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惡,後> -3-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葉允軒在走進網咖前,在腦中編了一套又一套的說詞,好準備應對等等治雅可能會問的話。

  「請問劉治雅在嗎?」

  站櫃檯的劉治祺看見來人,有幾次在家門外照過面,「治雅的朋友對吧!」

  「嗯。」

  「你家到底有什麼好玩的,為什麼他最近老往你家跑?」他納悶地問著。

  「沒什麼好玩的,就哥哥你知道的,要跟女生出去夜遊比較方便。」葉允軒客套地笑著說。

  深知其意的劉治祺也笑了。「我懂,看來我以後不能取笑治雅還是個處男囉。」他說得聽來有些寂寞。「他就在最裡面的包廂,你來了,就順便跟他說一聲,我女友找我,就不跟他一起回去了。」

  「嗯。」他禮貌地點點頭,「對了,麻煩你幫我開台,順便幫我看一下他的時間到幾點嗎?」

  劉治祺移動滑鼠,點了幾下。「還有三小時,你也要開三小時嗎?」

  「對。」

  「那飲料要喝什麼?」

  「我不喝,錢我放著,不用找了。」說完,葉允軒就朝隔間的自動門走去。

  劉治祺拿起櫃檯上的一百元,要找的錢是今晚的加菜金。

  往裡頭走去,最後一間包廂,透過木框的玻璃隔間拉門,他看見治雅半躺在沙發椅上,熟睡著。

  他悄聲地推開拉門,半密閉的空間飄著女孩會用的淡淡香水味。

  治雅的樣子不像剛睡著,她來過了,她說了什麼,還是她什麼都沒說。

  他回過神,劉治雅就這樣毫無防備地半躺在沙發椅上,因為頭歪向一邊,露出引人遐想的頸部線條。葉允軒清楚地感受到了噗通、噗通的心跳聲,他俯下身,不敢用力地吻咬著他的鎖骨,手也伸進上衣底下,緩慢地輕撫上去,捲起的衣服下襬,露出了些微的底褲邊緣,葉允軒眼睛向下瞄去,這風景真是好。

  累積太久的情欲,解解渴不為過吧。

  「嗯?」劉治雅因外來的刺激,發出了短促的呻吟,眼皮也開始顫抖,似乎正在轉醒。

  照理說,此時他就該停了,免得人一醒來,肯定要賞他滿臉的厭惡。但葉允軒不想,討厭就討厭吧,並不會因此而少塊肉。

  果然是色字頭上一把刀,只想爽前面,後面會怎樣,再說。

  劉治雅皺著眉頭,還有點恍神地瞇著眼,那樣子看在葉允軒眼裡真是色。視線一對好焦距,發現是葉允軒時,被嚇到地往後彈了一下,眼睛還睜著老大。

  這反應真有趣。「怎麼,很意外?」

  「你幹什麼!」劉治雅出手就想推開葉允軒的頭,別在他胸前撒野。可惜手立刻被抓住,反被帶到他嘴邊輕咬,惹得他渾身顫慄,他還是不認輸地瞪著葉允軒。

  「睡得好嗎?」

  劉治雅惡狠狠地怒視著他。「你還真是隨時隨地都能發情。」他想抽回手,卻感到手腕上的抓力變大了。

  「因為治雅老是露出沒防備的樣子……。」這讓人有點生氣。葉允軒使壞地含住他的手指,用舌尖抵觸他的指腹。

  不知是怒火還是慾火被點燃,劉治雅的臉上泛起了紅暈。「我不想在這裡做。」

  就算是網咖的最裡面,也還算是半開放的場所,要是被人撞見,他也可以去死一死了。

  葉允軒驚訝地抬起頭,關心地注視著劉治雅。「你發燒了嗎?」他剛剛是說『我不想在這裡做』表示同意可以碰他,前提是要換地方?

  光是治雅同意這點,就讓人很擔心了。

  趁著他發愣,劉治雅使勁推開他,然後站起身整理自己的儀容,自己剛是怎樣,欲求不滿嗎?不,是因為他沒有拒絕的權利。雖然這陣子以來,葉允軒都沒打算對自己做什麼,可他心裡是不安的,強作鎮定好保護自己,實際上葉允軒要真想幹嘛,他也敵不過,只能認栽。

  「不做就算了。」察覺到自己在逞強時,話已經拋出口,劉治雅想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地直接按了主機的重開機鈕,拿起自己的書包,推開擋路的葉允軒,本想趕緊離開出包廂,卻停下了腳步。

  從空氣中,嗅到了殘留的香水味,很熟悉的味道。是因為今天太想見小芹所產生的幻覺嗎?

  說到這,小芹她還是沒打來。他失望地低下頭,走出了包廂。

  走到櫃台,哥哥早已不見蹤影,葉允軒像條狗一樣,緊跟在主人後頭,然後在門口笑著說。「明天見囉。」

  劉治雅回過頭,眼神帶著疑惑,這麼簡單都放過自己了,感覺很不對勁。照以往的經驗,葉允軒哪可能錯過他的『失言』。

  「你不是說今晚要回家嗎?」施慧芹給了承諾,所以他也不憂心了,就讓治雅做想做的事吧。

  他懷疑地看著葉允軒,突然覺得有些好笑,看上去傻傻的,他今天看起來沒那麼臭屁,頭髮還有點亂,是跑去哪做壞事了嗎?

  莫名的起了點好感。劉治雅揪過他的衣領,拉到身前,在他耳邊輕聲地說。「你不做些讓我開心的事嗎?」想逗逗這感覺很傻的傢伙,也許背後有個拉鍊,裡頭的人根本不是葉允軒。

  「你說真的?」

  劉治雅沒有回話,只是想著自己剛到底在做什麼?應該是做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好比說他竟然給了葉允軒一個機會,挖坑給自己跳之類的。

  沉靜的幾秒,兩人都面紅耳赤到難以見人。



  不回公寓了,有點遠,他帶著治雅到諾桑,那是他遲早都會來的地方。

  現在才六點,諾桑也才正要開始準備營業。他走進諾桑的大廳,治雅就跟在後頭,表情很陰暗,正為自己的話暗自後悔著。

  有個人盯著劉治雅入內,悄聲地對身旁在打掃的人說。「那不是被扛進狐狸窩的那傢伙?我還以為他會被怎樣,結果還是好端端的嘛。」

  「沒被怎樣?」雖然不好意思說主子私下有得沒的事,當時那人雖然穿著衣服,可藏不住他的手跟脖子,被勒過的痕跡,還有印記般的牙痕。「少爺,玩得可兇了……。」

  葉允軒走過吧台,沒和孟欣打招呼,而劉治雅也只是看了女人一眼就跟著他離開了。

  「哎唷。」兩年多來,可從沒看他帶人進來過,一帶就是個男孩?也不來認識一下,真是。

  劉治雅跟著他走進深處,從一進門到現在,就感受到了很多好奇的目光,打量著他,當然也看見了一些人在旁竊竊私語的小動作。

  「以後你無聊也可以來這休息,我會給你一把鑰匙。」葉允軒打開專屬的房門,紳士地將門打開後便退到一邊,好讓他先入內。

  一進門,迎面而來的是冰冷的空氣,摻點潤滑油的甜味。他將書包丟到床邊,脫下自己的襯衫,接著是T恤,露出完整的上身,打算速戰速決。

  葉允軒將門反鎖,接著從後頭抱住他,用臉頰摩蹭著他的頸肩,感受那肌膚的溫熱觸感,他的手也不安份地由腰往下撫摸。

  雖然不知道治雅今天怎麼了,到嘴的肉,怎可能不吃。

  解開他的褲頭,手就放肆地摸了上去,葉允軒在他耳邊說話,吐出的氣息弄得他耳朵癢癢的。有點想揍提出想做愛的自己,這樣不是好似已經認同他了嗎?

  可是話都說出口了,收不回來,好想喊停,可是又說不出口,劉治雅卡在進退兩難的窘境,不知該做什麼而任由葉允軒上下其手。

  看他有些心不在焉,葉允軒坐到床上,後背靠著牆,「來吧。」他的意思很明顯,要自己坐到他大開的雙腳間。

  劉治雅不想面對他而選擇背靠著,還算安分地坐到他懷裡,隨即感受到的是有某種堅硬的東西正抵著他的尾椎。

  輕輕地啃咬著他的肩頸,舔舐他涼涼的耳垂,雙手傳來平滑的肌膚觸感,使壞地捏著胸前的乳首,稍一使力都可以聽見細微的悶聲。

  小心地愛撫著治雅尚未甦醒的慾望,手心的溫熱帶著點脈動。

  「治雅今天一整天都在網咖睡覺嗎?」葉允軒沒停下手中的動作,往前傾身,將上半身壓在他背上,細細地親咬著他欲展翅般的肩胛。

  劉治雅沒作聲,他不想說自己一整天都在等施慧芹,甚至在出去幫哥哥買午餐時,也故意繞到施慧芹家,無奈大門深鎖,也許都去上課了。

  「有沒有和什麼人見面?」他的拇指故意劉治雅的頂端摩蹭,莫大的刺激讓他不經意地抽了一口氣。

  不該問太多,免得露出蛛絲馬跡,可他還是忍不住想問。

  「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劉治雅手裡有了抗拒的動作,他抓住葉允軒的手腕,要他停止。

  「怕壞人來勾搭治雅囉。」葉允軒笑得可假了,他空出的手抬起劉治雅的下巴並轉向自己,張口就含住他微張的雙唇,舌頭直接長驅而入地肆虐其中。

  劉治雅無法說話,僅能發出一些急促的氣音,和無意義的掙扎,直到自己的身體一顫,他才離開自己的唇,很滿意地露出微笑。

  看來治雅也積很久了嘛,感覺很快就射了,他滿意地搓揉著手中的滑膩液體。「先讓你開心,好好放鬆身體,等等進去的時候才不會太痛。」

  將還沉在快感中而虛軟的劉治雅放躺在一邊,起身走到書桌旁,開心地哼著不知名的曲子,他打開某層抽屜,拿出一條的保險套。

  臥躺在床上的劉治雅,拉回神智後,定眼看著牆上的相片,突然睜大眼睛,牆上是貼得全是自己不知何時被拍的照片?!方才進來的時候並沒有去理會相片中的人是誰,現在看清楚了,反而覺得這房間很詭異。

  他出手就抓著貼在牆上被偷拍的照片,在掌中捏皺,不舒服,令人感到不舒服。仿佛好像有好幾個自己正盯著自己……在做愛,這是什麼另類的羞恥玩法?「不做了。」他反悔的低語著。「我不想做了。」

  「嗯?」葉允軒正撕開保險套的包裝,從開口滲出的透明黏滑的液體沾到指上,都還沒進行下一步驟,耳朵好像聽到喊卡的聲音,會不會太早了。「你剛說什麼?」

  他轉過身大吼。「我說不做了!」他推開站在床邊擋路的葉允軒,趕緊起身整理褲頭,一察覺到房間佈滿自己的照片,而他剛還在那人手裡解放,怎麼想都令人感到惡寒。「我一定是腦筋秀逗了,才會……。」誘惑他?

  沒錯,一開始都是自己點的火。兩個禮拜來,他明明就沒碰過自己,只要稍一皺眉,葉允軒立刻後退,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才會對他說出那種引火自焚的話來。

  是當時的他跟平常的反差太大,害他覺得這樣的葉允軒其實還挺可愛的,不怎麼討人厭了是嗎?劉治雅又羞又惱地撿起地上的T恤,慌忙地隨意穿上,想趕緊逃離房間。

  才剛接觸門把,一隻手掌就從後頭拍向門板,發出懾人的聲響。葉允軒站在他背後,表情肯定好看不到哪去。

  「你就在我身邊,我違反自己的心性,配合你,尊重你,雖然等你主動開口是很遙遠的事,但我也想忍到不能再忍。」同樣身為男性,你不覺得很難受嗎?何況我還是個欲望很深的人。葉允軒在心裡落寞地想著。

  「你既然都可以忍這麼久了,多這一天也不會怎樣吧。」劉治雅開始不懂自己在想什麼了,依目前的情況,他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裝裝樣子,說些鬼話來哄他,二來就是死不認帳,最好還放話嗆他,總之就是不示弱。後者無疑死路,他卻不知道自己為何還是硬往死裡闖。

  為了多少可以假裝撫平因稍早的愚蠢行為所帶來懊悔,他是被強上的,不是在兩方都同意的情況下。

  「治雅,你真的很任性。是這陣子對你太好,忘了分寸?我不想惹你討厭,但你這樣是在耍我?」陰冷的口氣,說明了他此時的不愉快。

  到嘴裡的肉,竟自己長腳跑了。

  不知道是什麼讓他改變心意,有點可以確定的是,治雅又說話不算話了。

  「我就是在玩你怎樣?」劉治雅火大地嗆了回去。「不想被我討厭,你才該住手!」

  現在是什麼情況?他的寶貝治雅也開始懂得『威脅』人了?該順便機會教育一下嗎?首先是他不該耍人,再來是威脅的對象不應該是『葉允軒』這人。

  葉允軒的膝蓋頂開他的胯下,強迫他打開雙腳,一手抓住他想反抗的右手腕反折在他的後腰上。「我真的很討厭被騙,非、常。」原來你喜歡玩火啊,也許我早該知道的,要不然我何必這麼費勁。

  想逃脫的劉治雅發現自己被困得死死的,連轉身的空間都被剝奪,僅剩能動的手往後想推開葉允軒卻又無法使力,白費力氣。感覺褲頭上的褲鈎被打開,拉鍊被拉了下來,解開的褲子滑落到腳邊,連貼身的底褲都被拉低到大腿上,方才讓自己高潮的手又襲了上來,這回還帶著滑膩的觸感,想到即將發生的事,他無法冷靜地繃緊了神經。

  「你乖乖的,不痛的。」他舔咬著劉治雅冒出薄汗的頸窩,像在哄一個驚慌的小孩。

    鬆開箝制的手,葉允軒的胸膛貼靠在他背上,親密地不留縫隙。

  劉治雅不想回頭看發生什麼事,可是一低頭就看見在身下亂來的手。他還感覺到有濕滑的東西,正試著侵入他的體內,慢慢的,一點一點地進入,然後再抽出,重複動作的手指,他感到惶恐不已。伴隨著前面的愛撫,他不想承認,可是心跳還有體溫都在背叛他的理智。

  葉允軒喜歡他這反應,不再激烈地反抗,想推開自己的手,現在卻緊抓自己的手肘上的衣袖,看著他的肌膚逐漸泛紅,聽著難以隱忍的呻吟,無聲的讚賞。

  第一次發生關係的時候,他就摸遍治雅的裡裡外外,為了找出他全身的性感帶,牢記著觸摸他哪個部位會有怎樣的反應,所以治雅才會覺得自己被玩弄。葉允軒希望自己可以百分百地了解他的身體,要是有天治雅跟別人做了,可以產生比較,但最好別有那一天。

  找到他體內的敏感的點上,葉允軒惡意地逗弄著。

  「不、不行。」劉治雅緊皺著眉頭,口裡吐著斷續的喘息聲。「你給我住手……。」

  感覺他的身體還是處於緊張的狀態,耐心耗盡的葉允軒正想著要不要進入,他放緩了動作,是還是有很多方式可以讓彼此得到滿足,儘管他最想要的還是侵入般的佔有,但想到治雅的不悅,他可以忍。況且,他希望有天自己的技巧可以成熟到治雅會主動地渴求他,抽回自己的手指,改抓著他的腰。

  他收回自己的腳,將自身的慾望插進被潤滑液弄得濕滑一片的大腿內側,開始恣意地摩擦,雖然跟進入的感覺有出入,也算舒服了。

    想到自己被耍著好玩,還是輕放過劉治雅,就為了不被更加討厭而退了半步。葉允軒莫可奈何地嘆氣了。

  體外性交的方式,感覺更令人羞愧,劉治雅閉上眼,決定不去想,葉允軒爽完了,自然會放過他的。

  突然,門板上傳來敲擊的聲音。驚得劉治雅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驚慌地轉過頭,發現葉允軒似乎很享受這種刺激的氛圍,嘴角勾著不合時宜的微笑。

  「誰?」葉允軒稍微大聲地問道,腰部的動作仍舊沒停。

  「是我孟欣。」

  感覺治雅的身體變得更緊繃了,他故意地在握有脆弱的手上使力,疼得某人發出痛苦的悶聲,他的壞心眼讓人不敢領教。「什麼事?」

  現在這機會可真難得,總覺得不進去很對不起自己。葉允軒暗暗地衡量著偶然的刺激跟治雅的心情兩者相比哪個比較重要。最後他選擇拿出放在上衣口袋裡的保險套,性急地撕開,手環繞過劉治雅的腰,好替自己戴上。

  「上次打電話給你的那女孩說你有要給她一百萬,是真的嗎?」

  劉治雅在迷迷糊糊中皺起眉頭,女孩?一百萬?為什麼他要給這女孩這麼多錢?

  施慧芹還真會挑時間啊,不是說好是明天的事嗎?「妳先拿一百萬給她吧。」葉允軒往下看著方才被手指戳弄到泛紅的洞口,他用拇指將開口扳開些,反射性地收縮像是在提出邀約,他興奮地伸出舌尖舔了舔上唇。

  察覺到有比手指更為巨大的東西抵在私處,劉治雅驚覺地回過神,還來不及做確認,就被後頭的人用手掐住後頸,不留情地將側臉往牆上壓去。「呃!」接著就是一波又一波激烈的抽動,他雙手抵在門板上,痛苦地閉著雙眼。

  葉允軒故意輕咬著他的肩胛骨的位置,一路往上到耳後,然後稍有力道地吮咬著,被施以動作的人,全身像是觸電一樣,酥酥麻麻的,令人不禁想呻吟,就算劉治雅想努力忍著,還是從唇齒間溜出了低鳴。

  門外的孟欣被突如其來的撞門聲給嚇著地往後退了一步,畫的端正的雙眉挑得一高一低。「你們可別在裡面打起來。」

  「妳想進來勸架嗎?」葉允軒感受到被夾緊的滋味,爽得失笑了。「哈哈,開玩笑的。」

  「那我就先拿一百萬給她囉。」孟欣講完後,好奇地將耳朵貼在門板上,看看能不能再聽到其他的聲音。

  外頭突然變得很安靜,劉治雅不確定外頭的人是否已經離開了,只知道他好想轉身給他一拳,要他滾出自己體內。

  葉允軒微喘著氣,「呵呵。」他壓下劉治雅的頭,「噓。」被示意安靜,他意外地聽話地抿緊雙唇,僅發出無法抑制而不小心洩漏的喘息聲。

  葉允軒冷不防地打開貓眼的蓋子,果不其然,孟欣的頭髮就貼在門上,似乎還沒發現自己被看到了。

  「孟姐!兩個男生打架有什麼好聽的?」他喊著的聲音聽來有些沙啞,後頭的語調卻小小聲,還伴隨著愉悅的輕笑。「我很忙的。」

  被發現的孟欣抬起頭,沒趣地踩著高跟鞋離開了。

  確定沒人後,他俯下身,輕咬劉治雅的耳殼。「沒人了,你就放心的叫吧。」

  他咬著下唇,連氣都不想喘給他聽似的,這樣忍著對葉允軒來說……也是另一番風味。

  「我們扯平了。」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