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集 第一百四十三章  黑暗之心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
      刀氣如虹士如鋼!鋒利的長刀散發著攝人寒光,劈開長空砍向神秘人。數十名戰士,在任長青的指揮下,已然布成小型戰陣,隨時等待著給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致命一擊。飛龍騎士團的戰士們,每一個都可以說是獨擋一面的強者。如今,十數人飛起群攻,威力可想而知。

      然而,神秘人面對眾多戰士的攻擊,只是發出一聲冷哼︰“哼,不自量力的螻蟻之輩,都給我去死吧!”話音尚未落下,只見他輕輕揮動手臂,一股如同霧氣般的黑色氣息,頓時從他籠罩住身體的斗篷上飄瀉而出。黑色氣息的移動速度極其緩慢,甚至看不出任何實質的威脅。身處空中的戰士們想當然的認為這只不過是一種毒氣罷了,紛紛閉住呼吸,身形依舊不變的沖向神秘人。

      就在眾人都以為神秘人隨時會被飛龍騎士團砍成肉醬的時候,高舉祭天台上的龍飛,卻大喝一聲︰“小心,後退!”听聞龍飛的驚呼,眾多攻擊中的戰士,這才提高警惕,將全身真氣聚集到身各處。但即使如此,他們已經來不及收住飛撲而出的身形。當他們的身體與黑色氣息接觸的一瞬間,無數悶哼聲傳來,戰士們就像是迎面撞上堅實的牆壁一般,紛紛被黑色氣息彈開。幾乎在落地的一瞬間,每一個戰士都感覺到自己的胸口如同碎裂般的傳來巨痛,即使他們強忍著難以抵擋的痛楚,但失去支配的身體,卻已經讓他們無法站起。

      看著四周滿地橫七豎八的人類戰士,神秘人不由略微驚疑。在他的想法中,這最基本的一擊,足以讓這些人全部化為飛灰,但他卻沒想到,此刻的情況卻是只讓戰士們身受重傷!遲疑僅僅是片刻之間,只听神秘人仰天狂笑道︰“哈哈哈,龍飛,難怪你會如此張狂,原來你真的有張狂的本錢!只不過是小小的侍衛,就能抵擋住我的一擊,也足夠自豪了!”

      再一次听聞熟悉的聲音,龍飛心中已經確定眼前看不到面目的人究竟是誰!騰身而起,緩緩從祭天台上飄落在神秘人面前大約五十米處,龍飛揮手讓阻擋在自己身前的戰士們散開。只見他雙眼緊盯著因卡羅斯,大吼一聲︰“因卡羅斯,你陰魂不散,還想干什麼!”

      “不愧是我的老朋友。”神秘人陰沉沉的干笑兩聲,隨即不見有所動作,遮擋住面目的帽子便已經落下。因卡羅斯那張俊美卻帶著無限邪氣的臉龐頓時出現在眾人眼前。

      “龍飛,其實我們不應生在同一個世界上。雖然你是我的敵人,但是我不得不承認,你是人類中最杰出的人才。對我來說,你我之間,只能有一個人生存在世界上!”因卡羅斯道。

      “哈哈,謝謝你的夸獎,不過很可惜,在我眼中,你只不過是魔皇族中最無恥的一個人家伙!不過,最後一句我到是很認可,你我之間的仇恨已經只能用鮮血才能清洗!”龍飛鄙視的看了因卡羅斯一眼,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容,高高昂起頭,帶著莫大自信的說道。

      雖然因卡羅斯已經不是第一領教龍飛的唇槍舌劍,但這一次作為實際上的失敗者來說,他的確難以忍受這種嘲諷。然而,因卡羅斯畢竟不是幾句言語就能打發或者激怒的人,只見面色一陣青白過後,竟然恢復了原本的沉穩,淡淡的說道︰“我知道,現在你已經自認為自己是成功者,自認為我已經逃不出你的手掌。的確,如果我還是以前的我,那麼我絕對不可能戰勝你,更何況你的身邊還隱藏著無數高手。比如在我後面的這位龍族前輩,就並非我的力量可以抵擋!”因卡羅斯說著眼角微微向身後斜去。

      萬萬沒想到已經完全隱藏住氣息,依舊被因卡羅斯看穿的哥爾特,只能緩緩向前走出。然而他的雙眼卻依然緊盯著因卡羅斯,仿佛在防備著他隨時可能出現的攻擊。

      “哦?听你的語氣,看來你是有備而來!雖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給了你如此的膽量,但是我到很想要領教一下你的實力,不如就讓我來看看,你究竟有多強吧!”龍飛淡淡說道。

      “嘿嘿,想要和我較量之前,我看你必須先要戰勝一個人。”因卡羅斯充滿笑意的對著龍飛說道。也不等龍飛有任何反應,只見他緩緩從斗篷中拿出一顆被水晶包裹,外形就像半個桃核般的黑色物體。

      “魔核?半個魔核?”希勒眼見因卡羅斯手中的物體之後,頓時疑惑的低聲說道。

      “就讓我來看看,究竟是我們的天龍帝國皇帝陛下比較厲害,還是天龍帝國紫鷹軍團長更厲害吧!哈哈哈哈!”因卡羅斯狂笑一聲,當眾人還沒有反應之間,笑羅剎忽然拔出隨身攜帶的銀牙長劍,從龍飛背後,飛快的一劍刺出。他的目標。。。正是龍飛的後心!

      任何人都沒有想到笑羅剎會突然出手,就連一直緊緊跟隨在龍飛身邊的任長青,都沒想到和龍飛經常一起打鬧,龍飛最信任,最親密的笑羅剎竟然會從後發出突襲!笑羅剎的武藝,本就僅次于龍飛而已,此刻又是暴起發難,讓眾人措手不及,誰又能及時阻擋?

      龍飛只感覺到背後一陣劍氣襲來,出于本能的保護,他迅速橫向移動幾米。然而笑羅剎的劍氣貼身而至,依舊將龍飛的龍袍劃破,在腰肋上留下不深的傷痕。

      “老大躲開!”笑羅剎一邊滿臉焦急的大聲喊叫,一邊卻劍影重重,不斷刺出致命攻擊。一時之間,眾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更不用說能有什麼具體的行動措施。

      就在龍飛落于下風,無法擺脫笑羅剎的劍氣襲擊時,還是希勒第一個清醒,大喝一聲︰“笑元帥被因卡羅斯控制,眾將保護陛下,拿下笑羅剎,死活不論!”希勒的號令一出,眾多羽林軍以及飛龍騎士團士兵,這才紛紛拿起武器,不顧一切的沖向笑羅剎。被這些士兵們一陣阻擋,龍飛終于脫身而出。任長青、卡羅等人立刻受持武器,將他重重圍住,而另一邊,上百名戰士正圍攻笑羅剎,希望能將他生擒活捉。

      笑羅剎是何等人物,雖然此刻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身體竟然會不讓自己控制,但他的武藝卻是擺在眼前。上百名精銳戰士,雖然力量強悍,但是短時間里,卻也無法對他展開有效的攻擊。反而不少戰士,在剛一接觸笑羅剎的劍氣時,就被劍氣所傷。

      “住手!”正當眾人圍攻激戰時,龍飛卻已經再次排眾而出,大喝一聲。眾多士兵們本就不願意與自己的元帥戰斗,听聞此令,立刻向後退開。不過他們還是以圓形戰陣圍繞在笑羅剎和因卡羅斯身邊,防止他們再做出傷害龍飛的舉動。

      “老大,你別管我,讓卡羅他們上,把我干掉就行了!我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身體會隨便亂動!”笑羅剎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機會,頓時張口對著龍飛大吼。看他此刻的神情,任誰都知道,這絕對不是裝模做樣。

      “你給我住口,乖乖的呆在那里!”龍飛耳听笑羅剎開口亂說,忍不住對他大吼一聲,隨即轉首面對因卡羅斯說道︰“你究竟用了什麼方法,為什麼能夠控制住羅剎?”龍飛知道,此刻在場的有不少大神官、大主教,他們早在龍飛叫出因卡羅斯的名號時,就已經張開光明結界。如果因卡羅斯是使用黑暗魔法控制住笑羅剎,在光明結界中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嘿嘿,你的確很聰明!”因卡羅斯得意的干笑兩聲,隨即舉起手中的半顆魔核說道︰“還記得很久之前,這個傻瓜為了保護你,而孤身和我死斗嗎?那時候,他把我引走,但卻最終被我打敗。原本我想要殺了他,但是後來我又想到了一個很有趣的主意。在我們魔族古老的秘法中,有一種可以將人類收為中心奴僕的方法,而這種方法則需要施法者給予半個魔核。你看我夠不夠大方?竟然把自己高貴的魔核,給了一個低賤的人類!哈哈哈哈,現在他就是我的奴僕,是我身體中的一部分。只要你們殺了我,就會殺了他。只要你們攻擊我,他就會自動的保護我!雖然他的意志仍然存在,但是他的身體卻已經是我的了!另外,我可以告訴你解開,這種秘法的方法,只要你活生生的挖出他的心髒,那麼就行了。哈哈,但是人類沒有心髒還能活嗎?你能下的了手嗎?哈哈哈~~~~”因卡羅斯狂笑著說道。

      “你。。。。。。”龍飛氣的恨不得將因卡羅斯碎尸萬斷,但此刻他卻擔心笑羅剎的安危,不敢輕舉妄動。而在他身後的希勒,悄悄向卡羅使出一個眼色,卡羅心領神會,忽然向前跨出一步,隨手揮舞起血蛇劍,怒濤般的劍氣頓時沖向因卡羅斯。幾乎與此同時,笑羅剎原本還站在原地的身體,忽然向前撲出,竟然用自己的身體擋在了卡羅的劍氣之前。

      正當眾人大驚失色之時,卡羅卻已經隨手一揮,改變了劍氣的前進方向,如同旋風般從笑羅剎的身前直沖雲霄。龍飛、卡羅、希勒等人中,眼見先前的一幕,心中十分明白,目前笑羅剎的情況的確就像因卡羅斯所說的一樣,他完全成為了因卡羅斯的盾牌!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的!羅剎!”關心則亂,紫月狂叫一聲,想要撲向笑羅剎。然而她身邊的冰雪等數女卻已經將她拉住。此刻誰都不能保證,笑羅剎會做出什麼事情。

      “呵呵,沒想到,我竟然會落到這種地步。”忽然間,笑羅剎低笑一聲,抬起頭,看著紫月說道︰“老婆,這麼長時間了,你都沒叫過我一聲夫君,如今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你總該讓我滿足一下大丈夫的感覺吧。來叫一聲听听,否則我怎麼都不會甘心的。”

      看著笑羅剎雙眼中的堅定與溫情,紫月的雙唇不斷的顫抖著。只是拼命的搖頭,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十分了解笑羅剎的龍飛,頓時意識到不好,厲喝一聲︰“羅剎,你現在給我乖乖的呆在一邊!你當這是君王的命令也好,當成是朋友的忠告也罷,或是兄弟的告誡,總之什麼事情都有我來解決,你別亂動!”

      笑羅剎並沒有理會龍飛,而是依舊溫柔的看著紫月,忽然間他雙眼中的堅定猛然閃現,提高聲音大聲對著紫月說道︰“紫月,你是開國元帥、保國王、紫鷹軍團長笑羅剎的老婆,難道要看你的夫君,成為遺臭萬年,背負著弒君罪名,被當場伏法的可恥罪人嗎?”

      “夫。。。夫君!我。。。你。。。夫君呀!”紫月雙眼淚水不斷,終于支持不住癱軟在地。

      “呵呵,有這兩聲夫君,我這一輩子就足夠了!”笑羅剎的眼眶中滿含淚水,像是堅定信心般,猛點了幾下腦袋,隨即轉身面對龍飛大聲說道︰“老大,我們的夢想你還記得嗎?羅剎不能再陪你吃香的喝辣的,也不能在陪你游歷天下,打盡天下美女!但是,無論如何,你要記得我們的夢想,改變世界的夢想!通天之路,已經在你眼前,即使沒有我,你也要穩穩的踏上天道的顛峰!來生。。。來生我們還是最好的兄弟!”

      “羅剎,不要,不要亂來!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龍飛狂叫道。

      “嘿嘿,你想干什麼?”因卡羅斯也發現笑羅剎有些不對勁,陰沉沉的說道。

      “我要干什麼你會知道!”笑羅剎反轉長劍,似乎準備刺入自己的心髒。然而他的長劍,卻停在了半空中,連一點都無法運動。似乎,因卡羅斯不願意讓他死,再次控制他的身體。

      “哈哈,你難道想自殺?別傻了,就算你想自殺,在我的控制之下,也。。。。。。”因卡羅斯的話才說到一半,忽然瞪大眼楮,良久無法發出半點聲息。

      只見笑羅剎此刻的長劍依舊在手中,雙手也無法接觸到身體,然而他的胸口,卻猛然炸裂。帶著一身的鮮血,依舊不再被因卡羅斯控制的笑羅剎,一步步向著龍飛的方向挪動。只听他低沉而艱辛的說道︰“我。。。我的身體是我的,即使。。。。即使是死,也要。。。也要為老大,為。。。為紫月而死!你。。。你不配控制我!”

      “羅剎,羅剎,你好傻!你好傻!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渾身顫抖的龍飛,猛然沖向前抱住笑羅剎逐漸失去體溫的身體,將他摟入懷中大聲的叫道。

      “哈。。。哇!”吐出一大口鮮血,笑羅剎似乎恢復了一些精神,只見他面帶笑容的說道︰“老。。。不,陛下。我。。。我是王爺吧?我。。。的墳地,可以在。。。在你身邊吧?”

      “是的,是的,你是王爺,是天龍帝國的王爺!你永遠在我身邊,無論是生還是死!”龍飛努力忍住淚水,連連點頭對著笑羅剎說道。

      “哈,那就好,听說。。。听說陰間也有很多美女。。。我們。。。我們還是能夠一起去的。”笑羅剎的瞳孔逐漸渙散,在他身上施展的白魔法,已經基本沒有效用。然而他卻將頭一偏,尋找著就在眼前的紫月說道︰“老。。。老婆呢?你在那里?不會這麼快。。。另尋新歡吧。”

      “我在這里,我就在你的身邊。我永遠都在你的身邊,你想甩也甩不掉!”紫月哭著道。

      “哈哈,你。。。你馬上。。。就管。。。管不住我了。我。。。我就要去。。。另一個。。。世界了。呵呵,原來。。。原來死的。。。感覺這麼難受,好冷。。。實在好冷。”

      “我會永遠管著你的,永遠永遠,我會守住你的墓地,不讓那些女鬼們來搗亂。你永遠也甩不掉我,永遠也甩不掉!你是我的,你是屬于我的!”紫月哭喊著說道。

      “老大。。。我。。。我不行了。如果。。。如果真的有。。。有來生。。。求你請。。。請冥王大人,讓。。。讓我們做兄弟。還有。。。別。。。別忘了老婆。。。她。。。她是我的最愛。。。。。。”將星隕落,天地同悲。銀白的閃電,一道道劃破晴朗的天空。沒有烏雲,幾聲悶雷過後,豆大雨點隨空飄落。一滴滴打在龍飛的頭上,落向他的心海。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沒有任何人敢去拉過莫不做聲的龍飛,也沒有敢去接觸哭到沒有眼淚的紫月。人們靜靜的圍繞在他們身邊,就連因卡羅斯也如同白痴般站在原地一聲不響。

      忽然間,龍飛緩緩站起,放開了手中的笑羅剎。雨水已將他的頭發淋濕,散發的發梢掩蓋了他的面目。呆呆的抬起手,望著左手掌上的鮮血,溫熱而又殘忍的鮮血。將手掌輕輕放上自己左半邊面龐,將鮮血擦在自己的面頰上,龍飛暗自低聲說道︰“羅剎,慢點走,睜大眼楮看著。”忽然間,因卡羅斯從先前的震驚中醒悟,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只野獸!

      “我要你死,要你死,因卡羅斯你給我去死!”雙眼赤紅,如同野獸般的龍飛,渾身散發著血紅色的氣息。就如同一只失去理性的野獸,龍飛飛躍而起,猛然撲向因卡羅斯。沒有任何的武器,僅僅只有他的拳頭。

      感覺到龍飛身上所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因卡羅斯慌亂之間,將全身力量一拳擊出,準備逼退龍飛的攻擊。然而龍飛如同泥人一般,在受到攻擊之時,根本沒有任何反應,讓身體硬接因卡羅斯的一擊,僅僅晃動兩下,就以更快的速度發拳打出。

      “啊!”龍飛的拳頭就像是一柄利刃,狠狠刺穿了因卡羅斯的胸口。早已經沒有實體,完全靠魔力支持的因卡羅斯,雖然不會因為流血而虛弱,但是痛苦的感覺卻依舊存在。被拳頭貫穿身體的感覺,可不能與利刃刺穿相比,巨大的疼痛依舊讓因卡羅斯忍不住大叫。

      因卡羅斯的叫聲,仿佛是給龍飛的興奮劑。只見龍飛露出殘忍的笑容,猛然抓住因卡羅斯的頭發,陰冷的說道︰“痛嗎?難受嗎?羅剎所受的傷害比你大上千倍萬倍!”

      “放開我!你這低賤的人類!”因卡羅斯猛然五六拳打向龍飛的身體。然而龍飛甚至連哼叫一聲都未發出,卻忽然將因卡羅斯身上的斗篷撤掉。失去斗篷的掩護,那沒有胸腹內髒的身體頓時顯露在眾人眼前。

      “怪物!”“啊!”“媽呀!”眼見因卡羅斯的身體之後,周圍站的比較接近的微觀人群里,頓時發出一陣陣的怪叫聲。這種怪叫聲,就像是對因卡羅斯刺出的長劍,讓他無地自容。

      “還給我,還給我!”因卡羅斯無法擺脫龍飛的控制,失魂落魄的企圖撿回斗篷。

      “你這種怪物,為什麼不去死?為什麼不去死?把羅剎還給我!”龍飛又是一拳狠狠打穿了因卡羅斯另一邊的肩膀。幾乎像是在欣賞自己的杰作,龍飛一次次殘忍的將因卡羅斯的身體部分擊碎。而因卡羅斯的反擊,對于龍飛來說,簡直就像是撓癢一般。

      “為什麼?為什麼我擁有了黑暗之心,但還是打不過你,為什麼?”因卡羅斯氣若游絲的望著龍飛,任由他破壞著自己本就殘缺不全的身體說道。

      “哼,你只不過是利用一個人類為爐鼎,想要制造出黑暗之心罷了。但是很可惜,你沒想到,你選擇的爐鼎竟然會自殺,破壞了你的計劃。張開眼楮看清楚你眼前的人吧。那紅色氣息是什麼?那赤紅的眼楮是什麼?那無堅不摧的身體是什麼?如果你還算是個有見識的魔皇族,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忽然間,滅天魔王出現在龍飛與因卡羅斯身邊,冷冷的看著因卡羅斯,被失去理智的龍飛一次次攻擊。

      “難道。。。難道。。。他身上擁有真正的黑暗之心?這不可能,他是個人類!”因卡羅斯狂叫著,拼命搖著自己的腦袋,不願意接受眼前的現實。也許他已經認命,但是他怎麼也不願意相信,自己一直在追求的東西,竟然會出現在自己的敵人身上!

      “哈哈,誰告訴你,黑暗之心一定要出現在魔族身上了?以我滅天魔王的身份,為什麼要跟在一個人類身後?黑暗之心,是我們魔神眾所追求的力量源泉,只有真正的黑暗之心才能讓我們魔神眾重臨天下!你的使命已經結束了,讓我把卡伊馬的結晶拿出來,作為黑暗之心復活的禮物吧!”滅天魔法手指尖射出一道光線,瞬間隱沒在龍飛的後腦中。

      一直處于狂暴狀態,絲毫沒有理性的龍飛,受此一擊竟頹然倒地昏迷不起。而滅天魔王也沒有給任何因卡羅斯反擊或者逃脫的機會。迅速抓住他的身體,左手伸入他的腹腔之內,猛然一抓,將黑色的魔石攬入手中。

      “不要。。。還給我。。。啊!”滅天魔王顯然沒有打算和因卡羅斯過多糾纏。反手一揮,失去魔力支持的因卡羅斯,頓時化為一陣黑霧徹底消失。一直夢想得到最強力量,一直希望能夠統治全大陸的魔族皇帝,最終落到身形俱滅,永不超升的下場,也可以說是一種悲哀。

      滅天魔王料理掉因卡羅斯,隨即將魔石放在龍飛的額頭上,緩緩念動起只有魔神眾才能明白的咒文。無數黑色光線從他身體中涌出,又順著魔石消失在龍飛的額頭上。最終,那塊魔石也完全進入了龍飛的額頭。

      看著眼前一切完成,滅天魔王嘴角微微一笑,淡淡說道︰“一切都已經準備完成,究竟這個世界會如何發展,就要看你的運氣了!”在這笑聲,滅天魔王的身體越來越淡,仿佛幻影般消失在空氣之中。實力強大的魔王,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竟然甘願用自己的全部力量去造就一個人類。也許這就是他所擁有的宿命吧。。。。。。

      當滅天魔王的身影消失時,卡羅等人才能接近龍飛,先前在他們看來只是一陣黑色的霧氣將龍飛與因卡羅斯包裹住,接著無論他們使用什麼方法都不能進入其中。此刻當他們發現龍飛只是昏迷在地之後,終于放下了心事。

      看著倒在地上的龍飛,望向已經失去生命的笑羅剎,原本喜慶的氣氛煙消雲散,濃濃的悲傷將眾人籠罩。也許,上天已經注定,在一個人得到某些的時候,就會失去一些最珍貴的東西吧。

      
上一頁 | 返回書目 | 下一頁