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朝至尊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版權所有,請勿轉載。首發於冒險者天堂www.ezla.com.tw**

      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朝至尊

      五日後,世外桃源。

      難以數計的璀璨煙火衝上如墨色絲絨般的天空,照亮那為密霧籠罩的世外桃源,也照亮天朝裡苦盼正統領導者的心。無數的島嶼彷彿從沉寞的黑夜裡甦醒過來,島上逐一地亮起盞盞火光,群眾開始拿著燈籠聚集,從冰雪連天島通往天外仙境的路上排開二條人龍,將海面照得燈火通明。

      天朝裡只有一個人在夜晚時分從海外回到天朝時才有眼前的陣仗,代表著人民對宗主殿下的愛戴,也希望自己能成為為宗主殿下照清前途的明燈,另一層用意是保護宗主殿下免於不光明磊落的襲擊。

      以往提燈的民眾心裡只有純然的喜悅,今天了無音訊十數年的宗主殿下回到祖國,人民應該比從前更加的歡欣鼓舞,然而對天藝宗妃的關切弱化了他們的喜悅,燈光下喜悅的臉孔上都有幾分凝重。

      當船隊映入等候的人們眼中,他們昂首向上將燈籠高舉過頂,齊聲喊道:「恭迎宗主殿下!」

      船隊以驚人的速度絲毫未曾停頓地從眾人面前飛馳而過,激起的水花濺到他們的臉上。眨眨眼,他們這才注意到船身外裹著像是霧的氣體,為數眾多的親衛軍以劍尖抵住船沿,與不明的體氣形成循環。

      他們猛然明白宗主殿下知道天藝宗妃的事情了,顯然正在跟時間賽跑才會利用靈心識法來加快船速。眾人終於發出來自內心的歡呼。在他們心中宗主殿下是無所不能的,只要宗主殿下不樂意閻王就休想從他手中搶人。

      在百姓夾道歡迎下,船隊很快到達天外仙境。

      天亦玄抱著東方戀月無視在岸邊列隊相迎的人群,躍下船兩個起落後脫出眾人的視野範圍內,陸陸續續跳下來的人也不搭理迎接的隊伍,只管使出全力追在天亦玄的屁股後面,留下狀況外的人潮一臉的愕然。

      聽著東方戀月的指示天亦玄沒有半點遲疑地往向飛掠,儘管對自己經過何處要往何方毫無概念,但聖女國師的話卻不會出錯。

      「到了。」

      東方戀月因為持續集中精神有些疲累,微微喘息地告訴天亦玄該停下來了。

      天亦玄看也不看周遭,近距離的情況讓他毫無阻礙的感覺到與自己相似的氣息,他講求效率地省下敲門的動作,一個大腳踹開目的地的房門,護身勁氣更將倏然攻近的人、勁氣全部反彈回去。

      幾記慘哼、幾聲嚇人的乒乓作響,不過眨眼間視線所及一片狼藉,唯一安好無缺就是躺了個人的華麗床鋪。床上的人兒只露出一張白裡透青紫的臉孔,剛才鬧出那麼大的聲響對她毫無影響,連胸口處一個令人安心的小小起伏都不可見。

      天亦玄只覺心臟難受的一陣抽痛,他肩頭一個微聳躍至床邊,將東方戀月安置到床的內側,坐在床沿審視風心螢的情況。

      他掀開被子解下纏繞在她胸腹的繃帶,醜陋而巨大的縫合傷口告訴天亦玄,風心螢是多麼努力的在與生命拔河。勉強吞下哽在喉頭的硬塊,他冰冷裡含著不自覺的溫柔的語調道:「很好,沒有我的允許妳不能死。」

      一把撕去胸前的衣物裸露著胸膛,輕輕抬起風心螢讓兩人的胸口貼在一起,他額頭頂著風心螢冰冷的額,道:「我就是我,我不淮妳再來干擾,否則我會親手了結妳。」語畢,猛地含住她沒有溫度的唇,氣勁源源不絕的輸進她體內。

      兩人相擁的身子緩慢地由下往上逐漸變得透明,又從頭到腳以相同的速度覆上一層白霜。室內的氣溫異樣的寒冷起來,仔細一看周遭慢慢地被白霜所覆蓋。

      事情發展得太迅速,倒在地上的四個藥師府的人很明顯地反應不過來,截至現在仍呆愕地瞪著天亦玄,緊追而來的甚羅夜朧等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擠在房門外沒人敢冒險進入情況未明的房內。

      「不可能的……」

      向來注重實際的甚羅夜朧瞪著風心螢逐漸癒合的傷口,那癒合的部位正將縫線排斥出來,原本見了心驚膽跳的傷口竟僅留下一道顯眼的白痕。

      天亦玄握著風心螢的雙肩將兩人的距離拉開,風心螢隨著他的動作掙扎著睜開眼睛。

      她渾然不覺自己造成多大的震撼,只是努力想看清楚眼前那模糊的身影。她覺得好累、好痛,連睜眼這麼細小的動作都能讓她痛得想掉淚,可是、可是佔據她所有目光的人讓她什麼也顧不得,什麼都忘記了。

      發出一聲喜悅的歡呼,她不知打哪裡生出來的力氣,猛地撞進天亦玄的懷裡,兩手貼上他的雙頰,露出令人驚豔、忍不住隨著一起微笑的笑容,近乎嘆息地道:「亦玄。」

      這一聲輕柔到極點的呼喚彷彿把風心螢的心傳送到每個人的心裡,眾人只覺得突然感到一種味雜陳的心酸和喜悅,還有掩不住心疼──為她衷愛的天亦玄。幾個善感的人為風心螢淌下淚來,她卻毫無所覺地昏倒在安全的胸膛裡。

      天亦玄的身子晃了晃,毫無預警的往後倒去。

      儘管西門琉穗的眼眶泛紅盈著淚,她可沒有讓注意力片刻從天亦玄身上離開過,嘴裡低呼道:「亦玄!」身子已經撲上前去接住差點摔下床鋪的天亦玄,再伸出一手托住跟她有相同想法卻力有不逮的東方戀月。

      這麼驚險的一幕總算讓所有人都清醒過來,四位大夫急急忙忙爬起來幫助西門琉穗安置天亦玄三人,全程中二男二女的四個人一直用敬畏地眼神注視他們的宗主殿下。

      偌大的床裡東方戀月在最內側,她握住風心螢的手彷彿想將自己的力氣分給她。儘管心中嘆息自己總是在牽累別人卻幫不了什麼忙,臉上仍是一如往常的平靜無波,確定自己不會洩漏心裡的害怕後問道:「亦玄,還好嗎?」

      西門琉穗正為睡在外側的天亦玄拉上被子,道:「主子只是累了,並沒有大礙。」

      放下心來的東方戀月點點頭,身下柔軟充盈香氣的床被讓睡意襲來,點頭的後續動作變成摩蹭枕頭,隨即步入天亦玄和風心螢的後塵,沉沉地睡去。

      西門琉穗見狀露出一抹疼惜的笑,轉身示意眾人噤聲,以嘴形請四位大夫出去。五個人悄然無聲地走出房間,她的一個眼神讓原本想抗議的甚羅夜朧把話嚥回肚裡,所有人沒得反對的讓西門琉穗輕輕將房門帶上,給三人一個安靜的休息環境。

      眾人跟在西門琉穗的身後離開,姜辰則在甚羅夜朧的明示下留下守護天亦玄三人。

      與西門琉穗相處過一段時間的人,這會兒心中多少都有些驚疑和恍然大悟。從前幾乎都感覺不到西門琉穗何以統率組織無煢社,今天總算見識到她過人的氣勢和迫力了。

      ***

      天亦玄昏睡的時間約一個時辰,已經足夠西門琉穗等人七嘴八舌的將一切跟天朝的人民交代清楚,也足以把消息傳送到世外桃源的每個角落。

      醒過來的天亦玄接見了朝中的重臣,也見到智師日清谷。日清谷實際的年歲約在二十八到三十五之間,相貌卻稚嫩得很,看起來像是十七、十八歲的年紀,個性時而活潑、時而穩重,是個全身充滿玄機的機械狂。

      翌日,風心螢醒過來把自己受傷的經過跟天亦玄說了,甚羅夜朧才知道自己遍尋不著的叛徒竟然藏到天朝來,對風心螢這個懂得破解噬堊術的人亦留上了心,斟酌是該好好結交一番還是找個機會暗中……

      當日午後,月心蝶三人趕回天朝見到風心螢安好無恙,抱著天亦玄又哭又笑的謝個不停,讓出身草莽的蘇珊英華忍不住建議道:「男人最喜歡女人用身體來報答。」

      一干女子僵在當場,而身為目光焦點的蘇珊英華顯然不明白月心蝶等女為何會有這樣的反應。

      隨後,月心蝶及日心蟬趕緊轉移話題,向天亦玄說明揚舞國的事情,並建議天亦玄趕往揚舞國盡快處置天鏡玄,並解決天朝造成的問題。

      為此,雖然四大島主和藥師恩琯洵並未回朝,天朝仍在月心蝶的命令下動員起來,他們要準備讓天亦玄繼承正統的儀式。

      隔天,日正當中的時分,天亦玄身著宗主袍、頭戴冕冠,腰配夕靄、陽刃二劍,在天四女的護衛下登上重見天日的龍椅。

      坐在居高臨下的位置上,沒有人能與自己待在同一個高度上,天亦玄冷眼看眾人魚貫進入殿中就定位,不在眾臣之列的甚羅夜朧等人則在文武之間自成一列,月心蝶領著眾人跪地高聲喊道:「臣等叩見我朝至尊,亦玄宗主殿下!」

      天亦玄環顧四周只覺得天朝人也挺無聊的,有必要用高度來彰顯自己的位高權重嗎?兩手在扶手上一按落在跪伏的眾人之前,道:「我只要求你們盲目的忠心和毫不隱瞞的誠實,而且我不喜歡太高太冷的地方。」

      說著在台階坐下來,道:「人人都說天朝人是世界上的精英,既然如此你們一定很明白現在局勢已經不容我們置身事外,否則我們總有無處容身的一天。」

      勾起一抹無邪的笑,他蠻開心的,顯然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懂他的意思,不過他還是要說出來取得所有人的承諾和服從,道:「所以我要主動出擊將全世界納入天朝的治下。」

      毫不遲疑地,眾人轟然應諾的聲音幾乎震倒大殿,在耳邊迴蕩不散的是發自靈魂深處的回答,道:「遵旨!臣等必將竭力為宗主殿下取得天下!」

      在這一刻,天亦玄正式向全世界宣戰,今後他將會毫不遲疑的除掉任何膽敢阻撓在他前方的障礙,因為現在的他羽翼已豐隨時可以振翅高飛!

      第一部終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