知道孵出來會是個什麼東西,你最好要有個心理準備」說著,瓏詭異的奸笑。

    金真的坐下,但表情處於靈魂出竅的狀態,大概是那句『你又要當爸爸了』的那句給他靈魂的震撼性……



    ……



    這兩個人的行爲舉止簡直讓我一個『怒』字啊!他們就不會避嫌讓人有個方便?

    可是剛剛跟瓏攪和了一番還有那痛死人的腹痛感……現在轟人的力氣都沒有……嗚嗚嗚……

    或許眼淚喚回了靈魂周遊的金,沖過來扶住我的身子讓我躺在懷堙A鎖了鎖眉頭也發現一個問題,他問瓏:「怎麽孵化?需要産婆嗎?」

    「……」瓏用低能兒的眼光看金。

    「那個是念獸蛋,不是胎生嬰!我要是知道怎麽生我還需要坐在這邊看嗎?」如果生不出來,倒是可以剖腹……

    「……」金無語,低下頭看著我。

    冷汗從額頭滑落,蒼白的唇咬出殷紅的刺痛「算我拜託你們,出去好不好…」

    瓏先舉起手,堅持:「我不走,我要留下來!你要是有什麽事情我可以給你個照應,畢竟我可是幻獸獵人,應變能力還是有的」當然,我的『刀法』也是一流的。←這句話她沒敢講。

    金深深的看我一眼,後放我回枕頭上就起身走人。

    某瓏高興的揮揮手,笑得燦爛「好走啊∼」話還沒講完瓏就變成了米袋。

    「臭小子!放老娘下來──」像個米袋被人扛在肩上,這麽不敬老尊賢的事情還是她的徒弟幹的。

    「妳會吵到他」沒商量的餘地,金帶著瓏退出我的視線。


    ………


    終於只剩下一個人了……

    「該死的,好痛啊……」用力的掐著棉被,忍受那絞痛的感覺現在才正要開始發作……

    吸氣……呼氣……用力啊啊啊啊啊啊啊!!!

    (布:↑真的不需要產婆麼?)

    走過路過的不要問說怎麼生,這可能是本文最懸疑的地帶!你只要知道咱家的小千千怎麼給他『用力』到腦溢血把念獸蛋孵出來為止……





    在外站衛兵的師徒……

    某女正鬼鬼祟祟的想要偷爬進去,但一個手把她拐回了原地。

    「切!死小子,讓我進去啦!」拍掉金的手,惡狠狠的瞪他。

    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壞人需要壞人治!就是所謂的『以毒攻毒』瓏那被破壞好事而燃燒憤怒的眼神卻在金一個斜瞪下住了口。

    瓏憤憤的蹲在地上,碎碎念:「真是可惡,這孩子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裡了。翅膀硬了,有本事了就了不起喔!?小時候起碼還算可愛,長大後可愛就變質了,倒是很會裝模作樣欺騙社會大眾……」(咬手帕)

    「老婆控…」總結的罵一句,名正言順的師傅也這麼窩囊,傳出去還得了。

    ……相繼的沈默,千禧的哀嚎聲不絕於耳。

    「喂」很無聊的,瓏想找個話題。

    「?」金。

    「你明明是很『正常』的,怎麼會喜歡上小橘子?」她不是歧視,只是金會喜歡這麼別類的……她從沒料想到。

    金沒有答腔,久到以為瓏快睡著的時候他卻開口:「因為他纏著我」

    「蛤?」懷疑聽錯了,瓏掏掏耳朵。

    「他纏著我,我就喜歡上他了」金回憶的過去眼神,勾起了笑。

    「呃……」這是回答?



    ◥回憶回憶過去的起源◤



    在懸崖救上他的時候,過沒幾天也就是要把他丟下不管的。他沒有任何的損傷也不是被人追殺,就算是,那也不關我的事。

    救人無數也都是意外,但那也不是我的責任,這一次就把他送到附近的城市讓他自己料理看著辦,畢竟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喂喂,野人,這個世界上跟你一樣有錢又跟你一樣強的人有多少個?」那個時候的他問,目不轉睛的瞧著前方那座城市。

    我想了想,有錢人很多,跟自己一樣強……大概十幾個來著……吧……?

    「那跟你做同樣性質的工作嗎?」

    差不多。

    「那要去那裡找他們?」他目光炯炯的看著我,當他興奮或者打什麼主意的時候,落日色的眼睛就會像燃燒的火球一樣,很漂亮……這也是把他比常人多留幾天的原因。

    不知道,而且憑你的身手碰到一個也很渺茫。

    「哈哈,我知道我的身手比不上,但我就走了狗屎運恰巧碰到了一個」他意有所指的瞧著我的臉看。

    你的意思是……

    笑咪咪勾搭我的肩膀「金同學,四海皆兄弟,我舉目無親而且涉世未深,剛好又遇上你這個『大恩人』。你可以先暫時讓小弟陪你踏遍江山,客觀洞悉這世界上的好山好水,等到小弟我對這個世界社會都有些瞭解,瞭解到可以出一本自傳,小弟我絕對屁也不響的離開!這一行上我會給你一些照料,你就讓我跟著你,你同意是不同意?」

    想也沒想,不同意脫口。

    「嘖嘖……真是沒有公德心,不幫到底?」

    搖頭,再見也沒說就乘大鳥離開,走得很瀟灑,然後地上的他吭也不吭聲就目送著我離開。

    ──分開後,過了三天八小時十七分鐘五十五秒後他就貿然出現……

    一見到我就搖搖頭,痛惜的表情「難怪你這麼急著擺脫我,老子我拔山涉水的來找你,結果沒想到看到你不為人知的嗜好……原來你喜歡看動物界的『直播』啊?早說不就得了,我又不會講出去!」

    面前有兩隻一公一母的野獸,正忘情的表演活春宮,看那鞭,多長、看那母獸,哀嚎的多銷魂……

    汗……揮手趕忙解釋。

    解釋完後,他又露出打壞主意的笑容「喔∼這樣啊,原來馬上就生出小baby來啦,你想看小baby呀」

    是啊是啊……話說回來,你怎麼在這裡?那城市距離這裡很遠……

    看他身下那野牛,是難得一見的汗血寶牛……腳程可以抵四十隻成馬不眠不休的趕路。數量稀少且野性難馴,他如何能讓寶牛肯乖乖的載他,這實在是讓我驚訝!好奇的討教一番。

    他嘿嘿一笑「想知道啊,那你就帶上我啊」

    咻───!不管那個無緣見到的小baby,駕著大鳥飛走,坐在牛背上的他看也不看我一眼,繼續看那直播的春宮。

    後來……

    是不是飛的不夠遠?我問自己。

    ──又過了五天三小時兩分鐘四十八秒他抱著一個小野獸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還在淩晨的時間,騎著上次看到的野獸『夫妻』笑容滿面的過來。(動物有表情麼?)

    「goodmorning!」他笑著走過來。

    (= =)|||………現在才三點而已。

    我手抱著出生不久的小baby,雖然見到了摸到了,但我怎麼都開心不起來?

    「你那什麼臉?這夫妻可是經過層層關卡,步步殺敵的過來讓你見他們小孩一面,你怎麼一副看到鬼的樣子?」他這麼說,那夫妻也是對自己『橫眉豎目』裂著嘴巴亮著牙齒還發出一陣嗷嗷聲。

    不得已,笑的比哭還難看……好可愛,長的跟爸爸好像……我這麼說。

    然後那一家三口心滿意足的回去森林,他也在那三口背後揮手說再見,我也趁他不注意的時間,趕緊跑走。

    碰的一聲────摔個狗吃屎。

    面前出現一雙腳,他蹲低則身體雙手托顎「哎呀,好在這次有先見之明把你的腳給綁住,不然下次要找到你要到猴年馬月去?」笑的天真無辜,落日色的眸子有著惡作劇的狡詐。

    我仔細一瞧才看到一個蜘蛛絲綁在左腳上……非常強韌的哪種,這個東西他也能找得到?不簡單……每次都讓人意外。

    「你就從了老子吧。這樣你跑我追越來越無趣了說,反正就是纏上你了,你財產這麼『厚』,養一隻米蟲花不了多少錢」他講的理所當然,臉皮絕厚!一點難為情跟臉紅都沒有。

    這是無賴嗎?我想……要不要再把他劈暈一次這次下手重一點?

    把他劈暈後也切斷腳上的蜘蛛絲,不浪費資源的回饋給對方把他綁在大樹上才走人,這次下定決心卯足了勁躲起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