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魔法的魔法師 第二章 飛龍迪克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      我的超自然感覺力很快得到了證實。在我的透世心眼幫助下,我清楚的感覺到從遠方有一個很強大的能量體在向我們這連飛快的接近、(克,有一個穿著奇異衣服的人,正向這邊飛來。)

      (小飛,我已經知道了)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會很驚訝。人怎么可能飛起來呢。便通過與哈力斯的一夜長談,我了解到這個魔法世界里的有許多不能用常理來決定的事。比如這個飛來的人,他在使用飛行魔法。這是一種很累自身魔法力的魔法。一般的魔法師,最多只能在空中飛行幾公里。飛來的人魔法力很強,很快就到從十多公里到現在離我們三四公里。

      在這種距離下,我可以看清楚他的樣子。

      是一個和我差不多年紀的人,二十三四歲。身材高大,體格健壯。一頭金色的長發。混身散發著一種強大而又有野性的氣息。不知道為什么我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很強的多彩能量在他四周圍繞著。身上穿著一件衣服,不!只能說身上包著一件魔獸皮。樣子很有趣,很像一只小魔獸在空中飛行。

      看著他在空中不斷前進。我終于明白,飛行魔法的原理。飛行魔法就是先以自己自身的魔法力與空中的風原素能量相結合產生一定浮力,然后經過魔法咒使浮力產生推力。不過這一過程需要極強魔法力才能施行!雖然這個有著野性的年青人,飛行了十多公里,雖然臉上有一點倦容,但我知道,他至少還能飛這么常的距離這是我的感覺!現在我也相信我的感覺了,因為每次感覺都得到了證實。

      哈力斯與布來基終于感覺到這個人的存在。從他們的慢慢提起魔法力的行為充分顯示出敵意。哈力斯說:「迪克,又來了一只小魔獸。看樣子它很歷害。我們得小心對付。」看著哈力斯與布來基那種面對強敵才有我樣子,我笑著說:「哈哈,那不是魔獸是一個人,不過樣子真的好像是只魔獸呀!」

      這時,哈力斯與布來基終于看清楚對方的臉了。我們三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一起開懷的放聲大笑。果然是人,不過他穿的樣子……哈哈……太像……魔獸了。

      像魔獸的年青人落在第二陷進之前,看著巨大蜘蛛的尸體。「這都是你們殺的?」語氣存在極不相信的成份。這也不能怪他,像以前村民對付一只蜘蛛就已經很累事了!也許他只注意到魔曾蜘蛛的尸體,并沒有認真的打量我們的樣子。

      布來基說到:「小伙子,我是什么人,怎么穿著這樣的一件魔獸皮,我們還以為你是只魔獸呢!來,快上我們村中給你找件衣服。」說著一轉身對旁力一個身青的小伙子說「阿力亞米,去找一件適合這位年青人的衣服來。」我是這里的村院長。

      阿力亞米是個特別的小伙,在這個村中除了哈力斯與布來基以外,留給多最深印象的就只有他了,雖然我們沒說過幾次話。與他接觸時間不長。但總是覺得這個小伙子將來一定不簡單,只有十七歲阿力亞米通過這幾天我對付魔獸蜘蛛的強訓,對我非常佩服!而我許多的魔法旁技的知識是從他那里得來的!

      像魔獸的年青人看著布來基村院長說到:「真得謝謝你們。要不是那個該死的家伙偷了我的衣服,我也不會落得這個份上。要是讓我找到那個家伙,我會讓他好看的!」聽到這里的我心中不由的一顫,完了,看來這個人就是在湖中那個人。對,他應叫迪克。怎么遇到他了。

      「對了,我叫迪克,你們好!」

      哈力斯把話接過來說:「你也叫迪克,真巧了,我們這里也有個迪克,他就是有著很高的名氣的飛龍魔法師——迪克。」說完用手指著我。

      我想:「完了,看來這一關過不去了」我正想說話解釋!可是正在此時那個年青人驚訝的看著我,看到我身上穿的有著飛龍圖案的魔法袍。他的眼光透出一股足以殺死人的神情。「好小子,你在這呀,讓我好找。對了,你叫龍克對吧。好,龍克今天不讓你嘗嘗我的歷害,我以后就不叫飛龍魔法師迪克。」

      說著說著,就像極速的向我們這邊跑來。

      邊跑邊念著魔法咒:「偉大的魔法三創主之攻擊之神——凡化多請賜我你神奇的攻擊力量,讓我用最強的魔力,使出攻擊魔法……」

      在此同時,我看著迪克向我這邊沖來,突然我想起一件事——「不要過來……」

      「怕了,小子別跑,誰讓你害得我那么慘呢。」迪克說著加快的沖過來的速度……

      「這里有陷井……危險!」在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只聽到迪克哎喲一聲,掉到了第三道陷井中,他連魔法咒都沒有念完。

      接著只看到一個人全身是火的跳出陷井,慢慢地火好像被空氣中水原素能量給撲滅了。我知道是迪克用水屬性的魔法撲滅了身上的大火。

      用火攻是我對付魔獸蜘蛛的最后一道法寶。

      哈哈哈……在場的所有村民都大笑起來。引起大家大笑的是迪克的樣子。

      剛滅完火的迪克活象著被火烤過的肉,包在身上的魔獸皮已經所剩無乎。金色頭發只留下中間的一股好像一只大公雞。皮膚上有著多處的燙傷!全身黑黑的……再配合他那獨有的跳動姿勢,比馬戲團里的小丑還滑稽。

      這時阿力亞米已經拿衣服回來了,當他看到迪克的樣子時,已經笑的嘴都合不上了。迪克好像意識到自身的魔獸袍已經燒光了,以我們從來沒見過的速度,沖到阿力亞米身旁,一伸手,就以最快的速度把衣服穿上。(在這里的所有人都為這種速度驚訝)

      看完迪克穿上衣服,我們又一次大笑!哈哈……有的人還小聲的說著,這個人好有趣呀。

      我強忍著笑意,因為在偷衣服的事,我理比較虧。

      「我說不讓你過來,你非上前。咳,我對偷了你衣服表示道歉。」

      迪克那憤怒的雙眼,幾乎要把我吃了!

      「龍克,我和沒完……」說完小心意意的向我逼來。看著大家都沒有讓他停下,知道已經沒有陷井了,馬上又不顧一切的飛快地向我沖來。在接近我時,發出他最強的一擊。我只見極濃的紅色能量在魔咒的作用下,向我沖來。我用力一閃——才我知道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我現在的內息力只有原來的十分之一。如果按我原來的實力,閃過去當然不在話下。但現在的我,雖然能通過透世心眼看清楚迪克攻來魔法的規律與空隙,但自身的內息不夠,使我不能閃開這一擊!

      只聽,吼∼∼∼∼∼∼∼∼忽的一道白光。接著只聽哎喲一聲……

      大家都為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       ※       ※       ※       ※

      大家看到的是這樣的景象——迪克口中溢出大量鮮血,混身好像被一層紅漆所包圍,昏倒在離我五米遠的地方。巨獸小飛安靜的站在我的身旁,它那巨大的身軀散發著強大的氣勢,使人忘而生畏。

      村民們看著我與迪克和小飛,眼中露出不解的神情。這不怪他們,因為小飛來的太快了。我覺得就是有哈力斯與布來基這樣實力人也沒有看清小飛是怎么出現的。

      正當我面臨危險的時候,我的腦中出現了小飛的聲音:(克,讓我來對付他)

      因與小飛有著這種心靈感應,使它感到了我的危險。它以極高速來到我的身邊,發出在這個魔法世界的第一次攻擊,這是改變我與迪克命運的一擊。

      只見小飛巨吼一聲,從它那獨角中發出一道光柱。它的這種攻擊我以前見過,在與小飛的第一次戰斗中,它就使用過這攻擊,使四大戰王的阿真法與鳧夜金喪命在它的口中。但這次的光柱好像比那次強上許多,而且有一些未知的變化。我想可能是永生劍能量帶來的這些變異吧!

      也只有我的透世心眼才能觀察到小飛發生出光柱的一些不足人知的秘密。

      光柱中間有一條不為人察覺的能量——永生劍的能量。而小飛自身所發的電光圍著永生劍的能量做圓形環繞,空氣中有一種能量在不斷地被光柱吸收,使小飛發出的光柱極快的變粗。

      與小飛戰斗過的我首先意識到,如果光柱以這種情況擊中迪克,就是他再強,也必死無疑!

      不知道為什么,大腦好像沒有經過思考一樣,我以光一般的速度對小飛發出一道心靈感應力。

      (小飛,快收回所有攻擊)

      但太晚了。小飛是我的愛獸,感到我的所想,光柱能量大部分被它收回體內,但仍有小部分沖向迪克所發的紅色能量。兩種能量毫無花巧的相撞。難以想像,兩種能量沒有發生想像中的巨響,只見光柱能量以山洪暴發之勢壓向所有阻擋它的力量。

      迪克野性的本能感覺到不可避免的危險,運用出自己從沒練成的「飛龍神勁」形成對自己的保護層。但一切都太晚了,光柱終于擊中迪克。一種痛迅速占據了迪克的神經,那是一種迪克從來沒有過的痛,是天下最痛苦的痛!(至少迪克是這樣認為)

      那種痛是發生在全身的組織內部,每一個細胞中。那是人體能最大承受痛苦的極限中的極限。一向認為自己能承受任何疼痛的迪克,已經完全被這種痛征服了,發生它一生中最大的呻吟——「哎喲!」迪克被小飛擊出五米遠落在地上,口中吐出鮮血,混身每一個氣孔都溢出鮮血,好像一個剛從血池中跑出來的人。

      一切的事情都發生在短短的一秒中之內。

      在場的人,只有我一個人保持冷靜。「快,把他抬到村里,看看還有沒有救。」

      村民們聽到我的話后,慢慢的從驚變中醒來。

      哈力斯與布來基組織人力把迪克抬到村中。并讓村中最好的魔法治療師給迪克查驗傷勢。理查是一個老人年,在這個村中的地位僅次于村民院的院長,而且向來以治療術聞名,附近別的村中的人都來請他治療魔法所造成的傷害。

      我與哈力斯和布來基看著這個叫理查的魔法冶療師對迪克的檢查。

      我是第一次看魔法冶傷師冶療的過程。

      理查也是一個魔法高手。從他慢慢念動的咒中,我感到他身上的魔法力不會比哈力斯與布來基差,或者更高。

      看著理查布滿魔法元素的雙手在迪克的身上來回游走。我們的心情都隨著他不經意的動作而變化。理查的臉上好像也出現很大的不解與疑惑。他慢慢的先從頭部輸入魔法力,迪克沒有反應。然后他用手按著迪克被小飛擊中的胸部輸入另一類的魔法力,但還是沒有反應。這樣試了多次,大約半個小時過后,理查終于收手。迪克的臉還是那樣毫無血色,好像死去一樣,只有從他起伏的胸堂才能證明他還活著。

      布來基上前幾步:「怎么樣,他還有救嗎?」

      理查沒有理會布來基,沖我走來。「他是傷在你的召喚魔獸的下,是吧,年青人?」

      我看著這個老人有一種說不出的尊敬感覺。「是的,理查大叔。他怎么樣?他的傷要不要緊?」

      查理再次陷入迷茫之中。「不可能呀,他應是受了極重的傷,但經過我的檢查,他好好的一點傷也沒有。這是為什么?」查理自言自語的說道。

      哈力斯與布來基聽到查理的自語聲后再次驚訝的看著我,不過他們很快就平靜了。通過這幾天與我的相處,我的身上有太多神奇的事發生,使他們見怪不怪。

      我沒有理會他們的目光,對查理說:「查理大叔,我可不可以看看迪克的傷勢?」

      「年青人,你會治傷?好呀,你來看看他。」

      隨著我的走動,我進入透世心眼之中。我把手按在迪克被小飛擊中的位置,慢慢的放了一絲內息力進入迪克的體內。

      我以前在深坑小飛的背上曾經對自己進行過內視。現在我就以這種方法,對迪克進行內視檢查。

      我放出的內息有永生劍的能量,很快就與迪克體內小飛所發出的永生劍能量相結合。使我更清楚的看到迪克體內的異變的情況。

      現在迪克的情況與我當時得到永生劍時很相似,他正運用一種奇怪的心法,慢慢地吸收著永生劍的能量。那種心法好像變成一只飛龍帶著永生劍能量在經脈中一圈一圈極快的運行著。他的這種飛龍心法很特別。我慢慢觀察著飛龍心法的變化。

      飛龍心法在我透世心眼之下沒什么秘密可言。在與我以前所學過的心法的對比下,我很快的就知道了飛龍心法的優點與不足。我把我的心神移向迪克的腦部,看到迪克在全身心的運行心法,以便極快的吸收永生劍的能量。

      我用我的「心神通心術」發出信息。(「心神通心術」——一種通過肉體接觸而感覺得對方想法的一種精神術,也可以與對方進行心靈交流。這是我來到這個魔法世界所創的第一個功夫。是從與小飛心靈交流中所學到的東西而發展來的,在這兩天在對付魔獸蜘蛛時,所練就成的。今天我第一次使用,我也不知道有沒有效。)

      (迪克,對不起,上次偷你衣服的事我很報歉。請原諒我,我知道你這個人很堅強,你在運用像飛龍這的心法來消化小飛傳來的極特別的能量——永生劍能量。但以你這種速度,十年二十年都不會吸引完這筆能量。據我的觀察你的飛龍心法很特別,但也有不足之處。你應當把飛龍心法化為兩段運行……)

      迪克好像聽懂了我的話,慢慢地按照我教的方法運行飛龍心法,果然能量的吸收大大增加。我想,以這種速度大約兩天后迪克就會清醒。

      我慢慢的退出迪克的體內。

      我睜開眼晴,對著那人說道:「他沒事了,兩天后就會醒。」

      哈力斯與布來基并沒有吃驚。但查理不解的看著我道:「年青人,你已經看過他的傷了?」

      「查理大叔,不要這樣叫我,你可以叫我龍克。是的,我已經看過他的傷勢了,正如你說的那樣,他沒有受傷,他只是在練一種魔法武技。」

      隨著我的話,哈力斯與布來基看著我問道:「龍克,你到底是什么人?在你身上發生的所有事讓我們不理解!」

      我哈哈一笑,「布來基院長,其實我只是一不會魔法的人。」

      我知道我就是說出我不平凡的經歷,他們也不會信,因為他們不會相信我是從一個沒有魔法的世界來的人!

      于是我編了一個神奇的來歷……

      時間過的很快。兩天很快就到了,我正和查理討論魔法治療術方面的知識,阿力來米飛快的跑進來說:「迪克醒了,他說要見你。」

      ※       ※       ※       ※       ※

      迪克靜靜的睡在床上,對我的到來好像沒有察覺似的。

      我看著迪克,他現在給我是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屋內只我和他,他看著我,眼神中已經沒有那種對我憎恨的神色。

      「你來了,請坐。」

      「你好了,很高興看到你的醒來。」我慢慢坐在一張方椅上說。

      「我找你來,沒有什么意思,我已經原諒你了!我想知道到底是誰,從哪里來?在我體能的能量到底是什么?」

      我看著迪克,讓我生出可以與他共甘同的感覺。我慢慢的說:「我睡了好久,我也不知道我會出現在這個世界里,一個魔法世界!我不會魔法。但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里的魔法能量。可以這么說,我和擊昏你的巨獸小飛都來自這個世界以外的世界。你體內的能量是永生劍的能量,因小飛對你的攻擊,使永生劍的能量進入你的體內。這就是我所知道的……」

      迪克突然說到:「你是從什么地方來的?是東方還是西方?」

      「我指著我出來的谷,我是從那里出來的。」

      迪克看著我指的方向。是東方的方向。臉上露出微微的笑容。

      「龍克,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可以,迪克!」

      迪克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眼中充滿淚水。「我講個故事給你聽!」

      ※       ※       ※

      在魔獸最常出沒的云達山中。有一個人,不!是兩個人走在大森林幽暗的小路上。

      一個衣著雜亂的老者與一個嬰兒。嬰兒可能是累了,在老者的懷中呼呼大睡,一點也沒有察覺危險的到來。老者的眼神中充滿神光,一看就是一個魔力強大的魔法師。對于將要來臨的危險,他一點也不在乎,只是專心的找著什么方向,找著什么?

      云達山是一個魔獸最常出沒的地方。不知道云達山的,一定不是這個魔法世界的人。(龍克就是)這里出沒著大陸中出名兇猛的魔狼獸。魔狼獸是群居的魔獸,它們體型和小牛相當,雖然個頭在魔獸中算是小的,但它們視血如命,以群體優勢來取勝。單就每個個體而言,魔狼獸有著極強的攻擊力。他自身會用運一些魔法,但這些并不是它的主力攻擊器。它的爪子和一口巨齒都帶著一種使你很快失去體力和魔法力的毒素。如果被咬中后不及時處理的話,你的體力和魔法力會很快的消失。等待你命運的是死亡,成為它們的口中食物。在云達山附近的人都搬走了,因為他們都深受其害。曾經有許多冒險者來對付這些魔狼獸,但大多都死在這們的爪與巨齒中。使它們的惡名傳遍整個魔法世界。

      老者是魔法世界的人,當然知道這里有魔狼獸。有人說老者不是瘋子就是魔法極高強的人。老者是后者。(如果說起老者的來歷,會嚇大家一跳的,我們后面會有交代,這里就先留個引子)

      云達山魔狼獸聞到老者與嬰兒的氣味,立即行動起來。

      「敖∼∼∼∼∼∼∼∼∼」

      魔狼們發了發現獵物的訊號。不一會兒整個云達山都此起彼浮的出現魔狼獸的敖敖聲。

      從老者的表情看來,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而且還面帶喜色。心中想著:「小灰是不是該來了。」

      面對眾多魔狼獸包圍的老者只是看著懷中的嬰兒,紅紅的臉蛋,五觀分明。這小家伙,還不知危險的沉睡著。

      老者仰天一聲巨吼,象魔狼獸一樣的吼叫。

      「敖∼∼∼∼∼∼∼∼∼∼∼∼∼∼∼∼」

      眾魔狼獸好像遇到了極大的危脅,都伏在地上,低低地嘶鳴。

      從遠方傳來一聲比老者弱一點的吼叫,不一會出現了一只二米多高的巨型魔狼獸。這只魔狼獸是云達山里魔狼獸的首領。它有著灰色的皮毛,在那巨大的狼頭上面有一道極深的傷痕。圍著老者與嬰兒的獸群看到自己的首領,都發出了敖敖的鳴叫,好像是在歌唱。其實它們是在討好魔狼獸王。

      老者看到魔狼獸王,哈哈一笑。收斂笑意的老者對著魔狼獸王說:「小灰,好久不見。」

      魔狼獸王發現老者,溫順的像條狗似的走到老者面前,伏下身子,輕輕的發出嗷嗷聲。

      老者看著伏下身子的小灰。(伏下身子的小灰也比老者高上一頭)「讓你的兒孫們離到這里,我嫌它們煩。」

      小灰好像聽懂老者的話。回身對著那群魔狼獸發出一聲巨吼——那意思就是還不快走!眾多魔狼獸一陣風的散去!

      老者摸著小灰的巨頭:「小灰,我以前救你的山洞還記得在什么地方嗎?人老了,好久沒來了,都有點找不到地方了。」

      老者坐在魔狼獸王的身上,來到一塊山崖之前。四周全都是高大的若有所思魔樹。噢,是這里。老者心里想著,慢慢走入山洞中。

      (介紹一下老者與小灰認識的經過。魔法師的壽命一般在一百歲左右,但有一些有著極強魔法力的魔法師可以活到二百歲以上,老是就是他們中的一員。魔狼獸的壽命一般在二三百之間。大約在二百年前,老者當時還是個三十歲年青人。他一個人來這里冒險,□練自己的武技與魔法。在這個云達山森林中他看到一只大魔鷹抓著一只小的魔狼獸。小魔狼獸頭部被抓出一道深深的傷口。他有一個怪習慣,就是看不得欺負弱小的事情發生。聽著小魔狼獸的哀鳴,他使出最拿手的飛龍神勁,用手指發出一道魔法神箭將魔鷹打落。小魔狼獸大約只有一個月大,身體像小狗一樣。他用心照顧小魔狼獸,雙方都產生了真摯的感情,他給小魔狼獸起名小灰。他在這里找到一個山洞住了兩年,小灰也陪他兩年。在這段時間內,他還教小灰不少攻擊方法。這對以后小灰成為這里的魔狼獸之王有著極大的作用!)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