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全  愛情結晶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蜜柑一行人,成長的非常順利。

    升上中等部的那天,四個人(蜜柑&棗、流架&螢)就開始交往。

    而升上高等部的那天,棗和小螢都對全校做了宣示(宣示=威脅+恐嚇):

    不准動我的人。

    可惜的是,那天蜜柑生病發燒,沒聽到這極具紀念性的話。

    流架則是當場臉紅。

    大學時代,他們修了不同的系。

    唯一可確定的是,蜜柑是心理學,而流架則是獸醫系。

    對於其他兩人所修的學系,蜜柑只是說「太過複雜所以不能解釋」。

    究竟他們修什麼系?只有他們自己了解。

    升上大學那一年,翼和美?結婚了。捧花準備了兩份,各落到蜜柑和小螢的手中。

    畢業後,他們兩對選在同一天結婚。

    現在,他們都25歲了。

    四個人一起住在某豪宅內。

    螢和棗都成了某企業的董事長。

    以25歲來說,很厲害。

    流架成了某個權威的獸醫。

    而蜜柑成了心理學家,業餘從事寫作。

    一切都很平靜。是的,除了某些事外,非常的平靜。

    ‘某些事’是什麼呢?

    以下:

    1.經常有不知名的火焰出現,又馬上熄滅

    2.經常有爆炸

    3.曾有老虎和獅子衝進房子裡面

    諸如此類,日子[非常]的平靜。直到某天的晚飯時刻〞〞

    正當棗正在煩惱[夫妻義務]的結果時,蜜柑衝進了廁所,對著馬桶狂貢獻某物。

    「蜜柑,妳沒事吧?」小螢的臉色不太好。那些機器人做出來的東西…不會啊,我覺得還好啊。

    「妳別嚇我嘛!這些東西下禮拜要大量生產耶!」慢著,蜜柑的臉色發白?

    「螢,她好像很不舒服…」流架思考著。這種症狀,莫非是〞〞?

    「蜜柑,」小螢很認真的問,「妳…是不是懷孕了?」

    「啊?」好不容易離開了廁所,蜜柑被這肯定性的發言瞎了一跳。

    棗二話不說,帶著蜜柑衝進了某婦產科。

    「恭喜你們,她懷孕了。」護士笑盈盈的報告。

    「真的啊?」蜜柑簡直是狂喜。那可是她和棗的孩子呢。

    「請問一下,她懷孕多久了?」棗當然也很高興。

    「三個月囉。蜜柑太太,妳一定很不舒服吧?」護士問。

    「其實也還好呢。」怪了,我才25歲就被叫太太?

    「蜜柑,妳要作媽媽了呢。」棗溫柔的看著他的老婆。

    「喔,笨蛋。妳真的懷孕啦?恭喜喔。」小螢可是聽的一清二楚。

    她的笨蛋懷孕了,很明顯的,瞪了一下始作庸者。

    「蜜柑,妳真的長大了吶。」流架笑笑。

    「我要作媽媽了耶。」蜜柑尚未從喜悅中回到現實。

    「好了,我親愛的老婆,」棗的眼裡帶著微笑。

    有問題。絕對。

    「什麼事,我親愛的老公?」蜜柑看到了棗眼裡的笑,直覺不妙。

    「妳都懷孕了,對吧?」棗依然微笑。

    「接下來,妳要給我有孕婦的自覺。」

    「妳哪都別想去了。」

    蜜柑思索著這句話。

    「大概是要我別亂跑吧。」蜜柑做了個輕鬆的解釋,但是,她錯了。

    「過來。」回到家後,棗馬上把蜜柑叫到房裡進行精神訓話。

    「妳懷孕了,對吧?」棗一本正經的問。

    「對啊!」蜜柑總覺得她老公怪怪的。醫生剛剛在說,他沒在聽嗎?

    「妳,從現在開始,不准亂吃海鮮,也不准喝咖啡,更不准喝汽水。」

    「咦?為什麼?」她不要啊!這樣她會活不下去!

    「還有,也不准喝那個什麼茶之類的。」

    「不要啦,棗~~」

    「撒嬌沒用,接下來,禁令還多的很呢。」棗又笑了。

    「這樣我會餓死啦~~」蜜柑仍不死心。

    不過,她的確看到了,棗的眼裡似乎有什麼企圖。

    「我現在就餵妳,順便餵我自己。」棗邪笑,把她壓倒在床上。

    「啊?棗?」蜜柑再笨,也知道棗接下來要做什麼。

    「反抗無效。等妳肚子再大一點,在妳生之前我要忍很久耶。」嘴巴在動,手也在動。

    啊…釦子被解開了…

    蜜柑終於了解〞〞反抗是無效的。

    轉到隔壁房,只見流架正安撫著小螢。

    「那該死的日向棗,竟然把蜜柑弄到懷孕了!」她非常的生氣。想也知道,他們是做了什麼事才懷孕的。

    他竟然對她的玩具做那種事?罪該萬死!

    「他們都結婚了嘛。不過,講到這個,妳都沒有懷孕的跡象?」流架問。他很希望有個像小螢的女兒。

    「誰叫你不努力…」話才說出口,她就後悔了。

    流架的眼神變了。

    流架是雙魚座的。意即,他有兩種性格。哪兩種呢?床上和床下。

    雖然都是溫柔的本性,但…好比說平常的流架是兔子,那麼,床上的流架就是一隻有人性的野狼。

    「我可以當作這是邀約嗎?螢?」沒錯,壞的剛好,不失溫柔,但有點狂,膽子也大了起來。

    「我…」話還沒說完,她的唇就被堵住了。

    橫抱起小螢,流架往臥室走去。

    「我想生女兒唷?」流架壞壞的笑,但還是很溫柔。

    「我…一定要做嗎?」說不痛是騙人的。

    「當然。我會很溫柔的。」話落,他吻上小螢的脖子。

    嗚嗚,想她今井螢,竟然被專屬傭人反抗!

    噢糟。她沒時間想這些了,因為某人的手很自動的解開她胸前的釦子。

    激情的夜,依然長著呢…

    早晨。

    陽光的刺眼,讓蜜柑悠悠醒來。想起身,卻發現沒辦法,因為有隻強壯的胳臂圈住她的纖腰。

    蜜柑輕笑,手溫柔的撫上枕邊人的髮絲。「起床了,棗。」

    只見他圈住腰身的手,向內靠了一點,「唔…我肚子餓了…」

    「餓了就放開我,讓我去做早餐嘛。」蜜柑沒好氣的說。

    「我想在床上吃嘛。」棗邪笑,看著蜜柑。

    「你…日向棗,你昨天至少做了3次,都不讓我睡覺!」蜜柑紅著臉,吼著。

    「哦…妳是嫌不夠嗎?沒關係,我不介意早上再來運動一次。」棗說完,作勢要撲倒蜜柑。

    「你…竟然對一個有3個月身孕的老婆,一個晚上至少做了3次?這是虐待!」蜜柑閃過他。

    「3個月,不礙事的。」可惡,再來一次。

    還沒動作,小螢開了門,進了房間。

    「喂喂喂,才早上而已,你們搞啥恩愛呀?」小螢嘆氣。

    「少囉唆,螢。妳和流架,應該沒什麼資格說我們。」眼尖的棗?向小螢脖子上的一片嫣紅。

    「你…少囉唆。」小螢臉紅,走出房間了。沒辦法,就是講不過他。

    「棗,起來啦,你今天9點不是要開會嗎?」蜜柑嘆氣,穿上衣服。

    「是是,老婆大人。」他都忘了這件事。

    蜜柑又嘆了一口氣。不是她要說,公司有這種老闆,還能經營的如此成功,簡直就是奇蹟。

    吃完飯,他們也準備要上班了。

    蜜柑自己一個人在家,也很無聊,決定上街走走。

    「啊~~大家都好忙喔…」蜜柑坐在咖啡廳裡〞〞喝水。

    大家都出去了,剩她一個。以前還有打掃工作可做,可自從昨天後,棗就不許她碰任何清潔用品,也不准做任何家事。

    「嘿嘿,是妳啊,無效化小貓。」

    聞聲,蜜柑抬起頭,只看到一個紅髮帥哥。

    「是你啊,玲生哥。」蜜柑很興奮,終於有人陪她玩了。

    18歲那年,Z組織也沒有原因的,解散了。成員也回歸了正常的生活。而雷歐依舊是歌星。

    「怎麼啦?在這裡嘆氣?那醋缸沒陪妳來嗎?」點了一杯咖啡,玲生瞄了一下四周。很好,他不在。

    「棗他去上班了,沒人在家,我一個人很無聊啊。」蜜柑哭訴。

    「妳〞〞坐在咖啡店裡喝開水?」玲生開玩笑的說。欺負她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因為我懷孕啦,所以棗他不准我碰飲料。」蜜柑很委屈的說。

    只見咖啡從雷歐嘴裡噴出,「妳…懷孕了?」,日向那小子…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蜜柑不懂,她懷孕有什麼不好嗎?

    「不…他說的是對的。」他擦擦汗。

    「算了,大哥,你陪陪我好嗎?」蜜柑哀求著。

    「妳喔,都已經結婚要作媽媽了,還這麼愛撒嬌。」她是個罪人啊~~

    她或許不知道〞〞她自己真的長的很漂亮。

    「算了,反正我也很閒,走吧。」

    走在路上,不時有人發出驚呼。

    「天啊!是雷歐耶!」

    「他旁邊的那個女生,好漂亮喔!」

    「是他的女朋友嗎?好年輕!」

    蜜柑讚嘆,「玲生哥,你還是這麼受歡迎嗎?」

    玲生只能嘆氣。她沒聽見那些話都是在討論她嗎?

    他現在開始為棗感到同情。遲鈍啊〞〞

    他嘆息。

    「唉…可憐的日向小黑貓啊…」

    「吶,棗希望我生女兒耶。」無意問起。她比較希望有個兒子,像小棗的。

    「不好嗎?」當然,女兒會像小蜜柑啊!他一定比較疼女兒吧。

    「也不是不好啦…可是…」都是她和棗的孩子,有何不好呢?只是,兒子一定很帥呀…

    「這嘛~~妳得問你老公啦!再說,生男生女不是我們能決定的。」

    沉默了一會,蜜柑綻出笑容,「說的也是!謝謝你喔!」

    「妳呀,怎麼還像個小孩一樣呢?」玲生也笑了。

    「算了。孕婦要多走路,小孩才會健康!我帶你去走走吧。」

    「嗯!」

    他只有一個想法〞〞日向棗,好在她今天是遇到我,若換成陌生人,你老婆就死定了!

    傍晚,他送蜜柑回家。

    晚飯時,一群人有說有笑。

    「吶,我先去洗澡喔!」蜜柑說著。

    剩下3個人在客廳。

    「日向弟弟,」小螢開口了,「今天,笨蛋和雷歐在一起喔。」

    果不其然,棗放出殺氣。「妳為什麼知道?她跟妳說的?」

    「不,是這個發明,他可以一天24小時都看守著笨蛋。」小螢亮出道具。

    是喔…棗盯著那個道具。他承認,這女人的東西蠻實用的。

    慢著,24小時?那晚上〞〞

    「放心啦。你和她都很有看頭,比A片好看多了。」小螢涼涼的說。

    棗只能咬牙切齒,而流架只是紅了臉。

    天知道小螢在播放那些東西時,他的視線要放哪?再說,那些呻吟聲〞〞

    棗狠狠的瞪她,卻什麼也不能做,只能吐出一句「流架,管好你老婆!」便衝上樓了。

    流架哪管的了她?不然他就不是這種僕人命了。

    欲哭無淚啊…

    睡前,蜜柑坐在床上。而棗只是定定的看著她。

    「說,妳今天和雷歐在一起,是吧?」

    「呃…是。」蜜柑逃避他。

    「妳是有夫之婦,是吧?」音量提高了一倍。

    「棗…會吵到小螢他們啦…」

    她不知道的是,隔壁的人只剩下呻吟聲以及喘息。

    「妳喔,給我注意一點。」棗投降。蜜柑特別把他說的這類話當耳邊風。

    「好嘛,乖啦。」蜜柑摸摸他的頭。

    當我是寵物?很好!

    「我要反抗主人,當作是今天的處罰。」撲倒蜜柑,處罰去也!

    日子一天一天過,蜜柑的肚子也越來越大。

    值得高興的是,小螢也懷孕了。

    懷孕帶個這兩個傢伙的影響不小。

    小螢自從懷孕後,完全是在鬧彆扭。

    因為,她老公不准她碰酒,也不准亂吃海鮮。

    鬧彆扭之情況下,有時她一整天都不跟流架說話。

    流架只能欲哭無淚。

    不過……

    無奈歸無奈,不准就是不准。

    而蜜柑,則一天到晚巴著棗說些天方夜譚。

    「吶,棗,我們去衣索比亞玩吧?」

    「棗,我想生10胞胎…」

    「棗…」

    而棗,除了點頭,還是點頭。

    無奈,天大地大,孕婦最大。要罵人,等生完再罵。

    生產之日。

    蜜柑痛的死去活來。而棗則是在產房外祈禱。

    哇的一聲,讓棗回復了笑容。

    「恭喜啊,日向先生。」護士笑著,把孩子給棗看一下。

    棗看了一下嬰兒,臉沉了下來。

    是個兒子。

    無聲的嘆了口氣,棗把嬰兒(丟)給了護士小姐。

    算了,有孩子,管他是男是女?棗漾起幸福的微笑。

    突然〞〞

    「不好了!日向先生!蜜柑她〞〞」另一個護士衝出來報告。

    「她怎麼了?」棗急了。蜜柑發生了什麼事嗎?

    「她…」

    「怎麼樣?」

    「肚子裡還有另一個小孩。」

    「啊?」

    +++++++++++++++++++++++++++++++++++++++++++++++++++++++++++++

    兩個禮拜過後,一男一女在醫院旁的榕樹道上走過。

    「沒想到是雙胞胎,而且是一男一女呢!」蜜柑抱著兒子,臉上洋溢著幸福。

    「我才覺得妳的肚子大的不尋常呢。」棗抱著他的小女兒。

    話說自從孩子出生後,棗似乎非常的討厭自己的兒子。

    不。不是討厭,而是有一點點…怪氣氛。

    他〞〞拒絕抱自己的兒子。

    蜜柑只是覺得好氣又好笑。

    「吶,棗,孩子們取什麼名才好?」蜜柑笑笑,看著她的老公。

    「嗯,女兒叫做桔吧!那小子給妳取。」棗只顧著逗弄他的寶貝女兒。

    怎麼又來了?「那就叫做焰吧!他以後一定跟你一樣帥喔!」蜜柑式微笑。

    「是是。小桔也會跟妳一樣漂亮啦!不過…」眼裡閃過一絲興味。

    「什麼啊?」

    「希望她,不要跟妳一樣笨!」棗笑了,捏捏她的鼻子。

    「你喔…」蜜柑也只能笑。

    兩個人沉浸在喜悅與幸福之中。

    「啊,對了,小螢的預產期好像也快到了…」蜜柑搔搔頭。

    突然,手機響了。

    「喂?我是蜜柑。是流架架啊,怎麼了?」

    『螢她…』流架很急。

    「小螢她怎麼了?」不會吧!發生了什麼事嗎?

    『螢…她要生了!』

    「啊?」

    蜜柑&棗在接到流架電話之後,火速奔向醫院。

    很快的,他們就看到流架在病房外,一臉惶恐。

    「流架架,別擔心!小螢不會有事的。」蜜柑安慰他。不過,她也很擔心。

    「不,她的確沒事。」流架定定的說。

    「啊?」日向夫婦一起提出懷疑。小螢沒事,那他的表情代表什麼?

    「她…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孩子生下來了。而且現在正在吃蟹黃。」流架驚魂未定。

    說到小螢生產之前〞〞

    「螢,妳等下要去看蜜柑的寶寶嗎?」流架正在掃地,問著他的女王。

    「嗯?好啊。可是,流架…」小螢的表情還是很冷靜。

    「什麼?」

    「我〞〞肚子有點不舒服。」

    「是怎樣的不舒服法?」若情況不對,就要找醫生了。

    「就好像〞〞有東西要跑出來的感覺。」

    上帝啊!

    流架聞言,丟了掃把,馬上驅車帶著小螢到醫院。

    沿路上,小螢一直說「流架,你開太快了,要是被開罰單我就扣你零用錢」之類的。

    講到這裡,流架又冒出冷汗,而日向夫婦只有三條線的份。

    「這…算了,流架架!孩子是男是女?」蜜柑打算轉移話題。

    小螢的冷靜,她早就領教過了。

    聽到這個,流架才綻出微笑,「是個女兒,取名叫穗香。」

    從前,有一張畫。

    圖上有流星,螢火蟲,稻田,以及河流。

    他和小螢約定,將來要是生了小孩,的名字都用這張圖取。

    「是嗎,恭喜你,流架。」小一號的今井螢?棗捏了一把冷汗。

    「謝謝。對了,你們那兩個取好了嗎?」流架也很喜歡那兩個小鬼。

    「嗯。男生是焰,女生叫做桔。」蜜柑笑的燦爛。

    「那真是太好了。對了,要看看螢嗎?」流架領著他們進病房。

    打開房門,只見小螢喝著汽水。

    「蜜柑。」小螢向她招手,算是打招呼。

    「小螢,恭喜妳啊!」蜜柑走到她身旁,握住她的手。

    「完全不會痛呢。真不曉得電視上那些痛的哀哀叫的人是怎麼回事。」小螢啜著雪碧。

    「事實上,是妳不正常吧。」棗看著她,完全不像是個剛生產完的人。

    「你說呢?」螢看著蜜柑。說起來,蜜柑生的時候好像哀了很久?算了,不管。

    「螢,妳才剛生完,就在給我喝汽水?」流架哀號。

    「誰叫你之前都不給我喝?再說,我有控制份量啊!」螢反駁他。她幾乎忍了半年耶!

    「算了…只能一些些喔!」流架叮嚀著。

    「我知道啦!」向流架扮了個鬼臉,螢女王又繼續喝她的雪碧。

    「真是的…再囉嗦,明年就再生一個!」流架笑了,想套小螢的話,到也沒那麼困難。

    「無所謂呀!反正又不會痛。」小螢上當了。

    「這可是妳說的喔,老婆。不會反悔吧?」繼續加油!就快成功了!

    「你給我聽好了,我今井螢可是個說到做到的人!」Yes!成功了!

    流架望著天空,勝利的微笑。

    孩子們成長的非常順利。

    小焰&小桔的個性、長相,和他們的老爸老媽一模一樣。

    簡言之〞〞迷你版的蜜柑和棗。

    而乃木家,隔年多了個兒子〞〞乃木漪。

    長相不用說,要說小穗香和小漪的個性嘛,跟父母親一模一樣。

    只不過,性別顛倒了一下。

    惡魔版流架和天使版小螢,那是很可怕的。

    4個大人管4隻小孩,誰最累呢?蜜柑。

    因為其他人都要上班,照顧孩子就成了蜜柑理所當然的惡夢。

    包尿布期過後,到處亂爬的4隻小鬼簡直快把屋頂掀了。

    累歸累,基本上,蜜柑都還應付的來,因為小孩子都很喜歡她,不論是男是女。

    除了自己的兒子獨占慾太強之外。

    不過,有個讓蜜柑頭痛的傢伙〞〞小漪。

    經由照顧他,讓蜜柑了解〞〞父母太聰明,不見得是好事。

    小漪似乎是遺傳了他那天才媽咪的智商。

    他總是會有很多以笨蛋起頭的工具。

    他親愛的媽咪曾為此把他的手腳綁起來,理由是,怕她的兒子將來搶了她的客戶。

    才1歲多就會發明笨蛋槍,即所謂,後生可畏啊!

    而且,每次當蜜柑要罵他時〞〞

    「蜜柑阿姨,對不起啦~~嗚嗚~~」順便配上一副臉蛋。

    誰打的下去呢?

    個性上的遺傳,俊美又可愛的臉蛋,蜜柑在想,他賺的錢可能會比小螢多。

    搞不好哪天他姊姊都會被他賣了。

    然而,小孩子這種生物,你如果不管他,他會自己學會一件事情。

    那就是—得寸進尺。

    某天,小漪拿出了笨蛋槍。新發明上,還塗了麻醉劑。

    向哥哥姊姊們示範使用方式,卻好死不死的打中了正在煮飯的蜜柑。

    蜜柑的反應很直接—倒下去!

    而棗的兒子小焰焰,愛母心切之下,拋了一顆火球。

    而這火球,碰巧砸到了〞〞小螢的蟹黃。

    他們只有一個想法。

    水!

    4個小鬼趕緊把蜜柑搖醒。惹火了螢女王,她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不會放過!

    想到這,小漪直冒汗。

    但,他注意到一件事〞〞他不小心拿到最強效的麻醉劑了。

    還好,爐子上的火,在蜜柑倒下之前就熄了。

    不然,準會發生火災。

    不過,重點是是水啊!水!

    孩子們不只一次的在心理哀號慘叫。

    好在這時,棗回來了。

    棗看到的是,他親愛的老婆倒在地上,而小鬼正在玩火。

    輕輕一捏,把火滅了。接著,把蜜柑抱到床上,蓋好被子。

    接下來〞〞

    修理他們!

    回家後的流架和小螢,看到小焰和寶貝兒子在客廳裡罰跪。

    乃木夫婦聽完棗的敘述,把小漪拖回房間。

    而小焰,在棗的允許下爬起。

    小焰知道,他老爸並不是真的討厭他,而是純粹獨佔慾的問題。

    他的心理,有好多想法:

    1.媽咪,對不起!

    2.爸爸,謝謝你!

    3.螢阿姨,請妳手下留情!

    4.流架叔叔,請你大發慈悲!

    5.小漪,請你節哀順變!

    話說,事件過後,小漪安分了許多。

    不過,某人的兒子獨占慾似乎越來越強。

    爬上蜜柑的腿,「媽咪~~我晚上想吃炸蝦~~」遺傳自某人,小焰老喜歡黏著他的親愛媽咪。

    不過,只有在老爸不在時才能這樣。

    因為,老爸會把媽咪拐去床上,把我們鎖在外面。

    老爸有什麼特權可以獨占媽咪?哼哼,我要抗議!

    「好~我知道,等一下我就去買喔。」蜜柑笑笑。

    小焰和他爸爸實在有夠像,她無法拒絕。

    不過,棗好像也很喜歡吃炸蝦,應該沒關係吧?

    +++++++++++++++++++++++++++++++++

    回來後,小焰仍黏著蜜柑不放。

    「小焰…媽媽要煮飯了耶。」她試著和自己的兒子溝通。

    小焰遺傳了大部分他老爸的特質,包括腦袋。

    蜜柑想吵贏約兩歲大的日向棗,機率〞〞

    很低。

    「等一下再煮嘛,老爸不吃飯大概也不會死吧?」他要報仇!

    「不行,下來。」怎麼連小一號的棗都要欺負她呢?

    「媽咪~~」使出必殺技:撒嬌。

    「小焰,我要生氣了喔。」蜜柑皺眉。

    「好啦。」小焰很不甘願。

    「桔已經先去睡一下了,穗香和漪和螢阿姨他們出去了…」小焰自言自語。

    啊~~媽咪每次都會為了老爸兇我。

    每次,每次都是這樣。

    哼。老爸又沒我帥。

    他哪裡好啊?

    小焰碎碎念,開始把玩手上的火球。

    一個不留神,能量沒控制好,導致火球四處亂飛。

    小焰惶恐。他才兩歲,還沒辦法控制他自己的愛麗絲。

    在廚房的蜜柑,察覺到不尋常的波動。

    衝進客廳,她叫了一聲,隨即把火滅了。

    她看著小焰,剛要罵出口的話,卻又吞了回去。

    畢竟,他還沒辦法控制啊。

    「答應我,以後,絕不要亂用。」丟下話,蜜柑準備繼續處理食物。

    可是,她眼角瞄到那些她們以前在學園的照片,邊緣有些焦黑,甚至燒到了某些人的臉。

    天知道那些東西對她來說有多重要?

    失去重心,蜜柑坐在地上啜泣。

    小焰只是一頭霧水。他做了什麼嗎?為什麼媽咪在哭?

    不幸的,這時棗回家了。

    他以為蜜柑會來歡迎他,沒想到卻聽到愛妻在客廳裡哭。

    「蜜柑?怎麼了?」他蹲下,把蜜柑抱在懷裡。

    「嗚…小焰,小焰他…嗚…」蜜柑話說不清楚,把手指指向那些掛在牆上的照片。

    看了一眼,他了解了。

    對自己的兒子,棗放出殺氣,「臭小子,你給我聽好了…」

    棗往小焰走去,「你身為我和你媽的兒子,你最好記住某些事…」

    「一、不准惹你媽哭,」拎起小焰,「二,少給我耍任性,」

    把他拎到眼前,「三、不准燒那些東西!聽清楚沒有?」

    沉默三秒,小焰才緩緩的說出對不起。

    經由此次事件,他了解到,自己不可能會取代老爸的地位。

    算了,有人能保護媽咪,還有啥不好呢?

    乃木流架,從來就不是個一家之主。

    零用錢?老婆管。

    想偷懶?洗淨脖子等老婆宰割。

    顧小孩?別奢望孩子的媽幫忙。

    反抗?他還沒活膩。

    他,過的就是這種人生。

    +++++++++++++++++++++++++++++++++

    「爸爸~我想睡覺了…」

    啊…冷氣壞了…螢叫我今天中午前要修好…

    「老爸!我想試試新發明,當我的實驗品好嗎?」

    開玩笑,你討厭你爸是吧?

    「流架,我渴了,幫我倒紅茶…」

    大吉嶺的,半匙糖…

    「爸爸,可以?我數學嗎?」

    為啥才兩歲的小孩就要算數學?

    「老爸,你為啥這麼怕媽媽呢?」

    這個問題,你應該自己也知道答案才對吧?

    「流架,幫我對一下帳。」

    妳又接了工作?

    以上,乃木流架一成不變的奴隸人生日程表。

    哪種奴隸?全包。

    話說當小螢答應他追求的那天〞〞

    「流架…我願意。」她頓了一下,換上笑容。

    「不過,這張紙,請你看看吧。」把紙丟下,飛走了。

    流架拾起那張紙,仔細閱讀。

    (XX條約)

    零用錢我管

    要聽我使喚

    若有啥怨言

    那就說掰掰

    當然,我不會這麼狠。

    不忍心,也不願意。

    所以,你不會這麼做。

    不牽強,也沒怨言。

    對吧?

    要做我的男朋友,你得先做好心理建設喔。

    否則,到時候打113,你會被笑喔。

    然後,我就不理你了喔。

    所以說,加油吧!

    螢

    +++++++++++++++++++++++++++++++++

    回想起來,自己似乎在那時候就栽入她手中了

    敗給她,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想到這,流架溫柔的笑了。

    突然,一雙手環住了他的脖子。

    「怎麼?在偷笑啊?」只有在孩子看不到時,小螢才會展現她的溫柔。

    因為,她說要給孩子們一個美好的形象。

    不過,美好這個詞用在她身上,好像有點扭曲。

    「因為,我想到了那張紙。」流架仍笑著,反抱住她。

    「你都做到了,不是嗎?」螢輕輕吻上流架的臉頰。

    她必須確定現在的流架並不「危險」,她才敢這麼做。

    「我怎麼敢有怨言啊?」

    「幹麻說的好像我虐待你一樣?」

    「沒有嗎?」

    「你敢說有嗎?」

    「我想啊。」流架又笑了。

    「哼。」螢轉頭,乾脆不說話。

    「螢?生氣啦?」流架從後面抱住她。

    「哼。」不理。

    「老婆~~別這樣,對不起嘛。」輕吻她的臉,加上撒嬌。

    他知道,螢對這招沒輒。

    「你欺負我。」臉紅,看著他。

    「對不起囉。」

    「你欺負老婆,該不該罰?」

    「該。微臣流架真是罪該萬死。請皇上網開一面,大發慈悲,饒小的一命。」

    流架還在玩。

    「流架,你擔任此職務已多年,竟然還犯這種錯?赦不了罪的,聽清楚沒?」

    想玩?我奉陪。

    「朕罰你〞〞晚上抱我睡覺,禁止一切邪念。」

    流架笑的更燦爛了。

    「遵命。老婆大人。」

    某日早晨,小桔拉著她的媽咪去做早餐。

    理所當然,留下某對父子在客廳。

    突然,外面有郵差來送信。在廚房的蜜柑手上油油的,不得已,拜託棗去拿。

    「棗~幫我拿一下信,好嗎?」

    「嗯。」老婆在叫,棗應了一聲。「焰,去看一下。」

    「喔。」小焰對棗的敵意,從來都沒有減少,不過卻加了些尊敬。

    啪答啪答,小焰穿了鞋子,拿信去也。

    蜜柑探出頭,嘆了一口氣,「你喔,把小焰當奴隸使喚,小心哪天被討厭了,他會反抗你喔。」

    棗笑著打發蜜柑,「安啦,兒子是不會反抗老爹的。」

    蜜柑搖頭,轉回廚房。

    「媽咪,焰他真的不會反抗爸爸嗎?」小桔轉動那琥珀色的眼珠。

    「這嘛,若真的有,那也是妳爸的報應之一吧。」蜜柑笑了,回答自己的女兒。

    而這時,小焰也回來了。

    「焰,是誰的信?」棗問。

    「媽咪的。」

    「寄件者是誰?從哪裡寄來的?」

    「呃〞〞鳴海,愛麗絲學園。」

    沉默了一會兒,棗才開口,「把信給我。」

    「不要!這是媽咪的信!」

    「我再說一次,拿給我。」怒火。遺傳的智商,令他頭痛。

    「媽咪說只有收件者本人才能拆信!」

    「你要聽我的還是聽媽媽的?」蜜柑幹麻教他這個?

    「那當然是媽咪的。」焰轉動火紅的眸子。

    棗氣結,「我是你爸爸耶!」

    小焰也不甘示弱,「我是你老婆的兒子!」

    兩人互瞪了一眼,哼了一聲,轉過頭去。

    「棗、小焰,吃飯囉。」蜜柑露出了一個甜美的微笑。

    「好~」看到自己老婆(媽咪)的笑容,兩人很有默契的停戰。

    等到4人吃完飯,蜜柑才想起有信的事情。

    「小焰,把信給我。」蜜柑伸手。

    啜著紅茶,蜜柑讀著信。

    「嗯…咦?棗,鳴海爸爸說要開同學會耶。」

    「啊?」同學會?

    「小螢他們出國去了,不知道趕不趕的回來?」蜜柑摸著小桔。

    「妳要去啊?」棗問。

    「對啊。你那天有事嗎?」蜜柑含淚。

    棗怎麼捨得?看來,只有把會議延期了。

    「不,沒有。那這兩隻小鬼呢?」她想去,他當然奉陪。

    「唔~鳴海爸爸說可以帶去。剛好,讓他們認識一下其他人。」說著,綻放笑顏。

    噢噢,棗更難拒絕了。也罷,去一下也好。

    另一方面,在義大利的另外4人〞〞

    「螢,要空出時間去嗎?」流架抓著小漪,問女王。

    「嗯〞〞去看看他們的小孩也好,搞不好比父母親還帥,可以賣錢…」螢按著計算機。

    「媽~叔叔阿姨們長相高檔嗎?」漪的眼閃爍著錢的符號。

    「這樣好了,兒子。我去拍他們的小孩,而他們就交給你了。」螢和自己的兒子做交易。

    流架和穗香只能搖頭。

    過了一個禮拜,4人終於回到幼時,那個充滿回憶的愛麗絲學園。

    「啊…小陽好像也要畢業了…」蜜柑帶著兩個小鬼,輕輕的對棗說。

    「嗯。」棗隨便應了一聲。畢竟,到他10歲之前,這地方幾乎沒有快樂的回憶。

    是蜜柑的出現,才帶給他曙光,帶給他,那所謂的福祉。

    「日向先生,別發呆啦。」小螢輕輕敲了他的頭,他才發現蜜柑正望著他。

    「棗,沒事吧?」蜜柑擔憂的問。過了這麼久,傷痛…

    還沒滅卻嗎?蜜柑撫上他的臉頰。

    「沒事的。」棗笑了,輕輕吻上她。她總知道他在想什麼。

    「那就好。」蜜柑也笑了。

    而一旁被遺忘的流架,只有一個工作〞〞看住他那個聰明的寶貝兒子!

    「走啦。」流架,已心力交瘁。

    +++++++++++++++++++++++++++++++++++++++++++++++++++++++++++++

    「鳴海爸爸~~」蜜柑飛撲上鳴烸。

    「喔喔~是小蜜柑啊~~」鳴海,好像沒有老化的現象。

    當然,在接收到棗的殺氣後,鳴海也定了下來,看著棗身旁的兩個小鬼。

    「咦?跟你們小時候很像耶!」鳴海完全忽略了小焰,直接抱起小桔。

    「不然是要像誰啊?」棗無奈。偏偏現在不能燒他,因為蜜柑說要給孩子一個好榜樣。

    不然,他可不允許他的寶貝女兒遭到鳴海的荼毒。

    「也是。不過啊,棗,」鳴海很認真的說,「好在你們是在成年後做這種事。」「不然,未成年的話,是犯法的呢。」鳴海一直都很擔心,棗究竟能不能剋制住自己〞〞

    顯然,誤會大了。只見小螢的嘴角露出不明顯的笑意。

    「小鳴,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見鳴海一副疑惑的樣子,蜜柑的臉爆紅,棗撇過頭偷笑,流架也微笑〞〞

    自己很沒形象的狂笑起來,而一旁的4個小鬼更加疑惑了。

    在他們的印象中,今井螢,一直都是個很優雅的人啊!

    「什麼意思啊?」鳴海搔搔頭,不好的預感。

    「你記不記得有一次我們學園放假,我們去台灣?」流架仍是一派的微笑。

    「啊?」鳴海震了一下。莫非…?

    「是啊,那年在棗生日的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應該不難猜吧?」

    話落,小螢再次狂笑,棗也笑了出來。

    留下一臉錯愕的鳴海,8人往初等部B班走去。

    鳴海還沒接受這突然的爆炸性事實。

    他的小蜜柑…在14歲就被「攻略」了?

    +++++++++++++++++++++++++++++++++++++++++++++++++++++++++++++

    一路上,蜜柑還是紅著臉。

    「喂喂喂!在小孩子面前講這個,這樣子對嗎?」

    「沒差啊,反正他們還是小鬼,聽不懂的。」棗很自然的,把其他6人當空氣,堵住愛妻的嘴。

    兩個大人,一個捂嘴偷笑,一個微笑。

    四個小孩,正在接受怪異的事實。

    沒辦法,有人把他們當空氣啊!

    不打擾,是最理智的作法。

    一行人持續往教室走去。

    就在一行人準備轉彎時,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個有灰色頭髮,綠眸的少年。

    想也不用想,那就是快畢業的小陽。

    「蜜柑姐!棗哥!」小陽看到他們,緩緩走了過來。

    「小陽,有沒有交女朋友啊?」螢微笑。那個之前年僅三歲的小惡魔,如今也要

    畢業了,心裡有說不出的欣慰。

    「螢姐!」小陽哀號。想來他也被學弟妹票選封為【王子】,一天到晚有學妹送

    情書給他,他真正喜歡的女孩卻還沒遇到。

    「好啦,不玩你。什麼時候畢業典禮?」

    「嗯〞〞再過一個月。」

    蜜柑偏著頭笑了,「那到時候我們再回來一次。可以嗎?棗?」

    「當然。」等下回去要把公司弄好…

    「媽媽~妳在哪裡~」突然的童聲,讓蜜柑轉頭。

    看到的是,一個黑髮綠眸的女孩。「念,過來。」小陽見狀,把她抱起來。

    「小陽,你和誰生的阿?」蜜柑不解。

    小陽和棗的個性差不多,照理說,(破戒)的時間點也差不多,所以跑出一個小

    孩是可以理解的。

    「蜜柑姐,我剛剛不是說我沒女朋友嗎?」小陽無奈。

    不然,是誰的孩子呢?流架正想問出口,念就搶先回答了。

    「我媽媽是正田堇!你們是媽媽的朋友嗎?」

    沉默了一下,大家就知道孩子的爸是誰了。

    「是阿,小念。」螢微笑。當初她給捲捲的建議,造就了今天這小孩的出現。

    「我們先進教室吧?」棗領著一群人進入。

    「啊!小念!蜜柑!」孩子的母親,捲捲出現了。

    不只捲捲,安娜、野乃子、狐狸眼、班長等都在。

    「捲捲,這是妳和讀心人的孩子吧!」蜜柑看著她。捲捲本來就不醜,只是比不

    上蜜柑而已,如今也是一個美人。

    「啊?呵呵…」捲捲笑著帶過。

    「這麼好猜啊?不過也是啦,小念繼承了她爸的愛麗絲。」

    「不過犬貓體質好像沒遺傳到。」安娜忙著顧小孩。

    「安娜,妳有兩個小孩啊?」螢抬頭看。大約五歲的女雙胞胎。

    「是阿。我老公不是愛麗絲,可是小尋和小依卻都繼承了我愛麗絲的能力。」

    「這樣啊。」螢垂下眼簾。好在學園已經被他們改革過,不然她不希望孩子們進

    學園。

    「野乃子呢?」蜜柑問。

    「奈奈沒有愛麗絲能力,所以我沒帶她來。」野乃子微笑。

    「飛田,你的小孩…」流架看了那小鬼一眼。他和飛田長的不一樣,無論是頭髮還是眼睛。

    「喔,小赦嗎?他長的像媽媽,跟我完全不像。」

    沒遺傳到班長的個性,大概也是一段佳話。

    就在一群人說說笑笑之餘,有人打開了門。

    蜜柑驚叫,「翼學長!美?學姊!」

    喔喔~小不點啊!」翼現在已三十出頭,以前的風趣幽默沒消失,反而多了一股安全感。

    「蜜柑~妳和小鬼們過的還好吧?」美?探出頭來,後面還帶著一男一女。

    「小瞬!小湘!」蜜柑叫著他們的名字。

    「蜜柑阿姨!」小鬼們倒也聽話,乖乖的叫。

    「乖。翼學長,最近生活如何?」蜜柑坐下,喝著茶。

    「哎呀~不就是那樣嘛。除了顧小孩外,生活一切平安。」翼眨眨眼。

    「其他人的生活呢?」美?啃著楓糖餅乾。

    「我和他在國防部,他負責觀察,我則是搜尋的。」捲捲啜著紅茶。

    「我是開餐廳啦。我在食物裡面放了愛麗絲。」安娜也笑了。

    這時小孩子們都到一旁去玩了。差不多都是同樣的年紀,玩起來格外的吵。

    「我平時是沒工作啦,有時候會做實驗。我老公是個化學教授。」野乃子沒帶小孩,看別人的小孩也看出興趣了。

    「我的話〞〞要說,應該是商人吧?不需要用到愛麗絲。」飛田說。

    這時,鳴海進來了。他的表情看起來好像還沒接受事實。

    「棗…你的意思是說,14歲的時候,你就對小蜜柑伸出了魔掌?」

    「說什麼魔掌,很難聽耶。」棗不在意。

    捲捲倒是很驚訝,「老師,你不知道嗎?」

    鳴海無奈的搖搖頭。

    「啥?你到現在才知道啊?」翼狂笑。

    「有點太遲鈍喔。」美?捂著嘴偷笑。

    這時,遠方的小孩子們發言了。

    「桔,魔掌是什麼?」小焰問著妹妹。

    「嗯…小漪,你應該知道吧?」桔搖頭。

    「啊?呃…」。只有在這種時候,小漪才會像他老爸。

    「瞬哥知道嗎?」小焰不死心。

    「別問我啦。太嚴肅了,無法回答。」瞬抓抓頭。

    大人聞言,忍不住笑了出來。畢竟,所謂的魔掌,稱不上什麼嚴肅。

    「笑什麼?」瞬的臉轉紅。他和他老爸真是像的亂七八糟。

    「湘!連妳都笑我?」瞬望著他的姊姊,無奈。

    「沒辦法,你笨嘛。」湘也和美?很像。

    簡單說,兩姊弟的互動和他們的父母簡直一模一樣。

    看著孩子們的互動,蜜柑笑了。

    「笑什麼?」棗溫柔的說。

    「沒呀。只是覺得,有小孩真是太好了。」蜜柑緩緩的說。

    「也許吧。」沒他們兩個,就沒人能和他搶蜜柑了說。

    「棗,我現在真的覺得,有你真好。」蜜柑的蜂蜜色眼眸,直直射入棗的瞳。

    「那當然。」棗笑了。

    「欸,你們是結婚多久了啊?」讀心人(他有來喔)糗他們。

    「你管我。」棗吐吐舌頭。

    「老爸,你很幼稚喔。」小焰斜眼看著他爹。

    「你長大也是這樣啦。」棗不屑的回了他一句。

    「欸!幹麻這樣啊?」蜜柑捶了他一下。

    「叫他人生的大道理嘛。」其他人大笑。

    歡笑中,是否大家都很幸福呢?

    答案,是肯定的。

    ((End))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