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惡,後> -19-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久久回一次家的劉治雅,趁著母親還沒下班時回去。打開熟悉的大門,玄關的鞋架旁擺放著一雙黑色的漆皮高跟鞋,劉治雅匆匆地脫下自己的布鞋,書包一丟就上樓到自己的房間。

  一開房門,迎面撲鼻而來是女人優雅的香水味,他進了房門後,手在背後鎖上了房門。

  蒂娜靠躺在他的床上,朝著他微笑不語。劉治雅坐到床邊和她對望,一種微妙的同病相憐,兩個人都逃不出另一半的枷鎖,沒法做自己的悲哀。

  他如果有要回家的話,就會先傳簡訊給蒂娜,當然也是會挑在家人都不在的時間點,而約在外頭見面時,也都拿哥哥當藉口去堵葉允軒的疑惑。

  她欺近眼前的男孩,輕咬他冰涼的耳朵,「你們還有在做嗎?」她的雙手放到他肩上,輕輕地揉壓著。

  劉治雅閉上眼享受她的按摩。「看他心情。」想到隨時都能發情的葉允軒,他是百般的無奈,都不念在他也辛苦地改善自己體質,說來就來,常弄得他難受。

  最近的一次是在學校的廁所,就那短暫的午休時間也要來一場,天曉得他多怕有人突然敲門,全身神經都繃緊的狀態下,自然是只爽到葉允軒那混帳。想到這,劉治雅苦笑一聲。

  「治雅和女生做過嗎?」

  這問題他不想回答,選擇了迴避。「蒂娜,抱歉。我們只能到這了。」要是更深入,是會出事的。「我不希望妳被葉允軒怎樣……。」

  「知道了。」她不是沒見到治雅脖子上的紅圈,自己出現在他家,本身就犯了大忌了。

  蒂娜停下按摩的動作,繞到他面前,輕推他的雙肩將人推倒在床上,塗著粉藕色指甲油的柔荑解開他襯衫上的扣子,帶著引誘的緩緩地一顆顆解著,襯衫敞開,裡頭還多穿了一件白色短T。

  劉治雅幽黑的瞳孔不受挑撥地緊盯著她的一舉一動,見她低頭用臉輕蹭自己的胸膛後,輕起雙唇隔著布料含住自己胸前上的一點,不禁讓他發出低吟。

  「越變越敏感了,看來小狐狸很照顧這裡啊。」蒂娜笑得嬌媚。「不過我也是有幫上忙就是了。」她用舌尖在上頭打轉,等它起了反應後,便改用牙齒輕咬後再舔弄著。

  早已習慣服務男人的蒂娜,頭一遭如此心甘情願,甚至還享受在其中。看著治雅的臉上浮現潮紅,隱約透露著抗拒的眉間,這些跡象都讓蒂娜感到興奮。

  真是矛盾,不想讓治雅變得像『女人』,卻又想再多看看他為了情慾陷入瘋狂的模樣。

  治雅,你知道嗎?你身上散發著非常不妙的氣味啊,就像是破了處的少女,身上會散發著迷人的味道,告訴其他雄性,自己已經成熟了,隨時都可以接受你們的疼愛。

  不願看他變成那樣。蒂娜伸直上身,雙乳壓上他的胸,將頭靠在他的鎖骨上。「你要快點逃,不然就來不及了。」

  還能逃去哪?劉治雅閉上眼,想不到答案。他伸手撫上蒂娜柔順的髮絲,髮上殘存的香味讓他感到懷念。

  和蒂娜的關係,像是在談一場精神上的戀愛,她在自己身上找初戀的影子,而他則是在蒂娜身上尋求慰藉,自從知道鬥不過葉允軒後,自己像被他緊緊地抓在空中,若有所失的心踩不到地,掙扎無果的自己失了靈魂,整個人輕飄飄的,毫無實感。

  他必須要找事做才行,只要有事做,他就會暫時忘了現況。

  自從那天坐上蒂娜的車後,兩人就此展開的祕密往來,約在外頭用餐時,交換彼此生活的大小事,對他而言,蒂娜是可以傾洩心事的出口,那些無法對他人訴說,對蒂娜可以,她會靜靜地聽著。要說再見的時候,也感受得到蒂娜的柔情,不論是她的擁抱還是短暫的親吻,都在說著:沒事,我在這。

  但是,總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葉允軒遲早會對蒂娜出手的。不管是小芹還是蒂娜,自己都無法保護,這樣的自己才是最糟糕的吧。劉治雅感到疲倦地嘆息著。

  房中安靜的只剩兩人的呼吸聲,,不知過了多久,窗外漸漸染上夕陽的金黃,蒂娜的名牌包內傳來手機震動的聲響,她慵懶地坐起身,整理散亂的頭髮。

  「吶,治雅。」她背對著還躺在床上的人。

  「嗯?」他小聲地應了一聲,表示他在聽。

  「想走的時候記得跟我說一聲。」

  劉治雅爬起身,看著她拿起自己的皮包,準備要離去,他下床替她開門,送她到樓下。

  蒂娜穿上自己的高跟鞋,故意放緩了動作,期待著他可能還想說些什麼。

  「回去時小心點。」

  她哼了一聲,接著用撒嬌的聲音說道。「好,我會小心的,拜拜。」揮揮手後,就從皮包內拿出太陽眼鏡,踩著高跟鞋,頭也不回地往巷口走去。



  劉治雅目送蒂娜回去後,算算時間也該是母親要回來的時候了,他在房間拿了替換的衣服打算離開家前先洗個澡,特意拿了姐姐的沐浴乳跟洗髮精,強烈的香味應該可以蓋過蒂娜的香水。

  以防萬一葉允軒的狗鼻子,他洗了兩遍。突然家裡門口傳來了一聲大喊。

  「治雅,回來啦。」劉母看著家裡多了雙熟悉的布鞋,心想小兒子回來了。

  是媽媽的聲音,劉治雅趕緊沖洗掉身上的泡沫,好擦乾身體。

  劉母走到廚房,看見浴室的燈亮著,「洗完澡就來吃飯吧,你回來也不先打個電話,幸好我今天多買了一份便當。」她將裝著便當的塑膠袋放在餐桌上,邊脫外套邊碎碎念。「你是在那邊住習慣了嗎?都不怕打擾到人家?」

  雖說老大、老二有在工作,也知道他們目前比較喜歡跟另一半膩在一塊,不想回家住,這她都能理解,但老三住在朋友家的情形有點誇張了,根本接近搬出去的狀態。

  在浴室內的劉治雅翻了個白眼,他也不想一直待在葉允軒那。穿好衣服後出了浴室,看著母親忙著用大碗公裝便當店附贈的清湯,許久不見的場景,讓他的壞心情瞬間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打算吃完飯再回去。

  快速地將頭髮吹乾後,他幫母親把便當和湯拿到客廳後,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轉著節目,母親從冰箱拿出了昨晚喝剩的烏龍茶,才坐下就驚叫一聲。

  「唉呀,我忘了拿杯子了。」劉母屁股已經黏在位置上,懶得走一趟,便推著坐在隔壁的小兒子。「去拿兩個杯子過來。」

  被使喚的劉治雅也沒不願意,起身就去拿杯子。只是才剛走到廚房就聽到門鈴聲,他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一到客廳就看見此時此刻最不想見到的人。

  葉允軒剛和劉母打完招呼後,笑得平易近人地朝他揮手。「不好意思,突然來打擾。」

  劉母轉頭看兒子,臉上意外又驚喜,看在劉治雅眼中,很明顯的……媽媽被葉允軒的好學生假象給騙了。

  「真是的,有這麼好的同學怎不介紹給媽媽認識?」劉親熱絡地拉著葉允軒的手要他進來,「坐著坐著,吃過了沒?」

  「還沒。」他有點難為情地看著劉治雅的母親,「不用麻煩了,我只是拿東西給治雅而已,晚餐我等會自己解決就好了。」

  劉治雅無言地看著他賣乖,料想得到等會大概會是怎樣的局面。

  「沒關係啦,就在這吃一吃就好。媽媽的便當已經先吃了,你就跟治雅分一個,我再去幫你們煮點東西。」劉母說完就笑臉盈盈地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拿食材。

  葉允軒在劉母背對他時就露出了真面目,無聲的笑在臉上燦爛極了。他很自動地坐到客廳的長椅上,拍拍身旁的空位,要他坐在指定的位置上。

  劉治雅深呼吸一口氣,好壓下不滿的情緒,順從地走到他身旁,才一坐下,葉允軒就整個人靠了上來。

  「剛洗完澡?」他嗅聞著治雅身上剛沐浴完的濃烈香氣。

  「嗯。」

  「便當你吃就好,別餓著了。」葉允軒心情很好的樣子,還幫他倒了烏龍茶。「你媽媽人真好,我也好想當你媽媽的兒子。」

  劉治雅的食慾從他一進門就在消退,聽著他又在口頭上吃豆腐,他放下才剛拿起的筷子,「不是要拿東西給我?」

  「難得到你家,等等到房間再給你。」

  要到房間!?劉治雅心裡頭大為震驚,但仍面不改色地看向葉允軒。「不如回去再給我吧。」

  「為什麼?」

  他當然會笑著問自己『為什麼』,劉治雅極力忍住想顫抖的身體,趁著母親還在廚房忙,他主動拿起葉允軒的手伸向自己的大腿根部。

  「想說你今天可能會想做,我自己先準備好了。」

  葉允軒沒抽回手,反而恣意地撫摸起他的下體。「我想做還是你想做?」他的身體傾向劉治雅,在他耳邊細語。「說清楚。」

  「是我想做。」他低下頭,好讓瀏海藏住自己空洞的眼神。

  「嗯,很好。」葉允軒收回手,將額頭靠在他的頭上,由上往下地來回輕撫著他洗得柔順的頭髮。「有需求就找我,這點很好。」

  在髮上落下一吻,葉允軒坐回自己的位置,拿起他的便當,夾起一口飯到劉治雅嘴邊。

  他遲遲不張口,疑惑地看向葉允軒。

  「吃飽才有力氣做事,你要自己吃還是我餵你?」

  接過他手中的便當,劉治雅拿起筷子夾了飯菜就塞進嘴裡,咀嚼幾下後吞嚥,像機械一樣地做著重複性的動作。



  葉允軒站在劉家的門口,笑著伸手接過劉母給的環保便當袋,裡頭的保鮮盒裝了炒好的飯菜。「謝謝阿姨,我回去一定馬上吃。」

  「不用叫我阿姨啦,也不年輕了。」劉母欣慰地看著葉允軒,多麼乾淨的一個孩子,斯斯文文的,臉上一直都笑笑的,討人喜歡。「你能跟治雅交朋友,真是太好了,肯定是交了你這朋友後,架也不打了,也開始會幫忙做家事了,最近還跟我說要上大學。」

  雖然兒子後來不常回家,但某些改變,身為一個母親還是可以感覺得到。

  她之前是非常擔心長子,多少忽略了他,不過治祺後來交了女朋友,脾氣比較收斂了,才發現小兒子不知不覺間竟也變成了不良少年,三不五時就接到學校打來的關心電話,講也講不聽,後來都只求不要進醫院或上大報,就謝天謝地了。

  不知從何開始,她的手機幾乎不再出現學校的來電顯示,剛開始時她還有點不習慣,怕這只是暫時的。

  「希望你可以一直跟治雅當好朋友,如果他有哪裡做錯了,你來告訴伯母,我會好好教訓他的。」

  「我才要感謝伯母,願意讓治雅過來陪我,我一個人住有時候真的很寂寞。」葉允軒稍稍別過臉,有點失落地笑了笑。

  「不會不會,如果你不介意,偶爾也可以過來這邊住。」

  站在家門有點距離的地方,劉治雅看著離情依依的十八相送,他無奈地望向昏暗的天空,好想抽菸啊。

  終於和劉母道別後,葉允軒開心地提著便當袋走到久等的人身旁後,兩人一同往巷口走去。

  「真的,很想跟你當兄弟。」

  「葉允軒。」

  真是稀奇,治雅竟然會喊他的名字,肯定是想要求什麼吧。「嗯?」

  「我想抽菸。」

  走到巷口旁的馬路邊,葉允軒將便當袋掛在機車的掛鉤上,要他人等在機車旁,他就穿著制服走進超商,不久後手裡就拿了一條金色包裝的香菸出來,虧他還知道自己喜歡抽那牌的菸。

  「你買這麼多做什麼?」劉治雅看著他手上的菸,再看向超商,店員就直接賣給他,不過那是間有附設台子的超商……會賣菸給未成年人也不意外就是了。

  葉允軒拆了包裝,拿出一盒,剩下的丟進機車坐墊下的置物箱。「為了讓你隨時都有得抽。」從菸盒抽出一根香菸,放到治雅的嘴邊。「給。」等他含住菸的濾嘴,葉允軒拿出店員送的打火機,貼心地替他點菸。

  劉治雅靠坐在機車上,吸了一口菸後,從口裡吐出白霧。「你真的覺得我媽很好?還是演給我看的?」

  「是真的很好。」比起那個對我不理不睬,巴不得我趕快走的親生母親好上一千倍,不過要是她知道我強了她兒子,會不會拿菜刀出來砍人?

  想到那畫面,葉允軒忍不住發出呵呵笑聲。

  劉治雅用眼角瞄了他一眼,他突然的發笑,很恐怖。

  此時此刻,兩人彼此之間有著和平的寧靜,很有默契地不再說話,以免打破偶然的美好。



  葉允軒騎著機車心情愉快地哼著歌,後頭的人不是想著等會回到公寓會發生的事,而是想著蒂娜離開時的話。

  『想走的時候記得跟我說一聲。』

  蒂娜妳能走得掉,是因為自己只有一個人的關係?還是因為妳已經是大人,知道該割捨就割捨?我做不到啊……。想到家人,劉治雅心就冷了一半,他可不敢賭騎車的人會為了找他做出什麼可怕的事。

  他沒說話,想必蒂娜也明白,臨走前的道別,聽起來開朗,卻是裝得豁達的悲傷。唯一能給蒂娜的就只有她想要的影子,但也撐不了太久,反而是越來越擔心她的安危。

  今天葉允軒突然出現,還說要到我的房間去,如果不做些什麼分散他的注意力,一進房絕對會聞到殘存的香味,如果說……葉允軒其實都知道,那蒂娜妳告訴我,我是能逃去哪?

  劉治雅看著他的背,聽著他哼著歌的細碎曲調,感覺無憂無慮的,好開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