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舊) 第六章─狴犴(完)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師父!」

    我轉一個彎,繼續往前走。

    「師父!」

    我拿起開水喝了一口,又繼續走。

    「沒想到師父連喝水都喝的那麼優雅!我真的好佩服你喔!師父。」

    我扯了扯嘴角,轉過頭,無奈的說:「我不是你師父!去!去!那邊那幾個學長很閒,去找他們。」我指著在旁邊一群偷笑的學長,道。

    「沒想到喝水也可以喝的這麼優雅!師父!教教我好嗎?」沒想到他不僅沒在聽我說話,還在一旁研究我喝的杯子。

    SH…OOT!(註一)我忍不住在心裡飆髒話,瞪了在一旁偷笑的其中一人,他首先同情的看著我,下一秒沒良心的狂笑。

    我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呀!為什麼我認識的人都這麼…欠扁,這世界是沒上帝、沒佛祖、沒耶穌、沒媽祖、沒聖母瑪利亞、沒觀世音菩薩嗎?為何這些奇奇怪怪的人都會是我認識的?

    「學弟呀!算你倒楣!我們之中有幾個人也被它纏過,多虧有你。」其中一位學長說。

    「學弟呀!你就任命吧!」另一位學長這麼跟我說。

    「小楓呀!你就乖乖的被他纏吧!」這是天遙說的,而彌雲,在一旁笑到笑不出聲音。

    「你們幾個好樣的。」我憤憤的說,這些人不僅不幫我,還沒良心的笑。

    「師父!」在我身後的B班同學對我說,我無奈的撇了他一眼,丟了兩個問號給他,「名子?武器?」

    那個人見我問他問題,雙眼馬上神采了起來,興奮的說:「我是2B班的祐作,銜詮斌•祐作。我的武器是九節鞭。」

    鞭子呀!和梓玥用的相仿,不過似乎是鐵鞭。我轉向他,沉聲說:「好,2B用九節鞭的祐作小弟弟,別吵我,我不用九節鞭的。」我撒下了謊,我並不是不會用九節鞭,只是沒接觸幾次,比起它,我一般的皮鞭會耍的比較好。

    「沒關係,我只要師父教我飛刀就好了。」

    我拿出我的匕首,遞給他,對他說:「我用的匕首比一般的飛刀類重了許多,一般沒練過的人,是使不來的。」

    他接過我手上的匕首,手沉了下,接著有些吃力的舉起,看著它。

    「這是…什麼材料?」他端詳著,似乎從沒見過這種材料。

    我拿回匕首,收進身子,道:「這是冷鋼,十分稀有的煉鐵材料。」

    冷鋼,利用落雷形成的鍛鍊材料,需十分強大的雷擊,煉製其的材料也十分稀有,加上它不能用人為引發的雷煉製,所以種種因素之下,這種鋼料的數量十分稀少。

    「那是什麼呀?怎麼那麼重。」銜詮斌•祐作甩了甩手,我冷哼了一聲,這把匕首是減輕重量過的,我身上其他的匕首,都比這個重上許些,里歐則更厲害,他飛刀的重量是我的兩倍,只要命中,就算死不了,半條命也去了。

    「反正,要找人教你的話,去找個你拿的動他的飛刀、會使鞭的人吧!」我冷下臉,要找人收他為徒,要先讓師父高興,這是必要的,人家都沒說要收他為徒,自己就先叫起師父了,是不是太厚臉皮了吧?

    他抿了抿嘴,不服氣的道:「那你跟我打一場,武器主要用鞭子,可以使用5種武器,不可使用超過30公分的刀劍或長槍之類的武器,可以放魔法,我贏的話,你就收我為徒,你贏的話,我就不來煩你。」

    哎呀!這個條件對我完全沒利益嘛!而且似乎是為他自己擬的,算了!就算這樣,我也不見得會輸他。

    「可以,不過我要加個但書,我贏了話,你就不能來煩我。」我造出一把黑色皮鞭,對著他說,他也點頭,接受我的提議。

    「小楓,我打段一下,先去找櫻老師,我們不能擅用場地。」彌雲對我說,我朝他點點頭,表示不在意。

    我們去問了優雅在喝下午茶的老師,沒想到她二話不說就答應,還把大家召集到格鬥場。

    這個場地是在天台下面的一樓,整個房間中,只放置了五個擂台,我們倆站到中間的那個黑色擂台。

    「你們的比賽規則我清楚了,除了這個擂台以外,其餘四個擂台也可以使用,落到水裡就失敗了。」

    在擂台的四周,佈滿著水,水中也立了幾根木樁,當地基使用。

    「紅布一落下,比賽立即開始。」櫻老師說完,便退出防護罩場地內,張起了防護罩,東西南北四方,也各有一個半圓型的防護罩,所有人都坐在面觀看。

    我們倆盯著紅布,紅布落下的一瞬間,我們同時動了,明顯的,我的速度快上銜詮斌•祐作一大截。

    他用鞭子勾住我的手,我一轉,手就順利的脫離鞭子的禁錮,我手一甩,黑鞭有如巨蟒一樣纏上他的腳,而後者果然是用鞭的,馬上就脫離了我的鞭子,往我展開一陣猛烈的攻勢。

    咻啪啪啪啪啪啪─。

    銀色的九節鞭捲起了沙土,我往後一跳,跳到水中的木樁上,將鞭子往上一揮,勾住一條擂台的架子,躍至他身後。

    『小楓呀!我看妳說不會使鞭是騙人的吧!』天遙的聲音傳至我耳鞭,我也對他傳了個心通術,無奈的對他說:『我現在在比賽耶!』我頭微微一側,閃故意把飛刀。

    『我看妳游刃有餘呀!』彌雲對我說,要不是礙在現在有防護罩擋著,我早就一槍過去了,哪會讓他揶揄我。

    不過,他們說的是沒錯啦!銜詮斌•祐作的實力是真的還蠻普通的,我看黎恩這個祭師都比他強上許多。

    喀鏘─。

    我抽出匕首擋下他射過來的飛刀,鞭子捲上他的九節鞭,往他跳了過去,朝他踢了一腳,力氣放輕了許多,收回鞭子,我怕一不小心就踢死他,這消磨時間的比賽,還是長點好,順便讓他認清自己的實力,不要這麼自大。

    我朝他射出匕首,他狼狽的閃過,卻被匕首上綁的鋼絲劃傷臉頰、身體,身上霎時出現無數條細小的傷口。

    他在另一個擂台上落地,瞪著我,我站在原地,繼續射著匕首,但都故意枚射中,沒多久,他身邊遍佈滿了無數條鋼絲。

    「這些鋼絲很利的,別輕舉妄動。」我微笑的對他說。

    「可惡。」他雖這麼說,也不敢亂動一下,畢竟他親身證實過鋼絲的利韌度。

    『小楓,不要太過火。』天遙擔心的說,彌雲也對我說相同的話,也對,我似乎做的太過火了點。

    我切斷鋼絲,不滿在他周圍的鋼絲軟了下來,也就沒殺傷力了,他撿起我的匕首朝我射來,我一個後空翻,閃躲掉第一波,抽出鞭子,打掉下一波。

    「你死定了。」被憤怒沖昏頭的他,生氣的對我說,突然有數十把手裡劍朝我射來,我沒料到在設完我的匕首後,會緊接著射著自己的手裡劍,因此微微張口,看來,他並不是一無是處,至少,懂得用兵術。

    「你以為這樣就能贏我嗎?未免太小看我了吧!」我雙手交叉,夾住手裡劍。

    「我並沒有小看你。」他露出一抹狡詐的笑容,我看向手裡劍,沒想到它上面竟然綁了數張爆符。

    碰─。

    場上頓時煙霧瀰漫,所有人都專注的看著爆炸的地方,突然,一陣旋風吹過,將煙霧捲散,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把巨大的紅色扇子。

    「魅姬,謝啦!」這把扇子是魅姬的武器之一,在爆炸的一瞬間,就是它幫我擋住大半的暴風及火力。

    『不用謝我。』魅姬的聲音繚繞在場中,只有我聽的到,收回扇子,看了看身上的傷。

    「唉呀,披風都破破爛爛了。」我拉起披風,下擺處已經十分殘破,還有很明顯的燒焦痕跡,看起來想是剛打完仗的樣子。

    『小楓,有時候連我都覺得,妳是不是怪物呀!』彌雲對我說,我無奈的笑了笑。

    『小楓,還是速戰速決吧!雖然我很想繼續看下去,但是妳的對手樣子似乎有點奇怪。』天遙擔心的說,沒錯,銜詮斌•祐作的樣子十分奇怪,與第一次跟我對打時差了很多,眼睛也不滿血絲,好像被什麼附身一般。

    『好,我知道了。』我慎重的說。

    唰─。

    我脫下披風,將手腳上所綁的鉛塊全拆下,這事慢不得,眼前的人,身上竟然帶有妖氣,太不尋常了。

    『彌雲、梓玥,他身上是不是帶有妖氣?』我朝他們問,他們沉默了一下,然後驚訝的說:『小楓,別打了!』

    我沒有理會他們的話,拔下戒指,也不管現場有多少人了,眼前的人,似乎快要被同化了,不趕緊治理是不行的,況且,附身的這名妖物,道行跟魅姬有得比,只是魅姬是仙,他是妖,冥力十分強大的妖,大概是魔王級的,我對付這種也很吃力,要小心點才行。

    我一一拆下身上沒用的東西,身體頓時變的十分輕盈。

    『小楓,妳的身體是武器庫嗎!不過別逞強了,這隻比上次的喪屍王還厲害。』

    我揚起微笑,沒辦法,從以前就出過幾次驅魔的任務了,要是放著不管的話,我的良心會譴責我。

    抽出幾張黃符,咬破手指,以寫代替墨,胡亂的寫了幾下,閉上眼,拔下耳環,鮮紅的眼睛上各出現了兩道圖案,一道是六芒星魔法陣,另一眼則是羅馬數字一(註二),我扯下披風的一段,蓋住左眼,避免一次使用兩種力量,造成強大的破壞。

    「各位小心點!」櫻老師也發現狀況不對,連忙抽出武器,並大聲告訴同學們,而大家也首先愣了愣,然後也拔出武器進入備戰狀態。

    「依!」里歐的聲音傳來,他跳到我身邊,看著銜詮斌•祐作…不,是妖怪的樣子,心裡也大吃一驚。

    「妳那個長出喉結的耳環會壓制力量,妳要不要拿下來?」里歐對我說,我看了一下旁邊的人,在斟酌了情況,還是決定拆下耳環。

    「算了,以後的事以後再解決,眼前的比較重要。」我將耳環收入口袋說。

    「排除行動開始。」我對里歐下達命令,畢竟他還是我的下屬,我是他的上司。

    「是。」他也收起玩心,拿出武器。

    「行動。」我往上一跳,朝妖物一連開了幾槍,這槍裡面的子彈十分特殊,有麻醉及鎮靜作用,主要的還可以排除污穢的靈魂。

    「爆!」里歐射出幾顆珠子,珠子在接觸冥力時,變成白色的火燄,火焰包圍了妖物,發出悽慘的尖叫聲。

    一旁的老師見狀便想過來支援我們,我便用結界包裹住我們兩個,他們對付這種的經驗絕對沒我們倆好,來了也只會讓我們分心。

    銜詮斌•祐作漸漸被妖物同化了,他手上出現一把冥力形成的長槍,朝我們奔來,速度極快,我們倆只好狼狽的往旁邊一滾,接著那名妖物便轉了個彎,朝我刺來,我又手扶地,往右跳了一步。

    「妳忘了我還有左手嗎?」說完,左手出現一把短劍,往我左肩刺來,閃避不及,只好順是往後跳,但短劍還是穿過我的肩頭,鮮紅的血液染紅了潔白的襯衫,血流不止,怵目驚心的紅順著手臂流了下來。

    「依!」『小楓!』

    三人同時大喊著,我撐起一抹虛弱的微笑,示意里歐別擔心,然後對彌雲和天遙兩人傳了心通術。

    『你們兩個一個去疏散人群,一個去叫沁來,用最精簡的字句敘述發生的事,然後說需要能包裹住這一樓和天台的結界或防護罩,切記,千萬不要讓別的學院知道這事,還有通知校長!』

    我一手扶上短劍,見他們還待在原地,我便朝著他們大喊:「快去!」同一時間,拔掉短劍,而短劍在同一時間,化作黑色的冥力粒子,回到妖物的身上,溫熱的血液也順勢噴灑出來。

    而彌雲他們倆首先愣了愣,然後一個跑出去,另一個則去通知櫻老師,櫻老師連忙疏散學生,要他們到外面集合。

    「依!妳沒事吧?」里歐這時正幫我擋著妖物,但因為分心與我對話,一不小心便被打飛出去,撞上擂台的柱子。

    「黯無呀!黯無。你沒想到會死在我手上吧?」妖物一邊把玩著刀子,一邊對我說。

    黯無?他…怎麼會…?

    「依?你認識他嗎?」里歐扶著柱子站了起來,疑惑的對我說,我看了一下妖物的樣子,完全想不起他是誰,只好無奈的搖頭。

    「妳不知道我是誰沒關係,反正,今天就是妳的死期了!」他說完便朝我射來數把冥力暗器,我一手摀著傷口,嘴裡喃喃的唸著。

    突然,我右眸上的魔法陣發出紫光,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紅色的結界就出現在我面前,恰巧擋住了所有飛刀。

    「唉呀!看來我暫且還死不了呢!」雖然肩頭上的傷還留著血,但嘴巴還是得念上幾句。

    吼─。

    怒吼聲自妖物的口中發出,但我總覺得這個怒吼聲好像在哪聽過似的,只見冥力完完全全的蓋住銜詮斌•祐作的身體,他與妖物開始同步化,如火一般的花紋在他的身上蔓延,淡棕色的頭髮也變成如火一般的紅,嘴巴,也長出如虎一般的犬牙。

    「依,他難道是…?」里歐問,我淡淡的吐了一口氣,然後無奈看著他。

    「…狴犴。」

•••

    「哦?看來妳還記得我嘛!黯無。」狴犴笑道,我卻一臉無奈。

    「我跟你到底是有什麼仇呀!為何你三番兩次的想殺我,這次竟然還追到這裡!」我跳起閃躲他的攻擊,又道:「你沒有告訴我原因,我怎麼會知道!」

    他又朝我射了一刀,說道:「妳還敢狡辯!妳不是殺了我弟弟!」

    我左思右想,最後大喊:「你弟弟那麼多,我怎麼知道是哪一個!況且,我哪會無緣無故去殺九龍之子!」

    「讓我來告訴妳吧!」他一腳往我踢來,我側身一閃,一個手刀打去,他則往後跳了數步,閃躲掉這一擊。

    「妳不停手我怎麼說!」狴犴憤怒的大喊,我冤枉呀!是你自己對我攻擊的。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停下動作,站在原地,做出戰鬥姿勢,以免他突如其來的攻擊。

    「好!你說吧!」我對他說。

    「該死的!妳殺的是饕餮!」他說完往我打來,我朝他踢了一塊碎石,但碎石在還沒碰到他身體時,便暴裂了。

    「該死的。」我扶著欄杆盪到天台去,在這裡打沒辦法使用一些能力。

    「依呀!既然狴犴找的是妳,我就不干擾妳們倆的戰鬥了!」里歐訕訕的說,我瞪了他一眼,這小子好樣的!每次都說成事不干己似的,話說我什麼時候殺了饕餮?他…不是還活的好好的嗎?

    「狴犴!你口口聲聲說我殺了饕餮,你哪來的證據?」

    「就憑我的雙眼!我親眼看到的!」狴犴瞪著我,憤怒的說。

    冤枉呀!饕餮不是還活的好的嗎?我真的沒殺他!

    「欸!狴犴,我們可不可以別打啦!」聽到我們對打的理由,我不禁覺得全身無力,完全沒有想打下去的念頭。

    「X的!黯無妳這個懦夫!」

    「這句話我已經聽了幾百遍了,換一個來聽聽。」我慵懶的說。

    「妳…!」

    「這個臭小子是吧?哈哈!你為什麼每次講的都那幾句!活了那麼久,難不成都是在睡覺呀!」我輕笑道。

    「妳這個臭小子!我要讓妳看看惹火我的下場!」狴犴又朝我射了許多把刀來,既然知道他是狴犴了,那我也有省事的方法可以擊敗他。

    我迴旋一跳,躲過那數十把的刀,拿出數張黃符和一雙白色手套,手套和黃符上,都有著看似中國字的奇怪圖紋,我將手套戴上,將符紙用食指及中指夾住,暗暗的念了幾句咒術,往空中一射,符紙並沒有以所預料一般的掉下來,反而留在空空繞著我為了一圈,我手一指,符紙霎時網狴犴飛過去,包圍住他,而狴犴也發出痛苦的怒吼。

    「反正這又不是第一次了。」里歐訕訕的說,沒錯,若是我沒記錯的話,這是狴犴第50次被我使用這一招了。

    真的是50次嗎?

    我的心底傳來一陣微弱的聲音,不斷的侵蝕著我,真的只有50次嗎?我沒辦法給正確的答案,或許更多,或許真的是50次。

    當我心一有雜念,狴犴馬上就發覺了,他努力的掙脫這些符咒,但我馬上就發現,並且將符咒捆的更緊些。

    「啪─。」

    我一彈指,聚集在我手邊的火元素馬上因為摩擦,而產生了細微的火炎,火炎隨著引線,燃上了符咒。

    「吼─。」狴犴突然大吼一聲,變暈倒了…不,正確來說,暈倒的是銜詮斌•祐作,狴犴的靈體,已經從他的身上抽出,我吩咐里歐將銜詮斌•祐作帶離場地,然後一臉無奈的看著狴犴,道:「狴犴!為什麼每次跟你說話你都不聽呢?」我在空中描繪著一個藍色的魔法陣,漫不經心的對他說。

    「還不是因為你殺了我弟弟。」他憤恨不平的說,接著在看到我的魔法陣時震了一下,然後驚嚇的指著從裡面走出的一隻狼。

    「我就說我沒殺他呀!是他自己要跟著我的。」我賭氣的說,當初,我在出任務時,撿到這個小傢伙,我只不過是順手解決了一隻異種罷了,他就把我當成神來看待,真是夠了。

    所謂的異種,也就是靈魂的一種,只是這些『靈魂』,以經異變成另一種生物,一般人看不到普通的滯留靈魂,但有『瞳』的人可就難說了,『瞳』的持有者,多半像我一樣有特殊能力,當然可以輕易的看見滯留靈魂,而異種則是進化到人類的肉眼可以看到的巨大生物,這種生物的靈壓有分等級的,共分為帝級、皇級、魔王級,王級、騎士級、兵級、以及見習級,王級的異種便十分強大,但對家族的人來說還是雕蟲小技,不過帝級、皇級及魔王級的異種就十分難對付了,王級跟魔王級之間的隔閡距離十分寬廣,實力也相差甚大,實力懸殊,通常都要派一至三個隊伍去解決。

    「饕餮!」狴犴驚訝的看著那支銀色毛髮的狼,而那隻狼正不知所措的看著我,我示意他可以化為人型,他才開始動作。

    煙霧散去,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有銀藍相間頭髮的男子,身上穿著裝飾華麗的水色和服,正一臉慵懶的看著我。

    「看我幹麻?你哥來找你了!」我指著狴犴道,饕餮疑惑的看著狴犴,然後露出驚訝的表情,說:「哥!你怎麼會在這裡?」

    「來幫你報仇呀!沒想到到頭來是一場誤會。」狴犴也化為人型,他是一名黑色長髮的男子,身上穿著與饕餮相似,卻是黑紅相間的和服,臉上有火色的花紋,與饕餮有幾分神似,果然是親兄弟。

    「看吧看吧!從頭到尾都誤會我了!」我冷冷的說。

    「阿哈哈!對不起啦!」對於我的抱怨他似乎一點都不在意,反而豪爽的大笑幾聲,用力著拍著我的背,也忘了收斂力道,好在我撐住自己,否則可能就被他打到地板去吃吐了。

    「唉!都是你害的拉,衣服都破了…。」我看著幾乎是掛在身上的襯衫,殘破不堪的它,露出了裡面那件黑色的衣服,那件衣服的背部是屢空,背上的傷疤顯得格外明顯,我扯掉襯衫將左肩的傷口做了個最簡單的處理,然後沒形象的躺在變回原形的饕餮身上。

    「我累了。」我簡短的說,接著召喚出玄武,要他幫我準備一簡簡單的衣服,他馬上拿來了一件黑白色的和服,我穿上它,繼續賴在饕餮身上。

    「欸!黯無,收我當魔役使吧!」狴犴對我說,我瞪了他一眼,無奈的道:「敢情你們把我當成孤兒收集場嗎?」

    這話不是開玩笑的,四大聖獸、水靈,天獄、零虎、饕餮、魅姬…(剩下的以後會出來)等,都是我的使役魔之一耶!還要我在多收?告訴你,沒門。

    「沒關係啦!反正你已經收留這麼多了,還差我一個嗎?況且放心啦!我絕對會乖乖待在你身邊的!」他豪爽的說,我白了他一眼,自嘆了一口氣,拿出一顆黑色的石頭。

    「吾,九龍子之狴犴,願意效忠吾主,至其死去,願意烙下契約之封。」

    「我,天炎之魔役使,願意接受請求,永不反悔,願意烙下契約之印。」

    當我們說完的同時,那顆黑色的石子,冒出火色的花紋,接著滲入其中一枚耳環中,變成裝飾,我挪起身,讓饕餮、玄武倆也回去,躺在地上看著藍天,突然發現學院外面的空中有著許多的泡泡,泡泡中還三三兩兩坐了許多人,並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我苦笑,看來終究還是沒辦法瞞過他們呀!

    我一個跳躍起身,拉著里歐走到陽台邊,背對著空無一物的空氣,里歐也懂我的意思,跟我做了相同的動作,當風吹拂,我們兩十分有默契的往後倒去,眾人發出的驚呼聲,我們倆並沒有理會,落地之前,優雅的做了個翻滾的動作,完美著地。

    落地時,一不小心腳一軟,虛弱的跌坐在地上,里歐無奈的看著我,將我衡抱了起來,又碎碎唸道:「還是沒有變胖呀!我跟妳說很多遍了!要好好吃東西,妳就是不聽。」

    我尷尬的笑了笑,里歐搖搖頭,利用瞬步帶我回到宿舍清洗身上的血漬。

    我衝了個澡,換了套乾淨的制服,順便修剪了一下剛剛被狴犴削斷的頭髮,拿了頂帽子,將銀髮藏在它之中,跟著里歐來到校長室。

    「乾爹!我要請假。」我開門見山的對乾爹說,沒想到他並沒有反對,反而還二話不說的准了假,並丟給我們兩張紙,我們各拿了一張,看了上面的內容。

    那是一份任務單,內容主要是要我們去取回遺失的東西,分類是A級的。

    「那兩張是一份清單,你們有一個半月的假可以請,在一個半月內要收集材料完,我建議你們去參加那個十天後的職業認定考試,有了那張執照,等於擁有最高的權利,看,這是位置。」他遞給我們一張地圖,我回想了一下上次恰巧看到的世界地理圖,那個地方好像叫…精靈湖(FairyLank)?

    「好吧!那我就去參加。」我接過兩張報名表,一張遞給里歐,我便開始填寫上面的基本資料,當我一寫完,報名表便自動收進信封中,而信封也在同一時間長出一對小小的翅膀,朝著窗外飛去。

    「記得,只有一個半月的時間!」乾爹再次叮嚀到,我走出校長室,剛好看到白虎將我的行李駝了過來,我接過它們,然後放進次元空間中收藏,跟著里歐離開了校園中,朝著精靈湖去,準備迎接那一場試驗。

    T.B.C.

    >>>>>>>>>>>>>>

    註一:shoot,開槍的意思,原本楓要講髒話,最後還是硬轉了個彎。

    註二:羅馬數字,羅馬數字共有7個,即I(1),V(5),X(10),L(50),C(100),D(500),M(1000)。按照下述的規則可以表示任意正整數。重複數次:1個羅馬數字重複幾次,就表示這個數的幾倍。右加左減:在一個較大的羅馬數字的右邊記上一個較小的羅馬數字,表示大數字加小數字。在一個較大的羅馬數字的左邊記上一個較小的羅馬數字,表示大數字減小數字。但是,左減不能跨越一個位數。比如,99不可以用IC表示,而是用XCIX表示。(等同於阿拉伯數字每位數字分別表示)BY維基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